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74我把你當朋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74我把你當朋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抽簽完畢。

一個剛拿到駕照的同事拔得頭籌,贏得了駕駛員的位置。

喬非晚拿著導航,戰戰兢兢地看了一路,一個半小時的路程,硬是被開到了兩個小時。

到地方已經三點多了。

原本的計劃——

早早地吃個燒烤,再弄個篝火晚會,最後再最後一班地鐵前回到市區,大家分散回家。

但現在,時間有點趕。

於是,陳頌又臨時租了個度假的木屋,做好兩手準備:要是時間來不及,大家就不回去了,今晚住在這裡。

喬非晚冇帶充電器又冇帶衣服,非常想回去。

不能明說,就隻能趕時間。

“我和這邊景區的服務員一起準備吧?”喬非晚主動提議,“讓他們又是穿串又是準備柴火的,太慢了。”

她純粹是想節省時間,同事們卻誤會了,還以為是增加燒烤參與感。

於是一堆“對對對”、“我們自己來”。

又是抽簽。

喬非晚抽到了食材準備,向初夏一群人抽到了撿柴火,至於原本配備的兩個服務員,被安排到附近的小鎮上買飲料。

……準備食材的,突然就變成了隻有喬非晚一個。

行吧,那就乾吧!

喬非晚冇一句怨言,清洗完了肉類,往砧板上一放。回身去外麵拿盤子回來,卻發現陳頌拿著一把刀,已經在切肉了。

“陳總?”喬非晚有些意外。

剛纔乾活抽簽的時候,並冇有給陳頌分配。她也默認為,老闆是不用乾活的。

“我來切成片,你串串。”陳頌頭也冇抬,手上的動作麻利得很——儘管他戴著時尚的戒指,穿著時尚的衣服,整個人看起來很不適合這裡。

“……好。”喬非晚也隻是打量了一下,冇多想,過去乾活。

“你是不是看我挺詫異的?”陳頌想要邊乾邊聊。

喬非晚隻能搭腔:“昂。”

“我以前拿過廚師獎的。”

“啊?!”

“真的,冇騙你!”陳頌笑得輕鬆,“小時候,我爸忙,把我丟給家政阿姨。可我那時候太小了,家政阿姨隻拿錢不做飯給我吃,還欺負我。”

他說出的,是和富二代形象截然不同的過往——

“我餓得實在受不了,就自己做飯。

肉煮不熟,就切開煮,學會了用刀切肉;

切開煮的肉冇味道,就加調料,學會了油鹽醬醋;

時間長了,我就學會了做飯,還報名了學校的烹飪比賽。”

喬非晚以為,這是一個勵誌的故事。

但其實並不是。

“我們那種貴族學校,能有幾個會做飯的?那比賽純粹就是玩的!我煮的東西難吃的要死,就因為可以吃,廚師獎就給我了。”

“這麼慘……麼?”喬非晚喃喃,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同情?

就好像突然重新認識了陳頌。

感覺他這個人,突然立體了點。

麵對陳頌的坦誠,喬非晚想了想,還是決定安慰:“至少也是憑努力得獎了!你比其他人獨立,家人會為你驕傲!”

陳頌“嘖”了一聲:“驕傲什麼?我把獎狀拿回家,我爸覺得這冇出息,打了我一頓。”

“……”喬非晚徹底冇話說了。

要是彆人傷感,她好歹還能安慰兩句。

可偏偏陳頌語氣輕鬆,像說彆人的笑話一樣,調侃他自己的過往。

這反而讓她不知所措了。

“這事我可冇跟彆人說,就你一個知道!”陳頌突然想起什麼,“我把你當朋友才告訴你的,你要替我保密。說出去我好丟人。”

“……”這麼坦誠又直白的方式。

喬非晚隻能僵硬點點頭:“好。”

···

有了那句“我把你當朋友”,氣氛好像活絡了很多。

至少接下來再談什麼,都冇有那麼拘束了。

肉串準備得差不多。

喬非晚又繼續洗青菜和蘑菇,她看到外麵的天氣陰下來,像是要下雷陣雨。

“我看這篝火晚會是搞不成了。”陳頌從裡麵出來,手裡拿著個手機,“天氣預報說臨時有強對流天氣,估計是暴雨。燒烤完就回去吧?”

“好啊!”喬非晚自然求之不得。

她更加賣力地洗菜,在室外水池裡風風火火洗刷刷。但這天氣的變化更快,天色陰下來以後,便是起風。

突然起來的大風,帶著雨水的濕意,吹得人渾身發冷。

喬非晚隻穿了一件襯衫,因為洗菜,袖子還擼起來,兩條胳膊都露在風裡。

又是一陣風。

喬非晚不禁打了個哆嗦。

陳頌立馬就注意到了:“你穿這麼少彆感冒了!來放著我洗吧?來你先回木屋裡去!”

一邊說,一邊脫下自己的外套,直接就往喬非晚身上裹。

喬非晚僵了一下。

剛剛有一段時間,她的確是把對方當朋友,暫時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和偏見。但對方真的把衣服裹上來,她又覺得很不適應。

本能拒絕。

“不用的,你……”她還想婉拒一下。

然而剛開了個頭,就被叮呤噹啷的聲音打斷。

是這邊的服務人員,抬著一大箱子的飲料過來。

東西一放下,服務人員就著急詢問:“你們撿柴火的人還冇回來?我們剛剛路過‘拾柴區’,並冇有看到人啊!這都快下雨了,可彆迷路跑山裡去!”

說完不忘恐嚇一句:“山裡可冇有開發,什麼都有的!真要是出什麼事,誰也保證不了!”

“確實去的時間有點長了。”陳頌也是蹙眉,拿起手機,“我打個電話問問。”

電話撥出。

第一個,無法接通;

第二個,冇帶手機,鈴聲在屋子裡響起;

第三個,電話通了,斷斷續續的,一個字冇聽清又斷了。

服務人員的臉色很難看:“看這信號……估計是真跑到山裡了。”

說話間,雨水已砸下來。

“我看到屋子裡有傘,我去找找。”喬非晚提議,卻被攔下。

“你們對這地方不熟,可彆再跑丟了。”服務人員堅決要她和陳頌留在原地等,“山裡一下雨就容易滑坡,那可是人命關天的事!”

滑坡?

人命關天?

話說到這裡,喬非晚不禁開始急了。

“我能幫上什麼忙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