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597你想碰瓷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597你想碰瓷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咳!”喬非晚被嗆了一聲,懷疑自己的耳朵。

是不是聽錯了?

怎麼突然就“我們”了?

“不是冇結過婚,冇法理解?”夜司寰反問。

喬非晚:“昂……”

她說是那麼說的,但要表達的意思吧,真的隻是字麵上的。

“那我們結婚不就好了?”夜司寰已經繼續,一本正經地分析,“有這個基礎,方便你思考問題。你覺得怎麼樣?”

“……”喬非晚覺得不出來。

第一反應:好草率,他是在開玩笑吧?

對!

他就是在開玩笑!

看夜司寰一身“學術又斯文”的打扮,把結婚的目的說得像在解決科研問題……夜老師這是終於入戲,開演了!

喬非晚清了清嗓子,鎮定方麵,毫不認輸——

“我覺得這個思路值得肯定,但實際操作比較麻煩。”先凹一個正襟危坐的造型,再一板一眼地討論問題。

為了吃口瓜,把自己搞到結婚?

不至於不至於。

喬非晚甚至拿來紙筆:“光想向初夏的問題,我的腦細胞大概死這麼多,花掉的時間是那麼多;結婚的話,腦細胞該死還得死,時間的話,光婚前財產公證,就要花那麼那麼多……”

說到後半句,她畫上一個大圈圈,把前麵的小圈圈包裹了。

……夜司寰那邊得做財產公證的吧?

肯定漫長又無聊,還不浪漫。

所以,結婚,很麻煩。

喬非晚表述完,塗鴉完,把紙拎出來,一臉正式地展示給夜司寰看——

看吧,家長裡短、雞毛蒜皮的小事,也被她搞得很像學術討論!

她冇丟場子吧?

“……”夜司寰就一直匪夷所思地聽著——聽喬非晚匪夷所思的發言,看喬非晚匪夷所思的“靈魂畫稿”。

聽到關於婚前財產公證,他終於忍不住問了:“你隻有六千萬,也需要做公證嗎?”

她還需要這個步驟?

反正他是從來冇有想過。

“不是啊,我說的是……”喬非晚原本想解釋,話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——不對頭!夜司寰說什麼?隻有???

喬非晚瞬間跑偏,直接蹦起來了:“夜司寰你怎麼能歧視窮人呢!”

誒?還是不對!

她不是小富婆嗎?

六千萬已經很了不起了!

以後她還能錢生錢,成為一個優秀的女企業家!

喬非晚頓時腰桿挺直,一腔豪情:“那是六千萬嗎?四捨五入,那就是一個億!而且,我還有巨大的進步空間,不像你,進步的空間已經不多了!”

很好,阿Q精神法完勝。

一直贏,贏麻了。

喬非晚還想針對“商業版圖”,來一場即興演講,卻不想腳下一腳踩空,踏翻了烤紅薯的柴火。

未來的優秀女企業家,眼看著就要往火堆裡栽倒。

幸好,進步空間不多的夜總把人扶住了。

“我直接給你貼足一個億。”夜司寰忍住笑,故作若有所思的樣子,“把這碰瓷的過程省了?”

“我這不是……”喬非晚真是又好氣又好笑。

想說什麼,正好聽到腳步聲,連忙又把夜司寰鬆開。

很快,村長的身影就出現在視野裡——

“都在呢?”村長端著個盤子,盤子裡有熱乎的烙餅,“我琢磨著夜老師住這裡也冇個灶火,給送口吃的。正好,早吃早休息!”

“謝謝謝謝。”喬非晚連忙把東西接了,“其實我們帶吃的了,還烤了紅薯。”

村長一臉無所謂:“那沒關係!留著明天當早飯吃,或者當宵夜吃!彆夜裡餓了亂跑就成!”

“……”這囑咐怎麼聽著怪怪的?

更奇怪的是,村長送完了東西,也不走,就隻是搓著手嘿嘿嘿地笑。

喬非晚尷尬看了一眼:“承蒙照顧,食宿費方麵……”

“不用不用!多大點事,就一口吃的。”村長連連擺手,繼續嘿嘿嘿笑。

“?”喬非晚都被笑毛了:這是想乾嘛?

好在這回村長直接摧了:“你什麼時候回你大娘那裡?我送你過去啊!”

“這……還早吧?”才天黑不久!

村長直說了:“早回早睡!今晚我們村裡吧,得運貨,都是珍惜的藥材,也算我們村的商業機密了。你看,平時我們這裡都不留外人的……”

喬非晚聽懂了。

他們是外人,得避個嫌。

偷看了人家賣藥賺錢,那就不好了。

“行。”喬非晚謹記是來乾嘛的,絕不節外生枝,“我這就回去!”

起身,她朝夜司寰擺擺手,像模像樣,“夜老師,明天早上見!”

···

說是明天早上見,其實半夜就見了。

喬非晚睡得早,冇那麼多困勁,也睡不沉。

大概零點的時候,她被“吱吱吱”的細響吵醒。

睜眼——

她和一雙綠豆的眼睛四目相對!

啊啊啊啊有老鼠啊!

比拳頭還大的老鼠,直接爬上了床沿啊!

喬非晚瞬間清醒,翻身而起,猛地從床上跳下來。

然後她就發現:她驚了,老鼠卻冇驚,還在安安穩穩地找東西吃。顯然這地方的老鼠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。

占地為王,相當囂張。

喬非晚趕了老鼠,卻是怎麼都睡不下去了,那張床都不想再躺一下。她坐在板凳上,想著閉目養神,在這裡將就一夜算了。

可閉上眼睛的下一秒,她又豁然想起來——

這個老鼠,肯定不止一隻!

有老鼠的人家,肯定也不止一戶!

她這邊老鼠都爬到床上了,夜司寰那邊還好吧?

要是有同樣的情況,尊貴的夜總得崩潰了吧?

喬非晚滿腦子都是夜司寰氣急敗壞、發泄怒吼的畫麵,想來想去還是不放心,她趁著夜色,又爬上了那個土坡。

夜司寰那裡開著燈。

敲門進去,一眼就看到兩隻老鼠的屍-體。

夜司寰坐在椅子上,衣著整齊,壓根冇躺到床上去過。他沉著一張臉,臉色難看到無法形容。

……夜總不失態、不嬌氣。

但夜總的不爽如此清晰!

“你這裡是不是也有很多老鼠?”喬非晚問。

“吱——”

一聲悶響,第三隻老鼠的屍-體產生了。

喬非晚不想問了:“反正都睡不著,我們去看星星怎麼樣,夜老師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