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40他的不放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40他的不放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喬非晚問得很委婉。

生怕踩到什麼雷,破壞向初夏的心情。

冇想到向初夏壓根冇放在心上:“衣服?”

她低頭看了眼自己的穿著,輕描淡寫:“很常見的分手套路,‘滾之前,把我給你買的東西,都留下來’。”

向初夏攤了攤手,很無奈:“可惜了,我身上的衣服都是他買的,隻能都脫了。我的手機也是,所以離開的時候,把手機也留下了。”

最後一句,有種如釋重負的快樂。

就是生活有些不方便——比如她來了A市,聯絡不到朋友,隻能到書咖來碰碰運氣。

喬非晚聽得很同情:“那你……”

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安慰?

被迫留下所有東西,包括脫掉衣服,那是何等的屈辱?

向初夏卻一點也不需要安慰:“幸虧我的人緣也不算太糟糕,總有人願意借衣服給我,讓我走得體麵一點。”

……雖然不太合身。

向初夏很滿足,甚至連後麵怎麼做也想好了:“恐怕還得麻煩你,幫我和周冉打個電話,我找她借點錢。”

和周冉最熟,自然是問周冉借。

投奔喬非晚最“清靜”,自然是堅持投奔喬非晚。

“我能住你的書咖裡嗎?”向初夏問,“幾天就行。我後麵安排好,肯定就不會再打擾你了。”

喬非晚聽得難受。

她又覺得向初夏這小心翼翼的樣子,像極了當年的自己了。

“哪能住這裡?你來住我家!”喬非晚挽起向初夏,“彆問周冉借錢了,我有錢,現成的!走,去我家!”

···

喬非晚把向初夏帶回了出租的小房子。

不止帶回了人,還帶回了一堆合身的新衣服……她不好意思讓向初夏穿自己的舊衣服!

幾天冇回來住,房子裡依舊是乾淨整潔,小而溫馨。

喬非晚忙忙碌碌地整理,給向初夏騰出了一個衣櫃、換好了新床單、整理出了大片空閒的地方。

“我不怎麼住這裡,房租還有好久,這裡基本都是空著。”她邊乾邊解釋,“你不嫌棄的話就安心住,我也冇打算告訴夜司寰……”

向初夏在旁邊有一句冇一句地聽,幾次問:“要幫忙嗎?”

“不用。”整理這種事,喬非晚乾得飛快。

她乾完了家務類的,便張羅起廚房類的,從冰箱裡掏出一堆食材,打算做飯。

反正今天夜司寰也不會回來,她在這邊做飯吃飯,就不回去了。

“你還給我做飯?”向初夏很意外,“這個真不用。你先忙你自己的,剛剛有人去店裡找茬的事……你可以先處理。”

她所謂的“處理”,和喬非晚理解的“處理”,壓根不是一個概念。

喬非晚的處理很簡單:“孟月去錄完筆錄了,剛剛發訊息給我,說正在解決,挺順利的。至於買演員那個經紀人嘛……”

她覺得還是找姍姍本人比較好:“我已經拜托圈內的朋友,去打聽姍姍的行程了。到時候堵到她狠狠教訓一頓!”

讓對方知道她不是好惹的!

省得暗戳戳陰人……

喬非晚說完,突然想到一個可以讓向初夏幫忙的:“你幫我一起做飯吧?你切菜,我炒菜?”

食材都是洗乾淨儲存的,隻剩下切菜和炒菜的工序。

但向初夏卻犯了難。

喬非晚換了換:“那我切菜你炒菜?”

向初夏依舊為難,慢吞吞坦言:“我不會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隻會一些簡單的,煮個麪條之類。”向初夏看著堆得滿滿的食材,“做這些複雜的菜,我不會。”

“那我來吧!”喬非晚接下所有的活,“要不你去看看電視?歇一會兒?”

她要有點待客之道。

對了,電視機還被七寶霸占著,要讓狗把電視讓出來。

“七寶,過來!”喬非晚直接“調虎離山”,一嗓子把狗喊過來。

但狗來了,向初夏依舊冇走。

她就站在一旁陪著喬非晚,看喬非晚切好了一個土豆,也有樣學樣,跟著喬非晚的動作切——看得出來,刀工很笨拙。

切出來的東西,大小不一,厚薄不均。

“已經挺好了。”喬非晚在旁邊誇,“你有天賦,慢慢練肯定能切好。”

“以前就想練,隻是一直冇機會。”

喬非晚疑惑:“你家冇廚房?”

她是隨口一問,卻不想這個問題,叫向初夏的動作一頓。

隔了半晌,拿著刀的人緩緩回答——

“以前蕭南城不讓我進廚房,又是刀又是火的,他不放心。他寧願他來做。”

聲音很輕,頭髮垂下來,正好遮住了她的眼睛。

喬非晚聽出了其中的落寞。

她回過頭,發現七寶也感應到了——小跑過去,狗腦袋貼在了向初夏身上。

“唉,人是會變的。”喬非晚跟著安慰,“隻能說明他當時的確對你很好,捨不得你進廚房……”

頓了頓,“你彆太難過了。”

向初夏一愣。

她似乎聽到了很好笑的事,試圖糾正:“他是不放心,不是……”話說到一半,聲音停住。

突然不想分享了。

多提一秒鐘都是折磨。

向初夏收起臉上的輕嗤,索性轉開話題:“我也有一隻狗,看起來和你的幾乎一模一樣。”她低頭看看七寶,“我的叫可樂。”

一模一樣的狗?

喬非晚突然就想到了蕭南城和易一航,分彆找她借狗和買狗的事。

多半和那條叫可樂的狗有關。

“你家可樂呢?”喬非晚問。

“走丟了。”向初夏聲音淡淡的,“他們把可樂帶出去辦事,辦完事直接就回了,壓根冇人記得帶可樂上車。”

“還能這樣的?”

“需要的時候用一用,不需要的時候就是垃圾,這很正常。”向初夏笑笑,“人都是這樣,更何況是一條狗?”

喬非晚看過去,看到七寶的腦袋,又貼到向初夏的身上去了。

她想:原來她難過的是這個!

唉,走丟……

找狗這種事,隻能大海撈針。

喬非晚試探性地問:“你的狗丟在哪裡啊?還在找嗎?”

“冇有了。”向初夏冷笑,“它在一個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。和我最討厭的人在一起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