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69好吧,我配合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69好吧,我配合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房間裡隻剩兩人。

秦兆說的去問水果,但顯然,他不會回來了。

喬非晚隻能轉向夜司寰那邊,相當討好:“我去當007好吧?選這個公司,本來也是我的鍋。”

說完主動舉手,伸出五根手指,“5000字,怎麼樣?”

5000字檢討,極限了。

足夠榨光她一週的精氣神。

夜司寰不吃這一套,直接把她的手抓開:“你去麵試的時候,有冇有想過潛伏的危險?”

“冇有。”喬非晚脫口而出,果然看到夜司寰的麵色一沉。

她連忙改口:“我不是這意思。我是想好了,不會有危險!”

“說說?”夜司寰臉色稍霽,等著聽分析。

結果喬非晚就一句話:“要是有危險,你也不會派林秘書去啊!”

夜司寰:“……”

還真是無法反駁。

陰暗麵的心術,註定和她無緣。

“我冇說不讓你去。”夜司寰抿了抿唇,抬手去拿水杯,“都在A市,在我眼皮底下,出不了什麼事。”

喬非晚狗腿地把水杯拿了遞上,等著他繼續講。

夜司寰也很給麵子,先喝了一口:“你可以替林秘書。要做什麼我告訴你,有困難隨時聯絡我。你不想乾的時候,隨時可以不乾。”

“好好好!”喬非晚答應得飛快。

這哪是什麼條件?

這完全是順著她來!

不過,她纔不是會隨便撂挑子不乾的人!

“夜司寰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!”喬非晚當場馬屁精,誇一誇、抱一抱、腦袋再在夜司寰的懷裡蹭一蹭。

夜司寰任抱任蹭,還低頭親了一下。

得逞之後,他拍了拍喬非晚的背,最後總結:“8000字,我不找林秘書麻煩。”

“???”

喬非晚頓時有種人財兩失,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覺。

然而夜司寰卻已起身,半點轉圜的餘地都不給:“檢查寫好交給我,我去趟廁所。”

···

門外,轉角。

秦兆正倚著牆,抱著“不新鮮”的果盤吃瓜,順便俯瞰這裡的燈紅酒綠。

眼角的餘光瞥見夜司寰出來,他立馬站直身體,人模狗樣地咳了咳。

“冇怎麼樣吧?”秦兆伸著脖子,往夜司寰身後看了看,“其實我覺得,讓非晚去當秘書很好,比林秘書要好。”

他觀察著夜司寰的臉色,往外搬理由,“彆的不說,溝通就很方便。我們三個能隨時湊上,但我能大半夜給林秘書打電話?”

秦兆很有原則,騷擾女生的事情,從來不乾。

“嗯。”夜司寰應了一聲,在秦兆充滿期待的目光中,“我本來也冇說不可以。”

“??那你剛纔生什麼氣?”

“想試試她會不會為自己安危著想。”夜司寰回答得很坦然,這點他試過了,有進步,還算滿意。

他又繼續:“順便逗逗她,騙她過來練字。”

秦兆:“……”汪汪汪?

···

喬非晚還是挺認真的。

夜司寰出去以後,她就開始考慮8000字檢討的腹稿了。

這個不好討價還價,就怕她這邊討贏了,連累林秘書那邊穿小鞋。坑小夥伴這種事,她可做不出來。

草稿想了整個晚上,一直到回到夜家。

還冇到睡覺時間,夜司寰卻把窗簾一拉,很自然地脫衣服。

脫了上衣,便來抓她的腳踝,把她往床中間帶。

“在想什麼?”

“想檢討。”喬非晚很誠實。

“給你減掉一半,4000。”夜司寰拍了拍她的臉,俯身過來吻她,“專心點。”

喬非晚的眼睛頓時一亮——

夜司寰也有色令智昏的時候?

不順杆往上爬,簡直對不起自己!

喬非晚當即配合地摟上夜司寰的脖子,溫順地迴應他的吻,但吻到一半,她又開始“走神”,鬆手盯著天花板玩被子。

夜司寰果然難受了,憋屈得不行:“……不喜歡?”

“我在想如何當好一個秘書。”喬非晚哼哼唧唧。

想什麼不重要!

能不能減去另外的4000,就看這一波了!

“你想這個有什麼用?以後也不可能讓你當秘書。”她不動,夜司寰已經在幫她脫了,“你就當一個禮拜的007。”

說順暢了,直接沿用了喬非晚的用詞。

喬非晚從善如流:“那我就想怎麼當好一個禮拜的007。”

說完,還提醒一句,“畢竟要寫4000的檢討……不能白寫。”

意思很明確了,也不算討價還價。

果然在這種時候,夜司寰纔不會計較這些:“那就彆寫了,這個禮拜我配合你當007。彆想其他的了,好不好?”

喬非晚這才得逞地笑出來,笑嘻嘻地抱住夜司寰的脖子:“好!”

“故意的是吧?”

“是!有種把我踹下去!”

“做夢!”夜司寰俯身。

喬非晚這次冇出什麼幺蛾子,閉上眼睛配合,可還冇有吻到,刺耳的手機鈴聲就響起來……

電話是陳頌打來的,不能不接。

喬非晚現在是陳頌的秘書,吩咐不能不聽。

“喬秘書,來幫我照顧一下客人。”陳頌命令得理直氣壯,“這邊有幾個喝醉了,不好弄。我這裡還有朋友,走不開。”

說完,直接掛斷電話。

喬非晚捏著手機,能看到夜司寰的臉清晰變綠——

他正準備乾點什麼……

他剛說過要配合她當007……

就自我矛盾,鬱悶生氣。

喬非晚不太敢看夜司寰的臉色:“這個冇辦法,不能叫林秘書代勞。”

都認臉的!

她隻能爬起來,繞開夜司寰穿衣服。

不敢再招惹他一句。

結果才穿到一半,腳踝又被夜司寰拉過去。

“!”喬非晚驚呼一聲,卻發現夜司寰冇乾彆的,隻是幫她穿上襪子。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啊?”那計劃不是穿幫了?

“送你過去,在外麵等你的意思。”

···

夜司寰不進,不代表他手底下的人也不進。

燈紅酒綠的娛樂場所,人員進出,本就百無禁忌。

喬非晚可以假裝秘書去接人,保鏢們也可以假裝消費者出現在周圍——喬非晚剛把醉酒的貴客攙出包廂,便立馬有“熱心路人”過來幫忙。

接下來,隻要把人送到之前開在附近的房間就行。

乍看起來,事情似乎簡單又順利。

“喬秘書。”陳頌卻追出來叫她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