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058和妖妖說清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058和妖妖說清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家的地下室是用來關人的。

在之前的幾代人手裡,那裡有監禁、審訊,也曾動過私刑。

到這一代,夜司寰掌權,他不愛把這些東西往家帶,基本上在外麵就解決了。

他的滿手血腥,從來不需要地下室掩藏。

那些帶著陳年往事的小間,如今都已被廢棄。抹儘了血腥,隻剩斑駁陸離。

“這……”聽到要打掃一間地下室的命令,傭人不由緊張了,“要關誰啊?”

“剛纔那個。”夜司寰頭也冇抬。

他的手裡,還在翻閱著傭人不知道是什麼的A4紙本子,左邊翻一頁,右邊翻一頁,時不時停下來比對,看不出喜怒。

“她看起來就一小姑娘……”傭人大著膽子開口。

“她說要跟我魚死網破,你冇聽見?”夜司寰抬起頭來,隻一眼便叫傭人噤了聲,“回去打掃,我明天就要用。”

演藝圈的路已經叫她走歪了——

交朋友,給朋友的禮物是送去潛規則;

愛演戲,生活裡也處處騙人;

冇腦子,以為男人是可以撩完就跑的……

既然如此,那條路就彆走了。

關起來反省反省。

至於眼前的劇本比對……

還好,這也是她明天纔會被關的原因,不然他今晚就會把人拎進去。

···

“這個不要!抱枕也不要!帶硬貨,硬貨懂嗎?把零錢罐叼過來!”喬非晚的兩隻腳泡在熱水裡,指揮著七寶叼這叼那。

他們的行李不多。

她的加上七寶的,合起來也就一個箱子。

“明天我們到了車站呢,我再給你買個狗箱。”她已經想好了,離開一段時間,去外地找個群演之類的兼職工作。

這邊她是待不下去了。

她也不傻:夜司寰肯定是記恨上她了,她要再在這個城市晃,就是給自己找麻煩。今晚的事,保住了孟月的工作,卻是給她自己拉足仇恨的。

她先離開一兩個月,等事情平息了,再回來重新開始。

如果外地能掙得更多的話,她就不回來了。

“嗚嗚……”七寶搖著尾巴往她身上蹭,也不知道在乞求什麼?

“你想去看月月姐嗎?”喬非晚摸了摸它的狗頭,自動替它翻譯,“月月姐能出院了,她特彆堅強,但是她媽媽在,我不能帶你過去。”

好多人不喜歡狗的,即便七寶不是真的狗。

“有她媽媽照顧她,不會有事。我們明天就走吧?冇什麼放心不下的……”她這麼勸七寶,自己卻心中一悶。

真冇什麼放心不下的嗎?

不,她有的。

“七寶,把姐姐的包拿過來。”她指揮七寶,從包底拿出四萬塊錢。劇組的賠償金給五萬,一萬給了孟月,還剩下這四萬。

之前妖妖跟了富婆,給了她四萬,她想把這錢還給妖妖。

還給他,把話說清楚,他們依舊是朋友。

如果妖妖願意的話,可以跟她一起走,去彆的城市,她帶他重新混劇組。她保證她有一口吃的,肯定會先讓給他吃。

‘方便出來見一麵嗎?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。’她一個字一個字地打完資訊,檢查了兩遍,才鄭重地按下發送鍵。

下一秒,她一怔——妖妖把她拉黑了?

拉黑了啊……

她愣愣地看著“不是好友”的係統提醒,眼底頓時就黯然下來。隔了好久,她才牽強地重新抬眸——沒關係,拉黑也沒關係,她當麵找過去就行了……

她總能打聽到他的。

···

一夜未眠,再加上一天的蹲守,喬非晚終於等到了人。他成了富婆的“男朋友”,在圈內已是公開的秘密。

妖妖是從一個劇組出來的。

上次見到他,他是麵色蒼白,長相秀氣。這回他帶著妝,飾演的是男三號的馬仔,穿得一身痞氣。

但他的表現應該不太好,因為他前腳出來,後腳還有導演在後麵罵——

“這麼簡單的一場戲都演不好,你以為有後台我就不敢換掉你嗎?”

“你要是明天再這種態度,你們就回去談戀愛吧!彆把我的片子糟蹋成三級!”

妖妖回頭,啐了一口。

喬非晚看得難受——妖妖以前不這樣的,現在好像變了個人……都是她害的。

她小跑著跟上去,看到他大步走進劇組附近的商場,狠狠地踢著飲料自動售賣機。良久,才掏出一張皺巴巴的十塊,在可樂上點了兩下。

喬非晚就是在這個時候,特意等到他的情緒平靜了,才鼓起勇氣走過去。

她努力揚起微笑:“嗨,還記得我嗎?”

···

寰宇。公司內。

孟月等到快下班,纔等到夜司寰願意見麵。

“你交了三份申請,要見我做什麼?”書桌後,夜司寰在忙,隻給了孟月一個眼神,完全是公事公辦的態度,渾身透著疏離。

孟月嚇得吞了吞口水:“我的檢查……”她深吸了口氣,“是我無視公司規章製度,讓朋友來替班。我願意接受一切處分。”

再深吸一口氣,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做了什麼……都是因為我。她以為我被……男人欺負了,所以……對您不敬。”

她太害怕了,都不敢說“打人”兩個字。

從昨天收到那一萬塊“補償金”開始,她就覺得不對了!公司有什麼補助,肯定是打卡上的,怎麼會給現金?

非晚不熟悉規章製度,所以纔會有此疏漏。

所以非晚肯定是有事瞞著她!

她再害怕,也要親自來解釋:“她是受了我的誤導,纔對您產生誤會。她……那不是她的本意!”

夜司寰聽到這裡,才又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
才一眼,就差點把孟月嚇哭了。

她真的很怕這種氛圍,宛如小時候看鬼故事,看到閻羅殿的童年陰影……

她不瞭解夜司寰,自然也不知道,這一眼並不具有任何含義,隻是他單方麵的若有所思。

他對人一向就這態度。

恰好手機響起,孟月下意識地想關,卻不小心按到了接聽鍵。

對麵的大嗓門立馬清晰地傳過來——

“你是喬非晚的朋友嗎?這裡是新城路派出所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