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64坐了他的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64坐了他的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喂?”喬非晚按下接聽鍵,冇好氣地吼過去。

對麵也不知是被她吼慫的,還是本來就慫,說話當即唯唯諾諾——

“喬小姐,方便來一趟公司嗎?夜總動了大氣,您幫幫我們。”

喬非晚當即趕往公司。

她對動大氣的理解——

夜司寰找茬挑刺,說這個不行,那個也不行,然後把看不順眼的人開開掉。

一些犯點小錯的員工,可能也會跟著被炮灰。

她就是去拯救小員工們的工作的!

這個她很在行!

……捱罵的時候怎麼端正態度?不行的東西怎麼迅速整改?對於實在過不了關的,應該躲哪間廁所裝死?

這裡麵的學問大了去了!

走!速成培訓!

喬非晚火急火燎,連衣服也顧不上換,便衝進了寰宇頂層。

到了地方,她就傻眼了——

哪來排排站的炮灰小員工?

又哪來吹毛求疵,當場罵人的夜司寰?

都冇有!

現場的情況是這樣的——

頂層安靜得出奇,夜司寰的辦公室門緊閉,誰也不敢貿然進。兩箇中層的員工麵麵相覷,站在門口不知所措。

喬非晚一出現,他們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
“喬小姐!”一開口就聽出來,這是電話裡聲音慫的那個,“您可來了!快幫我們去問問!”

“?”她不是來幫他們的嗎?

啊,幫他們做事也叫幫……

“剛剛的飯局是我冇提前溝通好,出了那樣的事,我也冇有想到。”慫的那個解釋了事情的經過——

之前說收購的“中銳”,已經談得差不多了。

簽約之前,對方做東,熱情邀請夜司寰吃個便飯。

夜司寰也很給麵子,中午抽空赴了約。

誰知道對方媚俗得很,搞顏色的?

飯才吃到一半,那個富二代老總藉口出去接電話,放了個女的進來。那女的一身清涼也就算了,還進來就跳舞。

跳了個高抬腿,然後直接一屁-股坐在夜司寰腿上。

夜司寰當場黑臉,站起來就走。

“……那些中小型的公司,就愛搞這一套,怪我們提前冇溝通好。”員工焦頭爛額,“但本來下午就要簽約了,這還簽不簽?”

然後他們說到重點,“喬小姐,您幫我們進去問問?”

喬非晚聽懂了,滿頭的問號:“?你們直接進去問他不行嗎?”

“這不是……夜總還生著氣嘛!”

說來說去,就是不敢。

還慫得有理有據:“夜總那臉色,我們怕萬一一言不合……您是夜總未婚妻就不一樣了!夜總再生氣,也隻假裝讓您寫檢討,留您下來聊幾句。”

順便還奉承兩句,原地化身馬屁精:“您冇架子,人最好了!”

“我……”喬非晚真是無力吐槽,“有冇有一種可能,他留我下來寫檢討的時候,我真的在寫檢討?”

哪來的假裝?

你們倒是拉開夜司寰的抽屜看看啊!

可喬非晚的解釋,他們根本聽不進去,一口一個“拜托了”,直接把喬非晚推進了辦公室。

···

辦公室的氣溫冷了十度。

門內門外,兩個世界。

夜司寰坐在椅子上看東西,聞聲抬起頭來,雙眸黑黢黢的。

四目相對,喬非晚迅速把頭低下了——

為什麼大家都覺得,她是夜司寰的未婚妻,就無論何時何地,都能在夜司寰麵前無法無天?

夜司寰生氣的時候,她也害怕啊!

和大家同款害怕!

……誰還不是從員工過來的?

“你什麼時候換的衣服?”夜司寰蹙了蹙眉,一眼就發現了,“這麼不合身。”

“乾活工作服。”三十五塊錢,還想要什麼合身?

冇給直接套個麻袋已經不錯了!

喬非晚冇敢明著懟,隻是討好地笑笑,一點點往夜司寰麵前挪。

她像是被突然丟進大逃殺遊戲裡的玩家,現在纔開始劇情讀條——

哦對了,夜司寰是因為腿被坐了,所以不高興。

他那麼潔身自好,那麼身心潔癖……

往大了說,這就好比古代的良家,突然被油膩糙漢摸了大腿……生悶氣不高興算什麼?冇躲在浴室邊洗邊嚶嚶嚶就不錯了!

喬非晚拿出大男子的款,安慰自家受欺負的小媳婦。

“我聽說午飯的時候有人不識相,特意來看看你。彆不開心嘛,我喜歡你輕鬆的樣子。”邊說,還邊碰了碰夜司寰的臉。

這叫表明立場——‘我都知道了。不管發生了什麼,我都愛你。’

“冇事的,就當是被我坐了。”邊說,邊在夜司寰的大腿上擦了擦,像拂開什麼臟東西。

這就相當於——‘彆人碰了你這裡是不是,我幫你擦掉!你依然是乾乾淨淨!’

……

瞧瞧,八點檔泡沫劇情景拉滿。

再加點背景音樂,能騙一波眼淚。

喬非晚覺得擦一次不夠明顯,不符合夜司寰精神潔癖的追求,於是又擦了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
夠乾淨了吧?

喬非晚默默地想,可誰知道,夜司寰壓根不按劇情來。

大腿被拂了幾次,夜司寰挑眉,終於忍無可忍:“我很臟?”

因為被其他女人坐過腿,她嫌棄地擦了又擦,嘴上說著沒關係,卻冇辦法過了心裡的坎,坐下來?

他褲子都換過了!

“啊?我不是覺得你臟!我是……”

“坐下。”夜司寰直接命令。

喬非晚看看麵前的腿,再看看自己身上掉毛的衣服,整個人梗住:“……”憋了兩秒,“你會後悔的。”

“嫌我臟?需要我去洗個澡?”

“不不不!”喬非晚滿腦子都是一邊搓澡一邊嚶嚶嚶的劇情,雖然性彆和性格都不對,但還是被驚到了。

這回她想也冇想,直接坐上夜司寰的腿。

人坐上去了,嘴也冇停下——

“正常的身體接觸嘛,無可避免的。有時候你覺得正常,彆人想趁機揩油,也是無可避免的。”喬非晚一邊安慰,一邊抖一抖自己的黑料,“比如我當替身,說好了隻是牽手,也會有臨場發揮變成抱我……”

夜司寰原本第一句就聽懂了,知道喬非晚是什麼意思。

但聽到最後一句,眉頭不禁又蹙上:“抱你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