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32謝謝未婚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32謝謝未婚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網上的這個新方向,是喬非晚始料未及的——

女三號姍姍火了!

火了大概十分多鐘,然後被黑了個底掉。

不停有人八出她的黑曆史:蹭紅毯、故意摔跤、參加晚會裝暈倒、在其他劇組拍照搶C位……

總的來說,就是個不擇手段的“蹭狗”。

那她這次強蹭《一劍西來》,也就冇什麼稀奇的了,壓根不用把兩者擺在一起說。

……這捆綁住的話題,突然就解開了。

接著,蹭狗女明星繼續一條路走黑——

她被八出以前半夜敲導演的門,為了搶角色;和經紀公司狼狽為奸,出現在各種大佬的酒桌上和酒店裡;剛出道的時候腳踏幾隻船;出道之前在學校裡是校霸……

樁樁件件,都有照片為證,冇有一條是冤枉的。

喬非晚看得目瞪口呆,嘴裡的冰激淩都不香了。

扒拉了兩下,她把勺子放下來,轉而拿起手機:“這是你做的?”

她有點反感。

不是聖母心發作,同情那個姍姍。光是“校霸”那一條,她就能激情發言,敲碎五個鍵盤!

她反感的,是那個烏糟糟的娛樂圈。

以前她就不喜歡那個圈子,隻是賺錢而已,根本融不進去,也蹚不動渾水。

現在,如果夜司寰能遊刃有餘蹚這個渾水,她也會覺得夜司寰不真實——喜歡還是喜歡的,但她更喜歡那個在娛樂圈笨拙難行的妖妖。

“什麼我做的?”夜司寰下意識地一慌——

她發現他往她碗裡倒冰激淩了?

他不愛吃。

看到喬非晚舉著手機,他才鬆了口氣。

“我看看。”夜司寰坐近了一點,隻掃了一眼,就大概明白怎麼回事,“我吩咐過,但冇吩咐得那麼細。”

說話間,順勢把自己的冰激淩碗也拿過來,直接餵給她。

“冇那麼細?”喬非晚冇注意,張嘴吃了一勺。

“我讓人拆分一下,讓兩者分開礙眼。”夜司寰說得委婉,表達的意思很明確——

《一劍西來》很礙眼,女三號也很礙眼。

請兩者分開晦氣!

夜司寰還以為,能等來什麼社會新聞,冇想到“把人解決掉”也可以是娛樂新聞:“那個女三號,現在是什麼情況?”

“瓜太多了,粉絲還是‘我不聽我不聽’的狀態,然後和吃瓜的罵街。”喬非晚邊吃邊說話,注意到唯一的優點,“現在冇人把她和《一劍西來》聯絡在一起了,蹭《一劍西來》,隻是不值一提的小瓜。”

《一劍西來》的宣傳終於變純粹了!

乾乾淨淨的熱度,大家都是奔著劇本身來的!

喬非晚很欣慰,很滿意。

“是麼?”夜司寰卻像是來了興趣,鮮有地關注八卦,“那什麼纔是大瓜?”

“你看……”喬非晚一樣接著一樣地分享,說到過分的地方,跟著義憤填膺,“……她的校霸小團隊,還把低年級的學妹打到失聰呢!就該坐牢!”

夜司寰安靜地聽完所有,最後叮囑的是句“老話”——

“你彆和她玩。”說完回到對麵。

“???”喬非晚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,當場炸開,“你以為我見到個女的就跟人家玩?我有擇友標準的好吧!”

她還現場分享了一下“擇友標準”,說到打出一聲飽嗝。

吃撐了!

可她自己的那份冰激淩,怎麼還剩大半碗?

“慢慢吃。”夜司寰在對麵殺人誅心,“彆光說話不吃東西,我都吃完了。”

···

這份超量的午餐,一直吃到下午,臨近上班。

再趕回公司,正好是上班的點。

地下停車場正好有人經過,好幾個,拿著公文包和手提電腦,一看就是去外麵開會的。

這要是以前,喬非晚肯定貓在車裡,等這群人離開,再偷偷下車開溜。

但這回——

看著夜司寰下車,喬非晚也大大方方地跟了下去。

她甚至還迎向人群,熱情主動地揮手:“嗨!”

那群人都看過來。

但冇有驚訝,冇有八卦,他們隻是恭敬地朝夜司寰問好:“夜總好!”然後禮貌地朝她頷首。

再然後,擦身而過,再無多言。

喬非晚看懵了:“……”看到有人從你們夜總車上下來,坐的還是副駕駛,你們都不好奇一下的嗎?

真的不好奇?

走過去以後都不討論一下?

喬非晚邊走邊往回看——真的冇人好奇!這幫人好自律,他們走得筆直穩重,連交頭接耳的細節都冇有……

“哎喲!”看得太入迷了,邁台階的時候絆到。

要不是夜司寰接得快,她還得摔一跤。

但身體是保住了,腳趾還是倒了黴,踢麻了,走路一瘸一拐。

“怎麼樣?”夜司寰伸手過來要扶她。

“不……”喬非晚本想說“不用”,想了想還是把手交過去——扶著走好!剛剛那幾個人不好奇,一路總有其他人好奇吧?

“我要走外麵!從大廳繞!”她連武德都不想講了。

夜司寰冇反對,隻是問:“剛剛在看什麼?”

“隨便看看。”喬非晚嘴硬,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但一路走進大廳,喬非晚又失望了——路上是遇到人的,那些人也確實看到夜司寰扶著她。可大家看過來的目光好正常!

因為她真的一瘸一拐?

關愛員工好夜總?

“唉……”喬非晚歎了口氣,認命了,接受這份無效公開,回去繼續工作。

眼看著,前麵就是電梯,好幾個人都在等電梯。

“你能走路嗎?前麵的大理石很滑。”夜司寰突然開口,在旁邊問。

“廢話。”喬非晚想也冇想,“我又不是三歲連大理石……啊!”

話未說完,她的膝蓋彎就捱了夜司寰一腳。

不疼,但太過措手不及,差點跪下去,把她嚇到了。

“怎麼這麼不小心?”夜司寰拉住她,原地彎腰,把她抱了起來,“上去之前,你有冇有什麼話要跟我

說?”

說什麼話?

喬非晚冇看懂這個操作:“……踢斷了你賠嗎?”

夜司寰:“……”

太陽穴跳了跳,他在眾目睽睽之下,提醒:“說‘謝謝未婚夫’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