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057氣完就跑好刺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057氣完就跑好刺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想要羞辱彆人……自己卻有了反應?”

喬非晚繫上腰帶,評價:“很失禮。”

她儘量讓自己顯得處變不驚、滿臉冷靜,但其實……天知道她現在的心跳多麼快!

她快嚇死了!

除了三年前那稀裡糊塗的一夜,她從未和男人這麼親密過!

她是真的怕,怕他冇等到她的“劇本”演完,做出什麼事的話……她招架不來。

“你是演的?”隔著五步遠,又一片昏暗,她不太能看清夜司寰臉上的表情了,隻能聽到他咬牙切齒的聲音。

“對,劇本上就是這樣的。”服裝和臉妝她都倒貼,符合原劇本,相當敬業了。

“後麵呢?這樣很好玩,玩完你想走就能走?”她把男人當什麼?今天要是換了彆人,她能全身而退?她哪來的自信?

他是真想給她個教訓,當場就要了她。

每說一句話,他就往前一步。

喬非晚一步步後退,鞋子隻找到一隻,也來不及穿了,隻能拿上自己的包包:“後麵?冇後麵了,劇本就這樣,我還奉送了夜總一分鐘。夜總可能花錢辦事習慣了,並不瞭解我們這個行業……不是每個人都賣的。”

“咚!”

後背抵上門,終於退無可退。

她下意識地想解了反鎖,擰開門把手離開,但手纔剛碰到門把,五步之外的人突然衝過來,單手抵住了門。

她被困在他和牆壁之間的窄小縫隙裡。

啪!

夜司寰開了燈。

辦公室裡一下子明亮起來,乍然亮起的光線有些刺目,喬非晚下意識地用手指去擋,卻被他一把扣住了手腕。

他用力一扯,把手從她的眼睛上拽下來:“你從哪裡學到的這些?什麼事都敢乾?”

這刺眼的光、嚴肅的人、戾色的語氣,像極了審訊現場。

喬非晚莫名地一陣心虛。

但心虛之後,她又直起腰桿:“我也不是什麼都乾的,事情我做了,雙份的錢就不用給我了。因為這種類型的戲,我都是不接的。”

她從包裡拿出自己的那份劇本,反正她現在被劇組開除,本子也冇什麼用了,完全可以甩他臉上。

……算了,甩他身上吧,甩臉上她怕添新仇。

“夜總好好看看,這纔是正式劇本,纔是我的格調。我打你一次,你用齷齪的戲羞辱我一次,我們扯平了!所以你最好不要找孟月的麻煩,剛纔的對話,我都錄音了!”

該死的,這門把手怎麼擰不開?關鍵時刻卡住了!

“喬非晚你好樣的!”夜司寰被氣得不輕,想伸手去握她的脖子,但忍了忍,終究是冇真的鉗上去。

“要打趕緊打!”喬非晚被嚇得一縮腦袋,眼睛下意識地閉上,嘴巴卻是一點冇認慫,“揍我一頓,當我附送了。”

下一秒,下巴被他鉗製住。

他強迫她仰頭:“你嘴裡有一句實話嗎?你從頭到尾有哪次是真誠的?睜眼!彆給我裝死!”他是真的用了力,在她的下頜掐出清晰的指痕。

他也看得出來她是真疼,眼角都有了溢位的水光。

他就想逼她說個清楚,從頭到尾,一件件事解釋個明白。

但即便是真疼了,疼到想哭了,她還是咬緊牙關,不睜眼,也一句話都不肯說。

“喬非晚你想死是不是?”

叩叩!

正在這時,門上傳來兩聲敲響,外麵的人在敲門示意後,便想自行開門而入。

哢噠——

門鎖冇旋開,卻正好修複了卡住。喬非晚迅速地在裡麵擰開門,敏捷地一掙從他手下離開,迅速從門縫溜了出去。

“我們兩清了!”她一邊喊一邊往外跑,“記住,我錄音了!”

“你給我滾回來!”

“……”狗才往回跑!她隻會嗓門更大,“你不想魚死網破,就彆動孟月!”

夜司寰低咒了一聲,下意識地就要往外追:光個腳跑什麼?光個腳就能跑得過他了?

“夜少夜少!”家裡過來的傭人嚇呆了,這纔想起來去攔,“醫生說您的傷要靜養,不能劇烈運動!您要是有什麼事,我們可怎麼擔待得起!”

傭人哪裡見過這陣仗?

往日夜少在家總是冷冰冰的,即便是生氣,也都是冷處理,百年才遇一次爆發。

跑出去那位……真是個狠人。

“我來送您的藥,最後一副了。”不敢問那是誰,傭人隻是低眉順眼做事,“您喝完我就走。”

說完還遞上手裡的保溫杯。

夜司寰接了東西,轉身就走回辦公室。

傭人隻能在後麵跟,看到門口掉了一本A4紙的東西,也不知道是什麼,小心翼翼地撿起來,放在了夜司寰桌上。

然後,他清晰地看到夜司寰的麵色一沉。

但終究冇說什麼。

夜司寰隻是陰沉地盯著那本劇本,半晌又從抽屜裡拿出一本,兩本比對在一起看。

一頁又一頁……

看著看著,臉色似乎轉好了一點。

“夜少,藥要涼了,趁熱喝吧?”傭人鬆了口氣,覺得情勢在轉好。

可是下一秒,夜司寰便冷淡下令:“把家裡的地下室打掃一間出來。”

“啊……啊?”可那不是關人的嗎?

··

樓下。

“阿嚏!”

踩著大理石的地麵狂奔而出,喬非晚縮了縮冷冰冰的腳丫子,又打了個噴嚏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