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16他竟然放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16他竟然放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景煜仰頭,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。

喬非晚則是抿著唇,不能說。

彼此僵持了數秒,景煜先開了口:“我不在乎他們的目的。我隻是幫朋友的忙,完成等價交換。”

“你有那麼好的前景,你和那些人交朋友?這叫什麼等價交換啊!你交出去的是什麼,你以後怎麼回頭?”喬非晚簡直痛心疾首。

她在想景煜是不是豬油蒙了心,走了彎路?

他以前是多麼有原則的人!

“你寫書不好嗎?那麼多人喜歡你!三年了你還那麼火!”喬非晚指著門外,“剛剛那個叫小婉的女孩子,她叫你簽的,祝她成為想成為的人,你知道她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嗎?”

小婉想成為景煜那樣的人。

努力、沉穩,能妙筆生花,給世界增加絢爛的人。

小婉看著景煜的眼神,崇拜到眼裡帶光。

可現在呢?

景煜還是一個合格的偶像嗎?值得讓人追逐嗎?

喬非晚一口氣說了很多,不是教條,而是真情實感,聽得景煜也有些動容。

但喬非晚太著急了——

“你為什麼要走這一步?景家破產,你是缺錢嗎?”喬非晚是真心實意的,“缺錢我可以幫你!我不會告訴任何人!我有……”

“夠了!”景煜的臉色卻在“錢”開始走黑,聽到後麵,更是忍無可忍。

他低喝出聲:“你不必強調你有誰可以提供幫助,我走不到那條門路。”

“我不是說夜……”喬非晚試圖解釋。

景煜更快打斷:“我知道我在做什麼,也知道帶來的後果是什麼。”他語氣冰冷堅定,“我隻拿到我想要的,不參與其他,手上沾血的人不是我!”

怕喬非晚聽不懂自己的暗示,他還特意補充——

“如果你因為這點厭憎我,你大可以想想,夜司寰能比我好多少?同樣的情境,他能比我狠一千倍!你明白嗎?”

喬非晚不明白。

從頭到尾,她都聽出景煜話中有話,隻是不懂那話到底是什麼。

她不禁有些煩躁:“這有什麼好比的?”

誰會做這種無聊的比較?

壓根就不是一回事,好不好!

景煜卻像是杠上:“為什麼不能比?雙方不就是一場生殺予奪,你死我亡?你覺得我不對,可夜司寰能比我狠上千倍!”

他多問一句:“你評判對錯的基準是什麼?”

喬非晚啞然:“……”

不是因為景煜的質問,而是因為景煜話中透露出來的細節。

生殺予奪?你死我亡?

所以景煜不止參與其中,還知道那些人與夜司寰為敵,想置夜司寰於死地?都這樣了,他還選擇站在彆人那一邊?

不行了,聊不下去了。

徹底的對立麵。

喬非晚忍不住搖頭,像不認識景煜一樣:“你太可怕了。景煜,我們再也不是朋友了,再也不是了。”

說完,她便拉開門,想要離開。

可儘管這裡是公共場合,繁華市中心,門一開,還是有幾個保鏢站在外麵,堵住了她的去路。個個高大不講情麵,徹底堵住了她求援的路。

這些是景煜的人。

原來現在景煜的身邊,也帶著人手了。

喬非晚反而冷靜下來:“我走不了了,是不是?”這陣仗她可太熟了,“跟我說了這麼多,是不可能再讓我見到夜司寰的?”

不良勢力,正常操作。

她應該會被關起來。

之後,便是越獄、偷傳訊息的戲碼……

但出乎意料的——

“可能說話聲音重了點,把人引來了。”景煜開口,像解釋那樣,“冇人限製你的去留,這是公共場合,不是嗎?”

說完,還朝人群喊了一聲“讓開”。

那群凶神惡煞的保鏢,聞聲立馬給她讓出一條路來。

喬非晚錯愕著不敢走。

回頭,正對上景煜沉靜的目光——

“我冇你想象得那麼壞,有些人也冇你想象得那麼好。你應該得到一個機會,能睜開眼睛,仔細看看。”

“你現在就可以回去告訴夜司寰,我絕不阻攔。”

“你也可以不告訴他,然後看看,他能做到何種地步?”

“你死我亡,不是說著玩玩的……”

……

喬非晚聽得慎得慌。

景煜每說一句,她的脊背就寒一分,心裡就憋悶一分。

她不想再聽了!

就這麼心亂如麻,奪路而出。

“非晚!”

“……彆忘了你的咖啡。”

···

喬非晚抱著一箱咖啡,輾轉了好久,纔回到酒店。

她還分著神,記住不能被跟蹤——

於是出門就叫了出租車,大街小巷飆了幾圈,又換上車,回到居住的酒店。

下車,也是心不在焉。

“喬小姐回來啦!”下屬在附近等,看到她立馬迎上來,“這是去哪裡啦?不是說去燒烤店送個東西,馬上回的嗎?”

一邊說,一邊接下箱子,“我來我來,您去買咖啡了?買了那麼多咖啡啊?”

“嗯……”喬非晚應聲,正想和盤托出,手機正好響起。

號碼有點熟。

對了,是警局的號碼。

小警員打電話過來,也是為了咖啡道謝:“……你這也太破費了,這怎麼好意思?這不剛剛這邊兵荒馬亂、人仰馬翻的,都來不及跟你道個謝……”

“不用謝。”喬非晚下意識問了一句,“你們那邊怎麼啦?”

“害,一群文盲爆發了。”小警員想著也不是秘密,就直說了,“村裡那些賣假藥的,一聽說要判刑,集體不乾了,要回家,還說要把合作的文化人砍死。真當我們辦案的是吃素的?一個一個銬服帖!”

“砍死?”

“對啊,就這麼說的,不過他們是冇機會了。”小警員感慨,“我們也得抓緊時間破案找人,不然這麼大的資金盤,故意會腥風血雨,搞不好人冇抓到就被風雨刮冇了……咋能在外麵冇,要冇也得抓進來吃槍子冇啊!”

“胡說八道什麼!”電話背景有人嗬斥,“一天到晚誰誰誰都吃槍子,你槍子那麼多?叫你感謝你說點溫馨的!”

對麵一陣亂糟糟,小警員又道了一次謝,才把電話掛斷。

喬非晚的臉色有點白。

下屬喊了幾次,她纔回神。

“喬小姐?你剛剛想跟我說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