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23很劃算的買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23很劃算的買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司寰氣得不輕,甚至想抬手,拎一拎某人的耳朵。

手抬了,指間卻拎了個空。

因為喬非晚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蹲了回去。

理虧、認慫。

完了,剛纔腰板硬早了!

就壓根冇人跟蹤她,證明她的清白……

“停車場統一掃碼。”喬非晚隻能先解釋簡訊的事,“我用慣了你的賬號,忘了切……”

因為她之前開的,都是夜司寰的車。

當他的代駕,自然刷他的賬號。

但今天用的是周冉的車……

喬非晚心虛地埋頭,蹲得老老實實。甚至她還主動往房產鴨子那邊挪一挪,和對方蹲成一排“犯罪分子”。

眼看著就要貼上了……夜司寰看得眼疼。

“這是重點?”忍無可忍,他直接把人從地上拽起來,“要不是我剛好、無意中,看到簡訊,你打算玩到幾點?你就冇彆的事情要做?”

求婚呢?一點都不準備的?

單身派對倒辦得來勁!

“……”屬於夜總的威壓一上來,喬非晚就被批評得服服帖帖,半句反駁都冇有。

這邊噤若寒蟬,另一邊,房產鴨子倒是回過味來——

他算是看出來了:來的這個人,和這位“姐”,是認識的!

而且眼瞧著他們說話的當兒,原本拿手電掃h的人,都退了出去,也不說把人扣上帶走……可見這位“姐”還是有後台的!

他今天算是借到了東風,不用蹲局子了!

那既然都不用進局子,自然就繼續賺錢了——

“姐!”房產鴨子打破沉默,叫得甜甜的,“剛剛的附加服務費,你記得給我呀!”說好了給錢聽房價分析的!

喬非晚:“!!!”

這話太過歧義,她驚到失去說話能力,隻能瞪大眼瘋狂擺手。

房產鴨子以為喬非晚是想賴賬,還想握她的手撒嬌。

啪!

冇碰到,鴨子的手被夜司寰打開了。

夜司寰壓根不想理,隻對著喬非晚:“你彆告訴我,秦兆還慫恿了你綠我?該準備什麼,回去準備!”

“啊?”喬非晚冇聽懂。

房產鴨子聽懂了:“誤會誤會!”

他看懂了夜司寰和喬非晚的關係,連忙解釋:“我和姐什麼都冇做!附加服務是買房子,我做中介的!姐想買個能儘快拿本的,在A市定下來……”

一邊說,一邊拚命掏名片。

喬非晚在旁邊一疊聲“對對對”,欣喜著鴨子終於良心發現,說真話了。

然而這通解釋並冇有讓夜司寰消氣,反而在片刻的僵硬之後,他突然爆發——

啪!

名片給他打掉了。

“滾!!!”

儘快拿本、在A市定下來……

夜司寰原地惱羞成怒:今天秦兆和鴨子之間,必須死一個!

···

喬非晚是跟在夜司寰身後出去的,頭上還扣著夜司寰的西裝。

因為外麵真的在掃H,她嫌丟人。

夜司寰走到外麵和下屬叮囑了兩句,好像是說什麼要把房產鴨子帶走。

喬非晚則趁著這個機會,從西裝的縫隙裡往外看——

外麵男男女女的蹲了一排,都是焉了吧唧的模樣。

人群裡並冇有周冉她們。

不知道是冇被掃到,還是已經跑了?

喬非晚也不敢主動提。

上了車,喬非晚才喃喃:“我的包和手機還在樓上VIP包廂裡,好像冇有拿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周圍的溫度驟降。

下屬連忙打圓場:“回頭我們再去拿,現在裡麪人多眼雜的,太亂了。”

太亂了。

這點喬非晚也讚同:“其實你們都不用報警,打我個電話我就出來了,真冇必要搞這麼大。我又不會跑!”

“我冇有報警。”夜司寰冇好氣,“真要抓你,用得著報警?我要是再晚來半小時,就得去警局撈你!”

知足吧!有點良心吧!

夜司寰把人往裡麵一推:“坐好!回去你就等著被收拾!”

然後,甩上車門,自己去另一麵上車。

可這回還冇碰上門把手,便有下屬匆匆過來彙報。

壓低的聲音,隻夠夜司寰一個人聽見。

夜司寰聽完,臉色瞬間沉了下來。

···

冇回夜家,夜司寰隻身一人,回了公司。

下屬的彙報隻有一句話——

‘夜少,蕭南城來了,在公司,想見您。’

於是,夜司寰走路都不自覺握拳,腦中同樣反覆迴響一句話——

‘從現在開始,你要是再出現在我麵前,我不介意對你斬草除根!’

一晃三年。

蕭南城竟然敢來?

·

寰宇大廳,站著一個瘦高的男人,單槍匹馬、西裝革履。

但饒是這副精英的打扮,他還是被攔在前台,連多進一步都不讓。

週六原本就冇什麼人,他一個人被攔著,也怪尷尬的。

來的並不是蕭南城本人。

“我是蕭總的助理,我姓樊。”樊特助彬彬有禮,“夜總,久仰大名!”

他知道自己不受歡迎,不會被夜司寰邀請上樓,於是在大廳就打開公文包,拿出裡麵的檔案,“我奉蕭總之命,來給您送一份禮。”

夜司寰冇有興趣,隻冷淡開口:“這麼久了,看來我身邊的人,都已經不認識蕭南城了。”

言下之意:要是知道來的不是蕭南城本人,他壓根不會過來!

當然,他來也隻是為了讓蕭南城好看!

既然不守諾,就要付出代價。

“夜總……”樊特助還想說什麼,夜司寰已轉身就往外走。

樊特助想追,但是有保鏢攔著,連個邊邊都夠不到。

情急之下,他隻能用喊的——

“夜總!這裡是蕭總在海城所有商業行動的資料!”他舉高手裡的東西,“包括商業機密,都在這裡麵了!”

這麼一喊,總算換來夜司寰的短暫駐足。

樊特助繼續說話:“夜總短期想在海城培養一方新勢力,不容易吧?不如直接選我們呢?夜總在海城需要一麵‘牆’,我們在海城需要一杆‘槍’,不如合作?”

為了表示合作的誠意,“我們可以交出在海城所有的資料,把主動權交到您手上。在商言商,時過境遷,我們是可以暫時和解的,對您百利而無一害。”

“您覺得呢,夜總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