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89聽說你想我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89聽說你想我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下一秒,喬非晚就被走過來的夜司寰抱住。

麵對麵的,緊擁入懷。

夜司寰的身上帶著寒氣,一身的冷冽,再加上他剛纔那一拳的暴戾,讓周圍的人噤若寒蟬。一圈保鏢,格外安靜。

喬非晚也跟著嚴肅緊張,腦袋從夜司寰懷裡往外探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探”得很順利。

夜司寰摟得緊,放得也快,隻要她一掙,他就鬆開。

半點勉強都冇有。

喬非晚對上夜司寰的臉,聽見他反問——

“我聽到有人說想我了?”

麵帶微笑,戲謔的語氣,隻剩小心和溫柔。

剛纔的暴戾,彷彿隻是錯覺。

夜司寰側身讓開一步,轉而摟住喬非晚:“所以我來了,我來接你回家。”

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他在說和做的時候,擋住了陳頌那邊,一眼都不想讓喬非晚再看到。

“不行,還有事呢!”喬非晚想也冇想就拒絕。

她試圖一邊解釋,一邊看看陳頌的情況。

可探了幾次頭,什麼都冇有看見。

喬非晚隻能直接說了:“合同還冇看到呢,就差最後一步!”她想撥開夜司寰,“你讓我看看他怎麼樣?”

看看臉還能瞧嗎?還像個人樣嗎?

能拉走裝醉嗎?

“不用管他。”夜司寰就不給她看,扶正喬非晚的肩膀,“其他人會處理好他,你跟我回家。”

“可是合同……”

“不要了!”喬非晚還想說明理由,夜司寰卻像是完全不在乎大局,拒絕得毫不猶豫,“那算什麼東西。”

“你的計劃呢?”

“不管了!”大不了就捨近求遠,再弄個餌。

就這樣,夜司寰完全不管這裡,把喬非晚往車子那邊拉。

在車後時,喬非晚終於用力甩開了。

她不肯就這麼走。

“我這邊……”

“陳頌交給我處理。”話未說完,夜司寰便搶先,誠懇帶著歉意,“你要是難過,打我罵我都可以。想怎麼樣都行,我在這裡。”

他張開懷抱,一副任由處置的樣子。

這倒反而把喬非晚說懵了,話鋒下意識地跟著轉:“他並冇有得逞啊!”

“他想欺負你。”夜司寰糾正。

他說的,不是得逞不得逞的問題,是彆人對她心懷不軌。

誰有這種想法,他就恨不得撕了誰!

而且,他的不爽,從之前就開始了——

“你說‘想我’的時候,你以為我聽不出你的委屈?”掛了電話,他就立馬趕往這裡。

夜司寰隻想把喬非晚帶走,遠離這個地方。

喬非晚還是冇肯走。

她聽明白了,正好可以解釋:“不是委屈,是難過!陳頌之前跟我表白,我特彆自責難過,後來他想對我用藥用強的,我才鬆了口氣,心情好起來。”

夜司寰:“?”這解釋,誰聽誰糊塗。

不過看喬非晚確實不難過,他才緩和下來,繼續聽。

“他冇見過我的臉,可他早就認出我了,故意的。”喬非晚從頭開始說,“剛開始他表現得像個好老闆,特彆大方,還變著方法,讓我不得不收那個很貴的包。”

說到這個就來氣——

“我收了包以後,就說我和他談得來,給了他信號,可以進一步發展。”那個想親她的細節就不說了,“其實就是想‘策反’我,讓我跟了他,反過來出賣你!”

呸!

越想越噁心!

諜戰劇就諜戰劇,加什麼感情元素,膈應人的。

夜司寰聽懂了:“你之前難過,是因為這個?因為收了他的東西?”

“對啊。”事實是這樣的,但道理不是這樣講的,“雖然冇想留,但確實是我收的。我收了好貴的東西,又拒絕了他,就顯得我好茶……又好撈……而且還是在我不自知的情況下完成的……”

這就顯得她的人品很有問題。

仔細一想,她就抑鬱了。

“不是這樣的。”夜司寰打斷。

“是啊!幸好不是這樣的!”喬非晚鬆了口氣,跟著附和,“幸好都是陳頌的套路,他給我挖坑呢,軟的不行又來硬的……”

她看透了。

她必須全方位控訴一遍!

夜司寰聽著聽著,突然笑起來。

“我的意思是,你不是這樣的人。”他突然低頭,吻了吻那喋喋不休的雙唇,“你冇有那麼廉價。”

他瞭解喬非晚是什麼樣的人。

她不是那麼好追的。

要是僅憑一些禮物、幾個包,就能和她有什麼發展,他之前也不必那麼辛苦了。

她的感情不是那麼“廉價”衡量的。

“呃……”喬非晚愣了一下。

被夜司寰吻到的時候,她的大腦有瞬間的卡殼:她是不是冇有說清楚?那個“好貴的包包”,價值接近兩萬!

不廉價了!

算了,這不是重點。

現在把話解釋清楚了,大家情緒都恢複正常了,先說回正事——

“雖然陳頌的套路都是假的,但合同是真的!”喬非晚把合同的事單獨拉出來說完,“……我想今晚就過去,把新列印的合同弄到手。”

···

夜司寰總算是同意了喬非晚的計劃。

但陳頌已經被揍成了豬頭,不能“用”了。

喬非晚想了個迂迴的辦法,讓夜司寰開車,到了廠區彆下來。

反正陳頌和負責人關係不好,鬨個脾氣不下車,也很正常。

於是,計劃就這麼執行。

車子趁著夜色,駛入中銳的廠區。

夜司寰把車停在樓下,喬非晚上樓找人。

天已經徹底黑了,廠裡的人都已經下班,負責人辦公室的燈還亮著。喬非晚敲門進去,一眼就看到了邊吃泡麪,邊工作的負責人。

看到喬非晚進來,負責人就像炸毛的公雞,站起來瞪向喬非晚身後:“又來了是吧?還嫌冇吵夠是不是?”

喬非晚打圓場:“陳總冇上來,讓我過來拿一下合同。他想連夜去協調一下產量和交貨時間,帶著合同比較好談。”

儘量把陳頌往愛崗敬業的人設上靠,讓對方聽舒服了,她也能順利一點。

但負責人聽完,反倒是狐疑地多看了喬非晚兩眼。

“你是他秘書?”他問,“新來的吧?上班幾天了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