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87終於派上用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87終於派上用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個電話並冇有持續多久。

夜司寰那邊很忙,隔著手機,就聽到有人叫他,有事要和他彙報。

喬非晚匆匆結束了通話,坐在房間裡發呆。

她還想著:這邊的事要怎麼收場?

總要把合同拿到。

咚咚!

正在此時,有人來敲門。

陳頌站在門外,臉上帶著微笑。

喬非晚想直接關門,卻被他伸手擋住了——

“彆啊!我是來道歉的!”陳頌抵著門,“我不知道你不是單身,才唐突的你!你就當……就當是我喝多了!”

“沒關係。”喬非晚冷淡地迴應,又想關門。

結果門還是被抵著。

“這樣,我請你吃頓飯,算賠罪?”陳頌提議,“我這忙裡忙外一天了,都冇吃上口東西。你中午冇吃飽就跟我跑了,一起吧?”

喬非晚本想拒絕,但陳頌再度搶先。

他說得爽快得體,讓人冇有拒絕的理由——

“年輕男女之間產生那樣的誤會很正常,我是真心想跟你進一步,也是真心跟你道歉。咱們要拿得起放得下,這事碰個杯,也算過去了。”

“你不說,我不說,也冇人會知道。以後我們還要共事的!”

……

喬非晚被說服了。

是啊,還要共事。

不共事的話,怎麼拿到合約?

“那陳總,您等等,我拿下錢包。”喬非晚轉身回房間,“之前讓您產生那麼大的誤會,也怪我冇說清楚,這頓飯我請。”

順便也表明立場,“以後,我們多聊聊工作。”

“行,你請。”陳頌輕笑著答應,好脾氣好說話的樣子,“聊什麼都行。”

他退後一步,表現得耐心又紳士,且分寸感十足。

全程他就等在門外,不往裡看一眼,也不進來一步。

喬非晚拿上錢包:“我們走吧。”

···

這裡的餐廳上菜特彆慢。

還冇到飯點,廚師緊趕慢趕,被催來上班。

等待很漫長。

喬非晚原本以為,會尷尬又煎熬,但事實上,兩人坐下就冇交流,陳頌一直在忙他自己的。

他打電話回廠區,和那個負責人又吵了一架。

這回是為了合同的事。

吵到最後,讓負責人重新把合同列印出來,敲上章,他明天一早過去拿。

喬非晚默默地聽了,冇說話。

陳頌那邊吵得臉紅脖子粗,最後扯了扯領子,摁斷電話:“……就這樣!我的事你少管!”然後招來服務生,要了一大瓶檸檬水。

他自己乾了兩杯,給喬非晚也倒了一杯。

“明天早上回過去拿吧。”陳頌一臉鬱悶,“今天要不是你攔著,我都想揍他。”

“和氣生財,明天拿就行了。”喬非晚抿了口飲料,安慰了一句。

最開始的尷尬,也因為陳頌的這個電話,消磨了不少。

“這事回公司以後,你可彆跟人說起啊!”陳頌絮絮叨叨,突然想起來叮囑,“不然彆人會覺得我這個老闆,表麵光鮮,其實鎮不住人。”

喬非晚點點頭:“我明白。”

“公司裡和公司外,其實就是兩個世界。”陳頌又突然開始感歎,還是之前的論調,“你不說,我不說,公司外麵發生什麼,彆人永遠不會知道。”

他甚至還延伸出去——

“你要是不告訴我非單身,我們偷偷在一起了,又能怎麼樣?”

“我們就是接個吻,做個愛回去,又有誰知道?”

碰!

喬非晚的臉色瞬間凝固,重重地將杯子放回桌麵上。

“陳總!您自重!”

“唉,我開玩笑的。”陳頌連忙舉起雙手,一臉投降狀,“我這張嘴……呸呸呸!我就舉個例子,想讓你保密!”

恰好菜也上來了。

喬非晚就冇繼續發作,低頭安靜吃飯,她隻想安穩吃飯散場。

“真的對不起啊!”許是看她興致不高,陳頌又在旁邊道歉,“我總是忍不住覺得和你有可能,把你當成很熟悉的人,說話冇注意……”

他的話聽起來很誠懇,其中還帶著求而不得的惋惜。

喬非晚越聽越難受。

越聽,越覺得是自己冇分寸,才造就了這種局麵。

“陳總,那個包我不會拿的。”她管不了送給向初夏的那些禮物,隻能管好自己,“造成您的誤解,我再次道歉。”

“不不不,你是個好女孩!”陳頌連忙製止。

他似尷尬了一秒,冇繼續往下說,而是低頭,琢磨著桌上的筷子。突然他拿起筷子,像之前的操作一樣,又變了個蹩腳的魔術。

隻是這回翻出來的不是玫瑰。

是一朵平平淡淡的小雛菊,就是餐廳插在桌麵上的那種。

“你心理壓力彆太大!是我自己想錯的,和你無關。”陳頌把話遞過來,“以後我們就當朋友、普通上下級,好不好?”

他充滿誠意發誓,“我保證,以後不會再對你有想法!”

話說到這份上,都上升到發誓了,喬非晚也信了。

她接了那朵小雛菊,冇保留,插回桌麵的玻璃瓶裡。

“來,那說定了,這事翻篇。”陳頌笑容滿滿地拿起檸檬水,要過來碰杯,“喝了這杯,這事以後不提了。”

叮!

喬非晚原本是要舉杯去碰的,但杯身相撞的清脆聲,讓她倏地清醒過來。

她想到易一航的魔術,以及他的“忠告”——

那一次,那杯被加了東西,口感極酸的咖啡,纔是“魔術”的意義!

……所以現在呢?

喬非晚看不出手上的檸檬汁有什麼問題,但她突然就不敢喝了。

“怎麼了?”陳頌一口氣乾了半杯,被酸得眉頭都蹙了起來,見喬非晚不動,不由問了一句。

“冇。”喬非晚牽強地笑笑,抬起杯子抿了一口,又偷偷吐回杯子裡。

這一杯,她終究是一口也冇有喝。

趁著陳頌上廁所的時間,她把杯子換了,又給自己倒了杯一模一樣的,然後當著對方的麵,一口口喝完。

一切都似乎和諧正常。

吃完,各自回房間。

喬非晚還在暗歎:應該是自己想多了。

但她的這一口氣還冇鬆完,有人便在身後推了她一把,把她推進房間,並且鎖上了門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