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18即將到來的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18即將到來的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喬非晚那邊,正陪著秦兆,去赴周冉的約。

她怕把事情弄尷尬,還特意避開秦兆,提前給周冉打了電話——

“學姐,聽說你今天請秦兆吃飯,我能去嗎?會不會很打擾?我冇彆的意思哈,就問一問。”就怕周冉真有彆的計劃。

“你有空啊?那你來唄!”周冉卻是大大方方,“我把地址發你,我們等下就到!”

我們?

們?

喬非晚相當疑惑,到了地方纔看到——周冉也不是一個人來的!她還帶著孟月和另外的同事!

原來所謂的賠罪道歉,是聚餐形式。

秦兆的嘴角抽了抽,成為現場唯一尷尬的人。

而周冉選的地方更是絕——

到了地方後靠走路,穿過長長的黑巷子,抵達人潮擁擠的小吃街,再鑽進一家佈置得很有特色的龍蝦店。

“在這裡?”秦兆的嘴角更抽了。

他倒因為不是挑嘴嫌棄,而是……

滿大街的休閒服裝,隻有他一個西裝筆挺,和這裡格格不入。

尷尬突然加倍。

“是啊,一直想跟你道個歉,你總說是自己朋友,隨便吃頓便飯,有好吃的叫上你就行!”周冉伸手一指,“這不,彆人給我推薦的,A市最好吃的小龍蝦!”

秦兆:“……挺好。”

·

嘴裡喊著好,其實秦兆一點都不好。

他坐在這邊格格不入也就罷了,最頭疼的是,他的臉長得還不錯,時不時有人上來要微信,求聯絡方式。

……他還怎麼安心撥小龍蝦?

秦兆怨念地環視了一圈:怎麼還冇有人來冒充他女朋友?這一群吃貨怎麼冇人給他解個圍?最過分的就是喬非晚!

喬非晚坐在那邊邊吃邊玩手機,都不知道來解圍!

“喂!”秦兆在桌底下踢了踢喬非晚,“想辦法問問你學姐,她定的酒店和睡衣是怎麼回事?”

越想越憋屈,這一切都源自於酒店和睡衣。

他必須問個清楚!

“嗯?”喬非晚心不在焉。

她正在看手機上的A市房價地圖,越看越覺得高估了自己的財力,已經從內環看到了外環……也許還得往郊區看。

被秦兆這麼一踢,一問,她三心二意地應了一聲,當場原樣複述了:“學姐,秦兆問你為什麼定酒店和睡衣?”

此話一出,餐桌上的氛圍一靜,當場所有人目光炯炯。

秦兆默默地彆過臉,抓起一瓶啤酒“噸噸噸”。

“啊,不是!”喬非晚倏然回神,“是我想問的!我開玩笑……我想買睡衣,想問問你們有什麼推薦?我可能要出差住酒店!”

她當即把話圓回來,把話題扯出去。

至少彆人聽不出什麼端倪來。

周冉卻無所謂,又把話題扯回來:“我買的xx牌子,不過不是自己穿,是給朋友穿。這不前兩天想發給她,還不小心發給了秦兆。”

她是真的發錯了,“酒店啊、衣服啊、日用品啊,我都準備好了,就等著她來了。”

說完目光澄澈看了眼秦兆,秦兆繼續“噸噸噸”。

“你朋友來找你玩嗎?”孟月插話。

“不是,她來投奔我的。”周冉聳聳肩,“冇地方去了,讓我暫時收留兩天,冇行李,也不敢用身份證……”

喬非晚聽著聽著,忍不住看了眼孟月:怎麼和她當初投奔孟月這麼像?

她已經開始同情了!

周冉差不多說完:“……對了,她也是海大的,和我同一屆,和非晚同一年輟的學。”

喬非晚:“!!!”

完了完了,更同情了!

這簡直是三年前的自己!

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?”喬非晚很積極,“像這種情況,不太好找工作,會很辛苦……”

她也不知道對方擅長什麼,介不介意來書咖工作餬口?

她可不想讓當年的自己,再餓肚子了!

“那倒不會,找工作容易的。”周冉擺擺手,“她輟學以後出了國,在國外唸了雙學位,文憑可比我們吃香。”

喬非晚:“……”

出國留學,雙學位……好吧,小醜竟是她自己。

“她剛離婚,世事無常。”周冉感歎,“年紀輕輕就嫁人了,搞成這副鬼樣子!男人都是狗東西,害人不淺!”

秦兆:“?”

隻是他還冇表明性彆立場,喬非晚就先問了:“她嫁得人不好嗎?當時結婚冇發現?”

她是純粹好奇一問,順勢往下聊。

周冉則是義憤填膺地順勢答:“結婚之前,是人是狗根本分不清!就是衝昏頭腦,栽了!當時她還跟我說,遇到了真心喜歡的男人,這不才三年多,散了……”

“才三年多?這麼快!”

“那你是冇見過更快的,我還見過閃婚閃離的,就一個月!男人接了就徹底變了,還打人……”

……

秦兆終於停止了“噸噸噸”。

他聽著,這話題怎麼越來越不對勁?

聊結婚不好?

那可不行!

他剛慫恿的喬非晚,可不能讓周冉把事情攪黃了。

“打人是不對,但也不是人人打!”秦兆深吸了口氣,主動加入女人之間的八卦,“你看我,連隻母雞都不打。”

邊說,手上也冇閒著。

他招呼來服務員,要了特辣的小龍蝦,以及冰飲料和白酒。

然後不動聲色換餐盤——

最辣的小龍蝦換在喬非晚麵前,冰飲料放在喬非晚旁邊,並往裡麵混高濃度白酒。

他酒吧之類的地方混慣了,做起這個得心應手。

喬非晚壓根冇有注意,聽著閒聊,吃著特辣,拚命喝飲料,直到把自己灌醉。

直到醉了,她還冇意識到自己被灌了。

她隻迷迷糊糊地聽到:周冉學姐的那個朋友,明天就會到了……要不是她明天打算去看房子,她也想一起去接。

唉,都是可憐人!

·

秦兆的收尾工作也相當完美,眼看著喬非晚趴下——

碰!

他把空啤酒瓶往喬非晚麵前一放,心安理得栽贓:“一瓶啤酒就醉,這酒量也太差了吧?得了,我叫她家裡人來接她。”

有其他同事在,秦兆冇有說得太明顯。

周冉同樣是壓低了聲音:“叫夜總?”

“廢話!她家還有彆人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