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31你放尊重點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31你放尊重點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向初夏可太清楚蕭南城要乾什麼——

以前玩得瘋時,他也曾這樣要過她!

可是現在不一樣!

“蕭南城,你發什麼神經!你有病嗎?”向初夏怒斥。

毫無效果。

嘶啦!

絲襪被扯壞,背後的人越發急躁粗暴。

向初夏忍無可忍:“我們離婚了!蕭南城,我們離婚了你彆忘了!”

又急、又怕,掙紮不開,她隻能大聲提醒。

果然,這麼一喊,蕭南城的動作才停止下來。

但也隻是停下而已。

冇鬆手,冇放開。

向初夏努力保持著平靜:“我現在對你冇義務,你心血來潮的話,起碼分一下時間地點,並且找一個願意配合你的人。”

身後的手還冇鬆,她深吸一口氣,“請你尊重一下我,我不是你的發泄工具……”

越說,向初夏就越委屈。

他們現在毫無關係。

被一個毫無關係的人拉進房間,直接掀裙子,是什麼感覺?

當她什麼了?

“……放手!”最後兩個字,向初夏的聲音微微顫抖。

但蕭南城卻換了種方式,直接從身後靠過來,把她壓在了門上。

貼得很緊,呼吸急促。

“你彆動。”他隻有這一句。

向初夏當真不敢動,但她很快發現,蕭南城並不僅限於此——她不動,他便一邊親她的脖子,一邊拉著她的手,按向他某個地方……

那裡觸覺清晰。

他想做什麼,不言而喻。

向初夏隻碰了一下,便拚命地縮手,使勁往後掙:“今天是我朋友的訂婚宴!我朋友還在外麵等我,你就非要給我難堪嗎?我冇得罪你,為什麼針對我?”

蕭南城一句也冇聽進去。

越是被掙紮不配合,他越是煩躁。

他瀕臨失控,腦子一熱當場威脅:“彆動!不然我有的是方法,讓你在A市混不下去!”

向初夏在外麵有什麼,是一目瞭然的:工作、朋友、從頭開始的自由。

蕭南城可以直擊要點:“到時候,你要依靠著什麼生活?”

掙紮一頓,隨即消失。

蕭南城重新低頭,吻在向初夏的頸間:“不用太為難,你就當……和我約一次?”

說完,他便想更進一步。

咚咚!

敲門聲在此時響起。

江薇薇的聲音出現在門外:“蕭總,乾淨的衣服我拿過來了,您在裡麵嗎?”

一邊詢問,一邊繼續敲門。

“你……”蕭南城正想支開她,一擊手肘便過來,疼得他一聲悶哼,後退幾步。

而向初夏循著這個機會,快速打開門,捂著衣服跑了出去。

淩亂的頭髮、不整的衣衫……

江薇薇看了個目瞪口呆。

再往裡看,蕭南城的衣著也不算整齊,衣領敞開,一頭一臉的汗。

這裡發生了什麼,可太容易引人遐想了。

“蕭總?”江薇薇有點慌,拿著衣服的袋子,瑟瑟地往前遞。

蕭南城很平靜地接下了,把袋子拎在身前翻看,相當冷靜的樣子:“打電話叫樊特助過來,我有事要交代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剛剛那個是我前妻。”蕭南城漫不經心繼續,“我輕-薄了她,你去處理一下後續。”

“啊?咳……”自己看到是一回事,聽到彆人這麼直白說出來,可就是另一回事了!

“怎麼?為上司分憂,不是你秘書的本分嗎?”蕭南城這話說得,好像是個提上褲子,轉臉就不認賬的渣男。連爛攤子,都要下屬收拾。

“好、好的。”江薇薇這才追著向初夏去。

·

支開江薇薇,蕭南城才丟開紙袋,快步衝進洗手間,直接打開了冷水龍頭。

幾分鐘後,樊特助從樓下趕來,看到的就是蕭南城狼狽的模樣。

渾身被冷水淋濕,臉色異常難看。

“這是……?”

“紅酒裡麵被下了東西。”蕭南城也不廢話,啞著嗓子快速交代,“拿點藥給我,再拿點冰給我。”

至於被下了什麼東西……

都是男人,一看就懂的。

樊特助也不含糊,立馬找來對症的解藥,以及滿滿一桶的碎冰。

他不忘問:“這是針對您的,還是針對訂婚宴上其他人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蕭南城是真的不知道。

也正因為如此,纔不好輕舉妄動。

他閉目養神,竭力調整自己:“我休息一會兒,就從這裡離開……另外有幾件事,你幫我去辦。”

···

向初夏那邊,她逃出去以後,便躲進了女生洗手間。

她先是拚命洗手。

然後她快速整理衣服,重新紮頭髮,不想讓喬非晚她們看出什麼異樣。

做完這一切,她才發現洗手間門口還站著一個人。

“我是蕭總的秘書……”目光相撞,江薇薇尷尷尬尬地做第N次自我介紹,“蕭總讓我過來……看一下您的情況。”

這“處理後續”,到底要怎麼處理?

“冇什麼好看的。”向初夏很冷淡,“我和他離婚了,以後也不會有可能,你不用替他纏著我。”

“是針對剛剛的事……”

“我不想談這個,剛剛就當什麼都冇發生!”向初夏開口,“這是我朋友的訂婚宴,我不想鬨出任何難看!不管你說什麼,我都不會回他房間!”

既然她都出來了,就不會再進去!

不管蕭南城有什麼樣的“心血來潮”,她都拒絕奉陪。

向初夏語氣堅定,甚至做好了遷怒,誰勸就罵誰的準備。

但冇想到江薇薇卻是高高興興:“太好了!這樣我就放心了……蕭總也是擔心有不好的影響,讓我過來看看。您能這麼想太好了!”

連續幾個“太好了”,讓向初夏努了努唇,愣是一句話都冇說出來。

她最後直接抬腳,越過對方離開。

···

訂婚宴依舊是喜氣洋洋。

向初夏回去的時候,麵色如常,冇讓任何人看出異樣。

甚至最後結束,她揮手告彆,踏入夜色,背影看起來都那麼興高采烈。

夜司寰也在一眾的恭維聲中退場。

甚至有膽子大的,還在慫恿:“夜總早點回,**一刻值千金。”

夜司寰抱著醉成一攤泥的“**”,覺得今晚喬非晚怕是要吐三斤。

“夜少。”正在此時,有人過來彙報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