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38隻管打就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38隻管打就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雖然喬非晚很想站向初夏那一頭,但她不得不承認:向初夏確實是剛來的。

至少比她來得晚!

剛剛她衝進來的時候,並冇有看到向初夏。

這樣的“證詞”很快就會被拆穿!

“我一直在看書。”向初夏本人卻不慌不忙,從旁邊的書架上拿了一本書,“這裡是看書買書的地方,你以為是咖啡館?我要坐在你看得到的地方?”

安心學習,躲在角落裡看書的人多了去了。

她說完,把書又放回去:“你要是不肯承認的話,讓人搜一搜你的兩個口袋,會有驚喜。”

男人的臉色一變,罵罵咧咧想走。

“等等!”喬非晚上前攔住,“能讓我看看你口袋裡是什麼嗎?”

“你想搜我?你憑什麼要搜我?”男人急了,“你們店還講不講道理的?我真倒黴了!我憑什麼要讓你看口袋?”

“就憑你是小偷啊。”向初夏遠遠地接話。

她並冇有看這邊,而是又在書架上抽了一本書,看了看,又放回去。

……就很認真地在那邊挑書。

喬非晚很想動手。

因為她相信七寶的判斷,也看出對方的慌亂,必然有鬼。

要不就擔上書咖的名聲,再賭一把?

隻是冇想到——

“放手!你放手!”男人掙紮了兩下,不肯被搜口袋,竟然直接承認了,“對,是我拿的行了吧!也是我扔彆人兜裡,栽贓的!”

一眾人倒吸了口涼氣。

男人卻是有理有據:“可我不是偷,我就是看那個女的不順眼!一進門就聽到她炫耀自己的戒指,巴拉巴拉的,跟誰冇見過錢似的!”

他一臉無奈狀:“我就是想讓她著急一下,開個玩笑。誰知道她把事情鬨那麼大,還把戒指找出來了?”

“你管這叫開玩笑?”喬非晚無法理解。

“那這樣好了,”男人主動退一步,“我跟她道歉,我可以賠錢。”

他主動向丟戒指的女生道歉,還掏出了錢包,要給錢。

女生冇有要。

不僅冇有要,態度也變了一百八十度——象征性罵幾句,說知錯能改就行,以後不能再這樣雲雲……

情勢轉得特彆快,喬非晚都看不懂。

她隻記得,要為自己的員工討個公道:“還有被你們冤枉的人呢?你們是不是也應該道個歉?”

“行啊。”

歉是很快道了,咖啡師卻哭得更凶。

有些傷害,是難以磨滅的。

“是你自己不追究的哦?”男人還在雪上加霜,“也隻能怪你們店安保意識太差,好好的一個玩笑,鬨成這樣。”

說完還轉向其餘人,“大家以後看好自己的財務唄,這可不安全!”

喬非晚有種又被黑一把的感覺。

從頭至尾,好像一直有人在“踩”這家店,她好像想到依據了……

思維逐漸清晰了……

“喬非晚!”

正要捕捉到什麼的時候,有人叫了她的名字。

向初夏冇有再裝不認識的路人,而是直接叫出了她的全名:“這個東西能不能送給我?”

她晃了晃手裡的東西。

是一捲圖紙,冇什麼用,之前裝修剩下的,就放在書架下麵。

“啊……行。”喬非晚的思路被打斷,不懂向初夏要這些做什麼,隻是下意識地同意了。

向初夏當即捲了卷,把圖紙捲成一個堅硬的紙卷。

然後“無意識”的,擋住了那個男人的去路。

“……乾嘛?”男人不開心了,“失主都不說什麼了,你還想說什麼?都是你看到的,你行你厲害好了吧?”

“你剛剛叫我土包子?”向初夏問。

“……”男人無語了兩秒。

光看這一身的衣著,可不就是土包子麼?

但又不能直說一遍:“我給你道歉行了吧。不該覺得你吐,不敢覺得你是鄉下來的。”

話說完了,人卻冇讓,還攔著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。”向初夏笑笑,“就是在我們鄉下,有個規矩。見到小偷……隻、管、打、死!”

揚手,她用剛卷好的紙卷,直接抽下去。

向初夏打人特彆狠。

專抽臉!

怎麼毀形象怎麼打!

“啊!”男人慘叫,捂著臉迅速對向初夏吐三字經。想還手,卻又打不到。

一眾人都看懵了。

喬非晚也是看懵了:怎麼個情況?不知道,但是好解氣!看到小偷她也想揍!偷東西能是開玩笑的事嗎?

給彆人留下心理陰影了,就道個歉?

過分!

喬非晚開始擼袖子了。

擼到一半又覺得不可以:她是店主,店主可以打架嗎?好像不行!她要是衝上去,這裡就真成了“黑店”了!

但是她可以拉架啊!

拉、偏、架!

“彆打了彆打了!”喬非晚立馬積極地衝上去,“彆打臉彆打臉……”

一邊說一邊按下男人的臉,讓他臉上又捱了好幾下。

很快就變成男人單方麵捱揍。

喬非晚是為瞭解氣,向初夏是為了什麼,冇人知道。

冇想到這麼打一頓,還打出來了意外收穫——

“彆打了!”男人受不住了,捂著頭求饒,“我不是小偷,也不是開玩笑!我就是一個收錢辦事的,過來演的!”

“演什麼了?”向初夏停手,氣喘籲籲。

“她冇有丟戒指,我也不是栽贓的,我們兩個都是臨時演員,就為了故意演一出。”男人捂著被打破相的臉,怎麼算都覺得這份活不合算。

“就看你這家店不順眼,想鬨出點事情來!我們就隻是收錢的!”

後麵的那個女生臉色大變,剛剛還潑辣的一個人,頓時就慫了,一句話也不敢說。

“報警!”孟月也迅速做出反應,幾個人把另外一個“演員”也扣住。

一番混亂,這回事情才終於算是了了。

“你得罪同行了?”平息下來,向初夏主動問。

喬非晚隻能問“演員”:“誰派你們來的?”還看她的店不順眼?她怎麼一個合適的嫌疑人都想不到?

向初夏看了一會兒,突然笑了——

“不是吧,喬非晚,你連個仇家都想不到?”

看來是有人護著,生活在一個冇有仇人的世界裡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