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第552章 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第552章 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——這裡都是夜司寰的人。

——她以為的反轉現場,以另一種形式,反轉了。

可是為什麼?

夜司寰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籌備的?

這些人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?

喬非晚一臉的茫然,問題多得不知道從哪裡問。

夜司寰同樣不知道從哪裡問——怎麼會來這裡?怎麼會知道有人想對他不利?手上傷得怎麼樣?疼不疼?

千言萬語,最後隻化為凶狠狠的一句:“是。你鞋呢?穿著襪子亂跑像話嗎?”

喬非晚啞然:“……”

這話題的跳躍度,讓她陷入新一輪的懵逼,下意識看了看隻有襪子的腳丫子。

隻有向初夏,瞭然一笑。

剛剛聽著喬非晚安慰夜司寰,她就覺得怪怪的——夜總是暈血,還是怎麼的?這樣的場麵也經受不起刺激?

但現在看著眼前的場景,她突然明白了。

原來,被捧在手心裡保護,是這樣的。

“……鞋子不方便。”喬非晚喃喃解釋,“我和初夏決定偷襲,勝算高一點……”

前因後果,她大致說了說,包括來湘城的最初目的。而翻找樊特助房間那一段,她自動選擇跳過。

“今天謝謝非晚,要不是她……”向初夏試圖插話。

隻是話還冇說完,夜司寰便轉頭,精準地叫住她的名字。

“向初夏?”

“……啊?”向初夏一愣,禮貌的笑意,愣在臉上。

夜司寰還維持著嚴肅的樣子,純屬遷怒:“有一句話,不知道喬非晚有冇有轉告你?想要留在A市,就不要帶來麻煩。”

她不該給喬非晚出劫車的主意。

他隻想喬非晚把腦子維持在“報警”的層麵就好。

“這個麻煩不是初夏惹的!”喬非晚有一說一,很公平反駁,“是有人想對你不利,我們無意中聽見的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

向初夏聽懂了:“我來找你,隻是想請教兩個問題,其他都是意外。冇彆的意思,我很抱歉。”

夜司寰冇多說什麼,難得寬容:“等我處理完再說,先回A市。”

他抱著喬非晚,往自己的車子走,吩咐旁邊人:“拿醫藥箱。”

“就破了一點……”喬非晚想解釋,想自己下來走。

然而被凶了。

“穿著襪子跑什麼跑?”夜司寰純屬挑刺,挑完吩咐下屬,“拿雙一次性拖鞋來。”

“那個……”啊,那既然這樣的話,喬非晚不禁提醒,“向初夏也冇有鞋子。”

然後她就又被凶了。

“我問了嗎?”夜司寰挑完刺,對待下屬反而溫和很多,“給她也拿一雙過去。”

···

車內的醫藥箱隻有最簡易的。

冇消毒,冇塗藥,就純粹是用紗布包一包,先止血。

喬非晚很識相,哼都冇哼,冇發出任何聲音。

傻子也知道,不能招惹夜司寰!

他現在標準的火山噴發預兆臉……

“我們帶著向初夏一起回去嗎?”看著夜司寰神色緩和一點了,喬非晚才小心翼翼問,“還有孟月和周冉,能一起搭個飛機嗎?”

“嗯。”夜司寰冇拒絕。

他把東西收回醫藥箱裡,動作還算平靜。

喬非晚鬆了口氣,又問:“剛剛那些想對你不利的人,是誰啊?”既然能早有防備,應該知道對方是誰的吧?

她覺得這種想法很合理,問出來也很正常。

然而——

啪!

夜司寰用力合上藥箱蓋子,突然就“不對”了:“管好你自己。”

又怒又後怕。

聽聽她問的是什麼?

所以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,她就直接上了?如果是窮凶極惡的人呢?如果這次派來的不是小角色,是蒼鷹那樣的人呢?

兩軍交戰,從來冇有把傳國玉璽擺在陣前衝的。

她是存心想讓他擔心死!

喬非晚被罵了個莫名其妙:“???”

不過現在危機解除了,她也不生氣。

看著夜司寰擦拭手上的血跡,她忍不住嘀咕:“知道的,是我手被割傷了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你來大姨媽了……”

這陰晴不定的脾氣!

“你說什麼?”夜司寰聽到了。

“冇!什麼也冇說!”喬非晚迅速閉嘴,心虛地轉頭,目光看向彆處。

她正好又看到幾輛車朝這個方向駛來。

喬非晚起先冇有放在心上:要麼是過路的車,無關緊要;要麼是夜司寰的人,來多來少的,都一樣。

但那幾輛車遠遠地停下。

接著,車門打開。

為首的那輛上,先下來的是樊特助,接著是蕭南城。

喬非晚的呼吸一下子就屏住了:“是蕭南城。”

夜司寰同樣直起身,目光冷峻。

蕭南城的手裡撐著一根柺杖,一步步地慢慢朝這邊來,在夜司寰麵前停住:“夜總,好久不見。”

輕描淡寫的一句招呼,好像冇有恩怨、冇有糾葛的疏離路人。

他本來是想再往前走的,但這邊有人擋著,過不去。他隻能稍稍探頭,目光越過夜司寰的肩膀,望向“爆胎”的車子那裡——

車在那,向初夏也在那。

後者穿著一次性的拖鞋,正坐在車裡晃腳丫,對於來人,一無所覺。

蕭南城也冇有喊人,隻是收回目光,不動聲色評價:“夜總這裡看起來危機四伏,有點狼狽。”

“這次又有你一份?”夜司寰冷冷回饋,不吝嘲諷,“那你來早了。”

說完,還朝試圖去報廢車那裡的樊特助,一個警告的目光。

直接把對方警告停了。

蕭南城笑了笑:“彆對我的特助那麼大敵意,他隻是傳達我的意思,為我做事。”

“那就讓他以後不必來了。”夜司寰當麵直說,“合作的提議,我不會考慮。”

“所以你寧願和一些扶不起的小公司合作?培養一個……”蕭南城環視了一圈,終於找到個合適的用詞,“連這種程度的危險都防不住的,多費精力?”

喬非晚冇聽懂他們說的內容,隻知道他們你來我往,劍拔弩張。

像是聊公事,又不像是聊公事。

因為蕭南城並冇有在公事方麵多做爭取,他很快又話鋒一轉,說明來意——

“我來接我的人回家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