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27單純地喜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27單純地喜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拿蕭南城和他比,不管最後怎麼誇,夜司寰都覺得晦氣。

他把喬非晚扒拉下來:“你就不能單純喜歡我?”

“單純啊!就是很單純喜歡!”喬非晚笑嘻嘻地爬起來,挪到夜司寰身後,趴上他的背,抱上他的脖子。

冇和任何人比較,她結結實實,給他表白了個大的——

“不管怎麼樣,都很喜歡你!就算你長得冇那麼帥,我也喜歡你!就算你窮困潦倒,我也喜歡你!就算你明天吃垃圾,我也陪你一起吃垃圾!”

夜司寰前麵還聽得很高興,後麵就……

“謝謝啊,我不吃垃圾。”他的手繞到身後拍了拍,“前麵的再說一遍。”

他喜歡聽。

喬非晚從善如流:“不管怎樣,都喜歡你!就算你長得冇我好看……啊!”

話還冇說完,她就被夜司寰從背上拽下來了。

驕傲的夜總,果然有該死的攀比心。

“喬非晚,你要點臉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一番勝利打鬨……

哦不對,打是打不過的。

一番以“喬非晚精神勝利,夜司寰物理勝利”為結局的嬉鬨之後,兩人才重新躺下來。

“海城離A市並不遠,如果在我把事情處理完之前,你們還有照麵的機會,”夜司寰說回正事,不忘叮囑,“彆和蕭南城的人玩。”

“他們離婚了!”喬非晚翻起來,覺得有必要糾正一下。

都離婚了,怎麼能算蕭南城的人呢?

婚姻裡的受害者,怎麼還要負連帶責任的?

喬非晚思路清晰:“敵人的敵人,就是朋友!遠離爛男人的向初夏,肯定不爛!”

夜司寰失笑。

他抬手,把那顆聰明的小腦袋按回懷裡:“那就等她能遠離之後再說。”

估計等不到那一天。

以他的瞭解——蕭南城對於擁有過的東西,不管喜不喜歡,都不會輕易放手,除非,那樣東西被徹底毀掉!

……當年要不是一舉毀了通光集團,蕭南城又怎肯退走?

當然,這些夜司寰並冇有明說。

“要是冇人陪你玩,歡迎隨時來找我。”他拍了拍喬非晚的背,“公司現在乾淨了,你來想乾什麼,就可以乾什麼。”

冇人敢說三道四。

更冇人敢暗中針對。

那些心懷異心、人品不行的,已經經過了大換血。

“什麼時候回來?”最後夜司寰低頭問。

“週一下午……”喬非晚下意識地答,答了一半覺得不對,“你彆說得我好像不務正業一樣!我纔沒有天天找人玩!”

她還努力寫方案,還被彆人誇優秀了!

喬非晚甚至想炫耀一下:“下週一上午,工作室就要按我的方案,發新的宣傳物料!你要不要過來看第一時間的?”

夜司寰:“……”看景煜的《一劍西來》相關,真是太為難他了。

“第一時間看那個就算了。”他退一步,“最多第一時間來接你。”

“我不用你接。”

“你自己倒地鐵回來,下午就該遲到了。”

“不會啊!”喬非晚正想感歎夜司寰不懂公共交通,打算細數跟他看,“先坐12號線,然後倒3號線,然後倒七號線能節省很多時間……”

等等!

她為什麼要拚命節省時間,積極往公司趕?

喬非晚說著說著,又想起舊賬來了:“你還特意出通知,讓前台攔著我不讓進呢!現在讓我回,我就回?”

那還要不要麵子了?

喬非晚一狠心,一咬牙:“我就坐12號線,坐到頭再換7號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夜司寰冇有聽懂。

“12號線是繞的!”懟人自然要懟得明明白白,喬非晚耐心解釋,還在夜司寰胸口畫地鐵線路圖,“從這邊繞到那邊,圓的。”

一邊說,一邊畫了個圈。

“三號線是直著過來的。”

又畫了一根直線。

誒,等等!

她想起來那邊還有一根四號線。

“我還可以坐四號線,它的走位跟蛇一樣。”

邊說,邊畫了一個“S”。

喬非晚相當滿意:這路線……表麵勤勤懇懇上班,其實地鐵坐到黃昏還冇到!

“我就走這條!”她決定了,她要把路線再畫一遍。

但指尖還冇觸上夜司寰,手腕就被他整個握住。

“閉嘴!睡覺!”夜司寰突然好凶,把她按了下去。

“為什麼?”她還冇畫完呐!

“冇有為什麼,睡覺!”夜司寰拒絕溝通。

喬非晚隻能也不吭聲了,安靜得埋回被子裡。

可她睡不著,安靜了一會兒,又開始動來動去。

“乾什麼?”夜司寰的聲音同樣無比清醒。

“我想看看戒指。”喬非晚如實回答,就像小朋友收到心愛的禮物,心心念念,總忍不住時不時拿出來看。

她冇吵夜司寰,就隻是舉著手,安安靜靜地看。

時而湊近,時而遠離,時而忍不住摸一摸。

夜司寰轉頭看了眼人。

他的腦海中,自動腦補出了喬非晚的那句‘夜司寰,我越來越喜歡你了’。

這一下,剛熄下去的火,頓時又燃了。

“那你彆睡了。”夜司寰這次冇忍住,直接去掀被子,“反正不想消停。”

喬非晚冤死:“???”

天地良心,她冇有說話啊!

···

翌日,週末。

喬非晚冇事乾,把自己的東西整理了一通——

掛掛衣服、放放雜物,把之前整理到行李箱裡的東西,重新鋪出來。

隻是和之前不一樣的是,她這回把自己的東西,鋪滿了整個夜家。

大大方方把自己喜歡的枕頭,放進了夜司寰的臥室。

還把七寶重新接了回來。

一切好像恢複原樣,但一切又好像都不一樣了。

之前她覺得談戀愛住在一起不太好,默認同-居更不好,所以她總是把自己的東西收得好好的,保持在客房以內,嚴格遵守界限。

現在嘛……

手上戴了戒指,突然就不一樣了!

當然了,為了保證“公平”,她在回去接七寶的時候,還特意帶了幾件夜司寰的衣服,掛在租房的衣櫥裡。

她多一個“家”,他也可以多一個。

做完這一切,喬非晚才往沙發上一坐,無所事事地刷手機。

螢幕上,有兩條未讀資訊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