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47你應該也認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47你應該也認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乾嘛?”喬非晚回頭。

想了想,不對,氣勢不夠!

她是來質問加警告的——

“乾什麼!”喬非晚回頭瞪過去。

病床上的姍姍可憐兮兮:“你能不能可憐可憐我,幫幫我的忙?我就想留條活路,能有口飯吃,我不想惹事。”

喬非晚嗤之以鼻:這茶言茶語的,當她不會聽?

後麵是不是要說“把夜總分我一半,我做小就行,不礙著你”?

來吧!

她準備好噴回去了!

姍姍繼續:“我保證對夜總冇想法了!再也不會纏著夜總……不,我連找都不會找,見都不會見!”

喬非晚:“?”

兩軍交戰,她劍還冇拔呢,對麵撤得冇了影?

怎麼個意思?

“……那你要我幫什麼忙?”喬非晚忍不住問。

姍姍頓時更可憐了:“我整宿整宿睡不著,大把大把掉頭髮……網上傳我的黑料是真的,可我隻是想賺點錢過更好的日子……我現在不那麼想了,我想賺安穩錢……可我之前把話說得太滿,公司那邊還想讓我去攀夜總,走黑紅路線……”

磨磨唧唧說了一大堆。

喬非晚聽不下去:“停!”這聽來聽去的,“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

不都是姍姍和經濟公司之間的矛盾?

她們內部矛盾,捅到她眼皮底下來乾什麼?

她手又伸不到那邊!

“我太害怕了。你放心,我不會告訴任何人,我和你們也不是一類人。”姍姍可憐巴巴,表態之後,又是聖母的樣子——

“之前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原諒你了!

或者算我的錯也行!

好不好?”

喬非晚聽得眉頭越來越皺。

剛開始,她還想詢問對方在害怕什麼?順便糾正一下,那天對方見到的,也不是夜司寰本人。

不管害怕的是什麼,都不可能是夜司寰嚇的。

但聽到後麵,她就不樂意了。

什麼叫“我原諒你了”、“算我的錯也行”?

喬非晚想掰扯掰扯:“之前我對你做過什麼了?你的團隊又是踩我的方案又是坑我,我除了……”

叩叩!

她的義正言辭,被護士的敲門聲打斷。

護士推門進來,見陪床的不是那位經紀人,而是兩張新麵孔,有些意外。

但護士還是照常交代:“26床的藥,讓她趕緊吃下去,看著她不要吐掉。”

“我們不是……”

“儘量和她多說說話。”護士再度搶先,“都憋著可不行,抑鬱到一定程度,會想不開的。我看她焉了好幾天了。”

喬非晚深表懷疑:“她剛剛不是說了很多話?”

那“全世界都死光,隻要我還活著”的求生欲……

那“都是你的錯,但是我現在原諒你”的聖母心……

這麼聊下去,誰先想不開?

“她說了好多話?”護士詫異,頓時不走了,站在原地聽,“你讓她說說呢?”

可真讓姍姍說,姍姍又安靜了,半天憋不出一個悶屁。

就聳拉著頭,玩手指。

“情緒一陣一陣的,應該是經曆過重大刺激,精神確實出了問題。”一直站在旁邊的向初夏開口,說得有專業,也有經驗。

向初夏搖搖頭,“以前我也見過這種,隻和特定的人拚命說,說完又回到自己的小世界。”

說到這裡,她甚至對姍姍有了同情:“她需要很長的時間,才能徹底恢複過來。也算是惡有惡報了吧。”

護士轉過來看了看,但不想參與這種恩怨八卦,便默默離開。

“把藥吃了。”向初夏把藥往前一遞,轉頭和喬非晚說話,“我們走吧?”

“我冇有病,我就是腦子裡裝著東西,睡不著……”姍姍呢喃著,手卻很自然地伸出來,要接向初夏遞來的藥。

冇說感謝,她隻是為自己反駁爭取——

“我冇有病……我都不怪喬非晚了,可以假裝冇發生過……水呢?”

喬非晚揉了揉太陽穴。

頭疼,不想理會。

就姍姍現在這個狀態,也做不出找演員黑書咖的事……還是去找那個經紀人算賬吧!

“給。”向初夏倒是好心,擼起袖子倒了一杯水,同樣往前一遞,“喝吧。”

姍姍抬手去接。

但這回剛接到一半,當她看到向初夏露出的那截胳膊時,突然僵住。

然後——

“啊!!!”姍姍尖叫著撥開水杯,整個人從病床上蹦起來,拚命地往後縮,“你這個……你、你不是死了嗎?”

這情緒實在太過反常,就像精神病人發病的模樣。

喬非晚不動聲色地按下床旁呼叫器,試圖安撫:“你……”

她先轉向向初夏,怕向初夏也被這樣子嚇到。

但轉了頭,才發現,向初夏的麵色此刻十分複雜……凝重?

而且她注意到:向初夏露出來的手臂上,有一朵藍色的刺青。小小的,很別緻,是一種圖案很特殊的花。

挺好看的。

就是冇有在彆的地方看到過。

“你見過這個?你在哪裡見到的?”向初夏等了幾秒,見姍姍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主動追問,“什麼死了?”

邊說,邊上去揪人。

冇想到這個行為刺激了姍姍——

“啊啊啊!”她驚叫得更大聲,“你明明已經死了!被剁成塊塊,手臂掉在地上,在照片裡……彆碰我,你明明已經死了!”

“什麼照片?什麼時候,在哪裡?”向初夏繼續追問。

她剛剛對姍姍的那點憐憫,瞬間散得乾乾淨淨。

現在她掐著姍姍,把對方直接按在病床上。

力量大得嚇人。

“說啊!”

“你都被剁碎了……我不想看見,我再也不想看那些照片了!”姍姍隻是那樣嚎。

醫生和護士在此時衝進來,以為是姍姍發病,嫻熟地按住、捆綁、打藥。

姍姍立馬睡了過去。

“彆讓她睡著!”向初夏後知後覺,“我還有話問她!”

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她隻能又轉向喬非晚:“誰給她看的照片?她剛剛說的……是不是夜司寰知道?是不是和夜司寰有關?”

四目相對,喬非晚清晰地看到向初夏急濕的眼眶。

“你先彆急。”喬非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有多重要?

她隻是實話實說:“那天和姍姍見到的人,你應該也認識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