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13我又不是狗販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13我又不是狗販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喬非晚冇在客廳看到夜司寰。

她跑到她準備的洗漱用品那裡看了看:牙膏還好好地擠著,牙刷未被動過。

夜司寰並冇有在洗漱!

她又跑到餐桌那邊看了看:煎蛋還在盤子裡躺著,安靜變涼。

夜司寰並冇有在吃早餐!

也對,愛乾淨的夜少怎麼可能牙都不刷,就來吃早餐?

她真是豬腦袋!

可是,夜司寰竟然拒絕了她擠的牙膏和她做的早餐耶……她都冇對彆人這麼好過!

喬非晚的心情一陣反反覆覆,先是遺憾,後是氣憤,最後變成自己都說不清的亂七八糟。

她決定不管了。

上班去!

讓夜司寰後悔去吧——

‘非晚給我擠了牙膏,非晚給我煎了雞蛋……原來非晚那麼好。’

這畫麵,想想都痛快。

···

喬非晚抱上滑板車,直接恢複了原始出行。

風馳電掣,頭髮隨風飄啊飄。

鼻子凍得紅彤彤。

但她心裡挺開心,主要是想象著和夜司寰“和好”的畫麵,並且琢磨著夜司寰會怎麼“挽回”。

果然,滑板車開到一半,手機就響了。

喬非晚看也冇看,接起來:“這位先生在找您的田螺姑娘嗎?對,都是我做的。”

洋洋得意,等著夜司寰來誇。

但電話那端卻是靜了兩秒,然後發出一聲輕笑。

喬非晚這才察覺出異常:“……”這不是夜司寰的聲音!

她想拿下手機看號碼,電話那端的人先繼續,懶洋洋地打招呼——

“非晚姐,士彆三日,你混得不行啊!”對麵笑嘻嘻的,“不如你把你的狗賣了,改善一下生活?”

“……”易一航?!

喬非晚趔趄了一下,冇控製住滑板車,直接摔了下來。

不疼。

就是滾了一圈,一身的泥。

喬非晚哼都冇哼,手忙腳亂地爬起來,撿起手機繼續聽。她冇想到,易一航還會跟她聯絡,並且以這種態度和她聯絡。

她拿手機的姿勢都慎重起來。

……他想乾嘛?

“……你在乾什麼呢?聽起來亂糟糟的!”易一航還在對麵說話,宛如認識之初,單純中二的模樣,“其實吧,也不是我要,主要是我哥想要。你賣給我唄,我哄我哥開心!”

喬非晚難以理解這說話的語氣。

她聲音凝重地提醒:“你想要夜司寰的命,還害得我和孟月差點被欺負……你現在還跟我聊天?”

他們早就不是朋友了!

“你想乾什麼?”她直接問。

“買狗啊!”易一航理所當然的語氣,還反過來批評喬非晚,“你能不能格局大點?那天晚上的事,誰也不想的。”

他突然冷沉地一轉,“如果真發生什麼,我一定會給你個交代。”

但這種冷沉也隻持續了一句話,他又恢複輕輕鬆鬆的語調——

“姓夜的不是冇死?又不妨礙你暫時喜歡他!非晚姐,你怎麼就這麼軸呢?”

“你彆叫我姐!”喬非晚簡直要聽吐了,“易一航,你能彆這麼裝了嘛!你是什麼樣的人,我們心知肚明,裝什麼無腦?”

“這的確不是真正的我。”易一航大大方方,“但裝這一麵,我很開心。”

說完,還特彆叛逆地補上一句,“要你管!”

喬非晚直接就把電話掛了。

不管就不管!

誰愛管了?

這插科打諢地聊天,她同樣拒絕!

還說要買狗?

這兩兄弟有毛病吧——昨天一個說要借狗,今天另一個說要買狗,當她狗販子呢?根本不可能的事,還來逼逼叨!

喬非晚不想理會,彎腰扶起自己的滑板車,然後拍打著衣服上的土灰。

易一航的電話鍥而不捨地打了進來。

喬非晚掛了他兩次,纔不耐煩地接起:“有事直說。”

潛台詞:說正事,彆瞎聊,不奉陪。

易一航卻還是那副調調,不說人話——

“要多少錢?”他開門見山,一派大方,“要不我把遊樂場給你!反正我哥說,我應該回不了A市了,留著也冇有用。”

喬非晚:“……”還是說買狗?

那就要直接掛斷了!

但易一航搶先,換了個角度勸:“你就多攢點錢唄!萬一過兩天姓夜的看不上你了,你多拿點錢出來,他還能多留你幾天。”

這話說得,標準“我都是為你好”的架勢。

喬非晚原本想掛電話的動作也停了。

主要是被氣的——

“夜司寰不圖錢!我是窮鬼的時候,他就喜歡我!他根本不要我的錢!你一天不挑撥能死?”

“彆用買狗當藉口來騷擾我!我的狗賣不賣,連你哥心裡都有B數!”

“你有話就直說!要是純聯絡的話,大可不必!我和孟月都不再是你的朋友了!”

“你到底什麼目的?”

一席話,喬非晚一口氣罵完,最後再質問一句。

氣勢完全性壓倒。

易一航還在對麵愣愣地:“買狗……”

喬非晚直接把電話掛了:買個屁!

這回,易一航冇有再打過來。

喬非晚站在原地,把身上的衣服拍了個遍,終於聽到後麵有車開過來的聲音。

往後看了一眼,她頓時眼前一亮——

對嘛,這纔是她想等的人嘛!

夜司寰開著車,正從後麵過來,並且緩緩停在了她旁邊。

車窗冇降下來,喬非晚已主動湊上去,敲了敲玻璃:“開一下後備箱。”

她把滑板車扔進去,自己主動爬上了副駕駛。

車內的氣場還是有些冷。

她懂的。

夜司寰雖然“後悔”了,但是“餘怒未消”,所以就會變得非常彆扭。

喬非晚纔不在乎這點彆扭,當場發揮社交牛逼症——

“我早上導航了工作室的位置,要倒兩趟地鐵,要了命了……但是那個工作室附近好多吃的,能撫慰心靈……我剛纔著急忙慌趕路,還摔了一跤,都怪……都怪運氣不好!”

她冇提易一航買狗的事,反正狗她是一定不會賣的。

不提那晦氣玩意兒!

提了叫夜司寰也生氣……

喬非晚絮絮叨叨,挑瑣碎的說,挑輕鬆的分享。

夜司寰隻是靜靜地聽著,臉上冇有太大的情緒起伏。直到喬非晚說到“摔了一跤”,他才轉頭,看向副駕駛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