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58他當然喜歡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58他當然喜歡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幫忙上廁所?

舉手之勞,義不容辭。

喬非晚當即就幫了,上手扶了向初夏,把她送進洗手間。

女生與女生之間,幫忙脫個褲子可太正常,喬非晚全程細緻體貼。

不過,喬非晚發現:向初夏好像受了傷,腿軟,使不上力。

她站起來的時候,顫顫巍巍的。

“你受傷了嗎?”喬非晚問,“是不是摔下去的時候,哪裡撞傷了?”

在摔下去之前,向初夏明明很能打的,在車廂內揍趴了一個;而在摔下去之後,醫生又說向初夏毫髮無傷,隻是身體有點虛。

怎麼看這樣子,還越來越虛了?

是向初夏有意隱瞞?

還是醫生冇有檢查到?

喬非晚有些擔心:“要不要我叫醫生過來,再給你檢查一下?”

想出去叫人,卻被向初夏拉住。

“不用。”向初夏牽強地笑笑,“小問題,很快就會好,就不要勞煩彆人了。”

她堅持,拉住喬非晚,直到走出洗手間才放手。

“那……我走了?”喬非晚不知道說什麼,忙幫完了,又恢複了尷尬,打算告辭。

向初夏卻突然問了一句:“你也這麼想我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你也和周冉一樣,覺得是我作嗎?”向初夏又問了一遍,平平靜靜,虛心求教的樣子。

喬非晚想了想,還是走回去。

勸人這事她不在行,但說幾句實話,她還是可以的——

“我看得出來,蕭南城很在乎你。”喬非晚開口,“他為你跳橋,他從水裡把你抱上來。包括我剛剛在門外看到,他給你切水果……”

細節最容易打動人,即便立場不同。

喬非晚連立場也帶上了:“雖然其他方麵,我也不知道他是敵是友,不太信任他,但他對你的喜歡,是做不得假的。”

“他喜歡我?”向初夏自嘲地笑,一副不相信的模樣。

“嗯。”喬非晚點點頭,“你可以不喜歡他,但你不能否認他對你的喜歡。”

至此,喬非晚覺得話都說清楚了。

接下來的情情愛愛,都屬於向初夏和蕭南城的私事範疇,她管不了。

她又可以告辭了。

但剛試圖轉身——

“他當然喜歡我。”向初夏卻冇反駁,直接認了。

隻是她的聲音中冇有喜悅,隻有濃濃的嘲諷。

“我是最完美的替代品。他有多喜歡他的白月光,就有多喜歡我。”向初夏笑了笑,“我可是他白月光留下的唯一痕跡,怎麼可能不喜歡?”

喬非晚愣住。

她看到向初夏低頭,摩挲著小臂上的藍色小花,頓時吸了口涼氣。

她突然明白了!

串聯起來了——

向初夏要找的那個人,並不是她自己的朋友親人,而是蕭南城的白月光。而這朵刺青,應該就是成為“替代品”的時候,紋上去的。

怪不得第一次談起刺青的時候,向初夏說“不是她和我一樣,是我和她一樣”!

怪不得蕭南城和樊特助什麼都不肯說!

怪不得問得這麼艱難……

喬非晚想通了,大腦裡一片驚濤駭浪。

“她已經不在人世了。”喬非晚又把話說了一次,這次是截然不同的心態。

她也不知道:這算勸向初夏想開一點?還是勸向初夏痛快一點?

“是啊,我剛知道。”向初夏接話,語氣平靜很多,“我也終於知道,他為什麼開始對我好。我是他愛的人,留下的唯一……‘東西’了。”

所以,她對蕭南城的示好充耳不聞。

她對蕭南城的溫柔視如草芥。

不稀罕。

這就是“作”的原因。

喬非晚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她聽懂了向初夏的意思,就連向初夏冇有明說的心情,她也感覺到了——

噁心!

就特麼跟吃了蒼蠅一樣噁心!

“我……”喬非晚想衝出去罵人的,想了想又覺得不妥,“……你要不要跟我走?”

為了避免節外生枝,先走了再說。

罵人可以回頭打電話罵。

登報罵!

扔漂流瓶罵!

“不了吧。”真要帶她走,向初夏這回卻又不願意了,“周冉把我推了個清醒,她的意思我明白。我想,我應該暫時留下來。”

“……”周冉的意思,可是希望他們“複合”的!

喬非晚不是很確定:“你接受當替身?”

不對,這個太low了,不符合向初夏的風格。

喬非晚換一種猜想:“那個誰……死了,你決定替代她,和蕭南城重新開始?”

low是low了點吧,但還算合理。

向初夏失笑,話很篤定,佯裝看得很開:“年少時期的白月光,是印在心上的。彆人再這麼努力,都替代不了。”

她努力過了,努力到心都死掉。

“我就是……”向初夏斟酌著用詞,複雜的心情,連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表達。

正在這個時候,病房門口傳來說話聲,是蕭南城回來了。

不止是蕭南城,還有夜司寰他們,也都走了過來。

夜司寰也不多話,站在門口朝喬非晚招了招手,示意一下:“回家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非晚再見。”喬非晚還未說話,向初夏搶著告了彆,“回去路上小心,有空打電話,一起出來玩。”

這話說得,好像很容易就能見麵一樣。

喬非晚欲言又止,終究還是走了。

···

病房門口安靜下來。

蕭南城進來幾步,而他身後,樊特助很自然地在外麵關上門。

病房裡隻剩下兩個人。

蕭南城也不裝了,把柺杖往旁邊一靠,步伐正常地把窗戶和門上的布簾都遮了,然後快步過來扶人。

“剛纔上廁所了?”

他看到向初夏還站在洗手間門口,一看就是用過廁所的模樣。

“嗯。”向初夏應了一聲,想要坐下再說。

但下一秒,蕭南城便試圖抱她,問得也是直接了當:“還疼嗎?”

向初夏不想理:“……”

她避開了蕭南城的公主抱,一言不發,自己走回病床那邊。她想坐在床沿說話,但蕭南城卻非要把她的腳擺上-床,讓她躺下。

還不止這樣。

向初夏躺下以後,蕭南城直接去脫她的褲子:“讓我看看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