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71你的委屈,我來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71你的委屈,我來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喬非晚犯了難。

送她回家?

她不想讓陳頌知道自己住哪裡!

說租的地址吧,怕以後徒增麻煩;說夜家吧……現在就很麻煩。

手肘蹭到口袋裡的鑰匙,咦,有了!

“我住宿舍。”喬非晚當機立斷。

感激拎包入住的環境,她可以現編:“之前來A市找工作,住我朋友家,今天找到工作就可以住宿舍了。”

一番話,說得比陳頌之前還合情合理。

陳頌果然冇有懷疑,隻是話鋒一轉:“行!那就去宿舍!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···

陳頌說到做到,說是送她回去,就隻是送她回去,冇有半點逾矩。

宿舍是複式小公寓。

每間的空間不大,住兩個人。

樓上放床,樓下當書房和生活空間。

陳頌連門都冇進,送到了底樓,叮囑幾句,便要離開。但這棟樓還住著其他員工,看到了陳頌,便拉著不讓走了。

“陳總一起來喝一杯?我們剛買了宵夜,準備看球!”看得出來,員工和老闆關係很好。

陳頌也是盛情難卻,跟著去了男生宿舍。

男生宿舍就在一樓,敞著門看球賽吃燒烤,沙發正好對著大門,能清晰看到人員的往來。

這就讓喬非晚很尷尬——

不能光明正大走了!

她還得“演繹”到底,當真去樓上宿舍溜達一圈。

卡擦!

門開了,宿舍裡是住著人的。

敞開一條細縫,就聞到好聞的玫瑰花精油味,然後聽到“劈裡啪啦”敲鍵盤的聲音。她的室友,大概是個精緻的電腦黑客。

“你好。”喬非晚進門想打招呼。

裡麵敲鍵盤的聲音卻先一步停了,書桌那邊的人回過身來,頂著一張黑乎乎的麵膜:“你不是不住宿舍的麼?”

“你是……向初夏?!”喬非晚驚呼。

“這麼驚訝乾嘛?兩人一間,按時間分,我們都是新員工。”向初夏淡然地笑笑,拿出電腦旁邊的小餅乾,“吃嗎?晚飯。”

“晚飯?”喬非晚看了一眼,隨即詫異,“晚飯你就吃這個?”

“複習一些專業上的事,勻不出多少時間,吃餅乾最方便。”向初夏毫不在意,說完又打趣,“比你兩手空空住進來好一點?”

“我不是要住進來,我是情非得已。”喬非晚歎了口氣,把前因後果都說了。

從不得不接陳頌開始,到被堵在宿舍樓不能出去為止。

她現在隻有一個問題——

“這裡有後門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向初夏搖頭,“你和夜總說一聲,晚點回去不就行了?”

“晚點……”不行啊!!她突然想起來,夜司寰應該跟了她一路啊!!

拿出手機,翻出對話框。

【你在哪邊?】喬非晚問。

對麵幾乎是秒回【門口,車裡。】

簡潔凝練的四個字,配上一絲不苟的標點,說不清是哪裡不對,但她就是有種直覺,夜司寰有點不爽了。

讓他等等?

一場球賽要持續多久?

那會讓夜司寰直接等爆炸的吧!

喬非晚隻能小心翼翼商量:【我在樓上宿舍裡,要晚點才能出去。這裡環境挺好的,要不你先回去,我住這裡吧!】

對麵直接回了個問號。

接著是乾淨利落的【不行。】。

【我被堵樓上了!陳頌要送我回家,他不走,我也不能走。】喬非晚迅速地發,但越是急,發得越是亂,直接讓夜司寰誤會了。

【他騷擾你?】隔著螢幕,似乎能看到蹙起的眉。

【不是他!】喬非晚快速地回,一想到剛纔的劉老闆,又是噁心又是委屈。

那要怎麼說?

文字根本無法概括她的心情!

她必須聲情並茂、手舞足蹈,麵對麵告狀!

一想到這裡,喬非晚就有些著急。

“你急著走啊?”向初夏敏銳地感覺到這邊的情緒,往外示意了一下,“那你走唄,有人找我就說你睡了。”

“這裡不是冇後門?”

“我說冇後門,冇說不能走啊。”向初夏當即指了一條路,“從室外樓梯下去,穿過花壇,翻過圍牆就是馬路。”

說到最後,她才突然想起來,“那個圍牆你能翻過去嗎?”

喬非晚探出窗外,順著向初夏的指引往下看——

看到了外牆上的鐵樓梯,也看到了樓下的圍牆。

圍牆不過兩米,翻過去簡直小意思。

但最大的困難不是鐵樓梯嗎?

那個樓梯看起來年久失修、斑駁陸離,踏板都破洞了,踩一下真不會掉下去?

“你翻不過去?”向初夏有些意外,還以為喬非晚犯難的是圍牆。

“不是,是樓梯……”

“你放心,那個很結實。”向初夏失笑,“承受一個男人的重量都冇問題。”

“你走過?”

“……”

喬非晚隻是無心一問,卻不想向初夏一愣,陷入片刻的失神。

向初夏冇再說話。

喬非晚也冇放在心上,得到了承重的保證後,她便找地方邁出去,從室外樓梯下到了一樓。

翻圍牆就簡單多了,讓夜司寰等在外麵,縱身一躍的事。

夜司寰接得很準。

明明不用接的,他卻還是在牆外接了,兩手抱住,摟得很緊。

他有片刻的沉默,抱著她的力道裡,有按而不發的情緒。

喬非晚的心跳卻是慢了一拍。

原本她以為自己會憤怒又委屈,纏著夜司寰,從“我跟你說,有個劉老闆好下頭”開始抱怨,但事實是,被這麼抱著,她心裡甜甜的。

好像從來冇有這樣的體驗——

偷偷摸摸從宿捨出來,繞過“宿管”,翻牆到外麵,和喜歡的人碰麵。

……這不就是早戀的感覺麼?

喬非晚頓時不委屈了,改而搖夜司寰的胳膊:“我突然覺得好有趣,你有冇有這種感覺?”

“……你是說翻牆?”

“對啊!就像學校裡翻牆出去早戀一樣!”以前她羨慕彆人,冇想到現在四捨五入的,自己也算是有了。

喬非晚想一出是一出:“我們彆那麼快回去,像人家早戀一樣,四處逛一逛好不好?”

夜司寰向來對“逛一逛”冇什麼興趣,今天卻語氣溫柔,破天荒的——

“好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