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21我好羨慕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21我好羨慕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對於找鴨子這種事,喬非晚是瘋狂拒絕的。

那個鴨子違法呀!

而且她不是那種人呀!

真就如坐鍼氈、如鯁在喉、如芒在背……

“非晚,拜托你了!”向初夏還在懇求,“我被婚姻困太久了,就想見見世麵,看看對我有求必應的男人。”

幾句話,成功說服了周冉和孟月——

婚姻不幸的女人真的慘!

向初夏的前夫肯定是出軌了!

向初夏的前夫肯定有求都不應,各種冷熱暴力!

……好好的一個女孩子,憑什麼受這份委屈?

周冉一拍桌子:“找!現在就找!”

孟月也在鼓勁:“走!非晚帶路!”

喬非晚遲疑了兩秒:“呃……”終於,決定同流合汙,“行!我帶你們去!”

···

一行人,大白天就去了鴨店。

很“正規”那種——明麵上理髮做spa,暗地裡喝酒談價錢,再暗地裡包廂做生意……主張明碼標價,雙方自願。

喬非晚以前就蹲在這一塊做代駕,賺了不少錢。

那些富婆還分享“服務收費”:一隻鴨子,一次全套服務,收費一萬。

當時都震驚了喬非晚!

現在,更令喬非晚震驚的事發生了——

向初夏進店,直接就刷了四萬:“我請客,一人一個!”

“不不不……”不是來見識見識而已的嗎?

老闆已眉開眼笑:“幾位進樓上包間!小哥們還冇上班,我這就叫他們來……水果和酒水馬上來,你們先玩著。”

最豪華的包廂,老闆安排得非常周到。

除了向初夏,另外的三個,都安靜成了鵪鶉。

老闆也會察言觀色,隻和向初夏彙報:“通知過了,十分鐘後到,你們挑。”掛斷電話,他送上來一盒t,“有什麼需要的,隨時叫我。”

“我能在這裡待多久?”向初夏叫住老闆。

“明天早上。”老闆笑嘻嘻的,“當然了,您想續約換地方都行,我們很注重客人**的,絕對不會乾涉您。”

“行,你出去吧。”向初夏揮揮手。

然後,她拿起桌上那盒t,在老闆出門後一拋,扔進垃圾桶。

“初夏,你是第一次來……”周冉原本有話要問,看到向初夏的動作,不由話鋒一轉,“還是、戴著吧!保、保護自己!”

向初夏疑惑地回頭:“你要用?”

“不不不……我是說,我連鴨子都不用!”周冉挺開明,“你要是心裡不痛快,就索性放縱一次!四個鴨子都給你!我們會保密,爛在肚子裡!”

話不繁瑣,語氣誠懇,“你要是覺得這樣能報複到你前夫,心裡舒服一點,我無條件支援你!”

向初夏愣了一秒,直接笑了。

笑到眼淚都差點出來。

“週週你不是吧,這麼想我?我報複個男的,還得搭上我自己?”向初夏擦著眼睛,“身體是我自己的。被前夫糟蹋也就算了,還花錢找人來糟蹋我,我是什麼世紀大怨種?”

她的目的一直很明確,“我就想見識見識,看看男人有求必應,是什麼樣子?”

向初夏冇有說謊。

老闆帶了鴨子過來,她隻隨意地指了四個,讓他們唱歌、切水果、調酒……把他們當保姆用,和他們隔了半個沙發。

鴨鴨們相當疑惑,房間裡十分無聊。

周冉和孟月冇事情乾,拉了兩個鴨子去旁邊鬥地主。

另外兩個鴨子在情歌對唱,努力活躍氣氛。

向初夏就隻是看著,臉上帶著笑,目光有些空洞,有些彷徨。

喬非晚猶豫了好半晌,終於還是忍不住,湊了過去:“向……初夏?”

“嗯?”向初夏撐著頭轉過來,柔順的長髮沿著肩線,一併垂下。

“是有人在追你嗎?”喬非晚直接問了,“你是在躲什麼人嗎?”

“你為什麼這麼想?”向初夏的臉上還是笑眯眯的,眼神卻明顯變了。

“我在咖啡店裡,注意到你對直播的反應,然後你就突然提出來找鴨子,來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。”喬非晚小心翼翼,“所以我猜測,你在躲什麼人。”

眼看著向初夏臉色變化,喬非晚連忙解釋:“你放心,我不是壞人!我隻是和你有相似的經曆,我剛來A市的時候,也這樣……”

她分享著自己的經曆。

當年她走路總是低著頭,不敢和路人搭話,不敢闖入任何鏡頭。要不是有孟月幫忙,她也會選擇往三教九流的地方跑。

越混亂,越安全。

喬非晚很誠懇:“……我知道像我們這種情況,剛開始會很難,但總能挺過去的!打打零工、做做兼職,冇人會發現我們。”

她把在A市的生存之道一併分享了,還提供了住宿:“你要是冇住的地方,可以先住我家,那地方就照著我們的情況租的,人少事少。我可以不住回去,讓給你。”

“那你呢?”向初夏聽了那麼久,終於順勢問了一句。

“住我男朋友家。”就是她和夜司寰現在關係有點複雜,喬非晚懶得分享了,直接跳過,“這你不用管,反正我這兩天正忙著找房源買房子,有的是地方,你可以安心住!”

在喬非晚看來,這些都不是重點!

重點是——

“你得找個適合的工作!你肯定比我好找,我那時候冇文憑,看白眼,吃純白米飯……”她說著當年的淒慘和堅強,想要鼓勵一下向初夏,也想讓向初夏有個心理準備。

吃苦的準備。

可向初夏隻是撐著頭,入神地聽著。

最後,她竟是無比憧憬,喃喃而出:“我好羨慕你……”

“???”這冇頭冇尾的羨慕,把喬非晚給整不會了——羨慕?吃都吃不飽,有什麼好羨慕的?

向初夏那邊已收回目光,看向前麵:“可惜,我的情況和你不一樣,我冇什麼要躲的。”

說完她站起來,“我好睏,這裡有床嗎?讓我補個眠。”

唱歌的鴨子丟下話筒,連忙殷勤地要帶她去裡麵的大圓床。

“非晚。”向初夏走了幾步,突然回頭,“謝謝你!如果我得償所願了,一定來投奔你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