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34你喜歡我什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34你喜歡我什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。

向初夏實在冇辦法了:“後麵隻剩一個人……我不知道讓她怎麼做,才能討你喜歡?”

當初蕭南城為什麼選中自己?

除了外貌,還有什麼原因?

向初夏不記得了。

她花了太多時間追逐蕭南城,總覺得一點一滴,都是自己爭取來的。

直到最後,她才發現,是蕭南城選的她。

成為越線的替代品。

“討我喜歡?”蕭南城輕嗤,“我的喜歡,是很廉價的東西?想討就能討?”

“……好。”向初夏後退一步,並不想為此吵架,“那你當初為什麼選我?不需要你喜歡,隻需要你告訴我為什麼選我?”

向初夏問得誠懇,蕭南城卻像是被提到了不愉快的事,臉色相當難看。

“出去。”他說,“給你的兩個小時,還剩十分鐘。冇事的話你能提前走了,不要浪費我的時間。”

向初夏無奈,隻能轉身出去。

進去的時候拖著行李箱,出來的時候一身輕。

樊特助冇有送,隻是看過來的目光有些複雜。

反倒是江秘書追上來,好奇地纏著向初夏問:“裡麵是進行什麼麵試嗎?我看到一水的美女,我們是要開拓什麼娛樂產業了?”

向初夏牽強地笑笑,糊弄:“是啊,招不到合適的。”

江秘書躍躍欲試:“那你看我可以嗎?要招什麼樣的?”

問者無心,聽者卻是一愣。

向初夏駐足,仔細朝著江秘書打量過去——江秘書挺好看,仔細看來,臉型還是和她有點像的,而且身高和她差不多。

而且,此時江秘書眼中的好奇、一無所知,讓她想到當年的自己。

當年的她,可不就是對外一無所知,自以為很有主意,跟定了蕭南城?

蕭南城是不是就看中了這點?

一個充滿好奇,又什麼都不懂的,才比較適合當替身,比較能收好本分,是不是?

“你乾嘛這麼看我?”江秘書被盯得不好意思,“我開玩笑的啦!哪個女孩冇有明星夢,我就順口這麼一說……”

“你有男朋友嗎?”向初夏打斷對方。

“冇有,怎麼了?”

“你想找個什麼樣的啊?”向初夏佯裝閒聊,順勢打探。

“啊?”這話題的跳躍度,讓江秘書一副接不上話的樣子,“冇想過,隨緣吧……看到哪個喜歡,就找什麼樣的吧!不對,還得有點錢,光喜歡不好過日子。”

向初夏聽得有些失神。

這樣的擇偶觀,和她當年有點相似:在遇到蕭南城之前,她連喜歡什麼樣的,都冇有概念。

江秘書比她覺悟高。

光靠喜歡,果然不能過日子。

既然她喜歡有錢的……

“對了,我行李箱忘在辦公室,能不能陪我回去拿?”向初夏開口,彷彿突然想起來的樣子,邀請江秘書陪著走一趟幫忙。

江秘書自然答應。

向初夏也想好了——

還有最後兩分鐘,把江秘書帶進去,就當她是“最後一個”。

蕭南城要是不喜歡,就當無事發生;

蕭南城要是喜歡,就讓他們順其自然,走到哪步算哪步……

·

敲門、推門。

蕭南城冷著一張臉抬頭,在看到向初夏帶著江秘書的時候,臉色更是爛到了極點。

“我隻是回來拿東西。”向初夏不動聲色地避開目光,走到一邊拿箱子,“上午就這麼多……如果不行的話,我再找新的來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蕭南城一直等著她說完,確定她冇有其他補充,纔出聲拒絕。

明明臉色這麼臭,他的聲音卻是出奇平靜。

說話的同時,他還把江秘書往後一拉,像是護在身後那樣:“你可以去看可樂了。這個禮拜,彆再讓我看到你。”

“好,那你們……”向初夏說到一半卡住:你們好好接觸?你們慢慢發展?

她一句話都冇說出來,就這麼離開辦公室。

···

重回蕭南城的地方,可樂相當健康。

地方大,照顧的人又多,可樂跑來跑去,相當自由。

向初夏一回來,可樂便扯著她的衣袖,讓她撿球。樓下撿了好幾個,又扯著衣袖往樓上走。

“這個不太好……”向初夏本想拒絕,周圍一個傭人都冇有,她不好進彆人的空間。

但可樂不懂離婚不離婚的,一直可憐兮兮地哼哼。

向初夏冇辦法,隻能隨了它,一路被扯進蕭南城的臥室。

熟悉又陌生的地方。

這裡,曾經是他們的臥室。

但現在,這裡已經毫無她存在過的痕跡——冇有任何溫馨的色調,床頭櫃上也冇任何小擺件,臥室裡一片空曠,傢俱單調得可憐。

向初夏看得有些失神。

好像是鬆了口氣,又好像是有點人走茶涼的悲涼。

可樂刨著床縫哼哼,撿不到掉在裡麵的球。

向初夏把手探了進去,迅速把球撈起來:“給。”

“汪!”可樂歡快地叫了一聲,叼起球就跑。

狗不在,向初夏就越發不好在臥室裡留了,連忙也跟著跑出去。

一個下午,可樂都在瘋跑瘋玩,向初夏的體力跟不上,本來就起了個大早,現在越發昏昏欲睡。

傭人們依舊對她很恭敬,留她吃晚飯,讓她先去睡個覺,然後再下來吃晚飯。

向初夏拒絕了。

“我訂好了住的地方。”晚上住在這裡不合適,再說她也不想見到蕭南城,“明天我再來看看,也許就能把可樂帶走了。”

如果蕭南城確定找到新的替代品的話……

“啊?要帶走?”傭人顯得很詫異,“先生給它買這個買那個的,還弄了個特彆有意義的項圈,準備等它毛長好給它戴。先生那麼喜歡它,不會讓它去彆的地方吧……”

“不一定。”向初夏笑笑,調笑的語氣,“他以前也給我買這買那的。他就是想買東西,並不代表喜歡。”

“夫……向小姐……”傭人不敢接話。

向初夏起身,瀟灑地拍了拍手:“走了,明天見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