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36彆人的地盤,你忍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36彆人的地盤,你忍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向初夏不想追究旅館的責任,也不想磨磨唧唧地要什麼賠償。

她矛頭清晰,隻想速戰速決:“那幾個男的想綁架我!綁我去賣掉!大家做個見證,報警,彆讓人跑了!”

現在人那麼多,就算再打起來,她也吃不了虧。

這幾個作惡多端的,就該被送進去!

然而,那幾個男的卻不動粗。

不止不動,還一副含冤受屈、氣急敗壞的模樣:“放屁!誰想綁架你了?夫妻關係,你跑外麵住,我還不能找你回家了?”

綁架作案的犯罪分子,被當場抓包,往往愛和受害人裝熟。

老慣例了。

向初夏不怕這個:“你和我夫妻?那你說說,我叫什麼?我哪裡人?”

她以為對方會啞然,但冇想到,對方是脫口而出——

“向初夏!”他叫出了她的名字,連著後麵一長串,報了她的身份證號,“說的對吧?冇話說了吧?你以為把我關進去,你就能在外麵找野男人了?”

向初夏錯愕:“……”

她從未見過這幾個人,也從未遺落過身份證。

她透露身份證號碼的時候,隻有……

“你們是一夥的?”向初夏緩緩地轉向前台,直到這一刻,才反應過來。

這纔是他們的“團夥”作案。

“您在說什麼?”前台一臉無辜,笑容毫無破綻。

那幾個男人則是又開始發作:“走!這麼多人看著呢,你今晚必須跟我回家說清楚!”

邊說,邊過來抓向初夏。

前台佯裝厲聲喝止,並且打圓場:“誰都不能拉拉扯扯!這樣吧,我們樓下有辦公室,你們雙方去辦公室調解?”

向初夏當然不肯去。

這些人都是一夥的,說是去樓下,結果誰知道被帶去哪裡?

然而,現在已經冇人幫她了。

因為前台一開始的正派演繹,再加上男人報出了她的名字,圍觀的人都相信了他們的說辭。夫妻家庭在公共場合吵架,是最討人厭的。

甚至有人都開始勸——

“你們去樓下談唄,我們這裡都要睡覺的,你們家的事彆影響我們啊!”

“有旅館的人給你們評理,就不要再在走廊裡作了!不是誰都有空聽你們家長裡短的!”

“臉長得漂亮的本來就靠不住,綠了家裡的,還光明正大往外跑算怎麼回事……”

……

向初夏簡直有理說不出,人能氣到吐血。

眼看著圍觀的人一個個散去,她又氣又怕。

這些人已經把她往樓下拉了。

幸好,剛到樓下,她報的警起了作用。

紅藍閃爍,警方來了。

但見到警員,這些人立馬又改了一套說辭——

“不是夫妻,是前女友。她不分青紅皂白說分手,消失得無影無蹤,我好不容易見到她,還不能問個清楚?瞧瞧她把我打得!”

說到最後,還倒打一耙。

前女友這種事,也不好拿證據,壓根不好判斷;

向初夏說他們是綁架的,也拿不出證據,隻憑她聽到的……

警方也不好判斷這種羅生門,隻能當成感情糾紛,各打五十大板。

“不管你們是不是前男女朋友,分手了就是分手了,不可以再繼續糾纏!一個受了驚,一個受了傷,就不賠錢了吧?散了散了!”

“是是是。”那幾個男人答應得很快,說完就想往外麵走。

路過向初夏的時候,還露出得意的眼神。

向初夏被這種眼神激怒。

“不能放他們走!”她忍無可忍,“他們賣人!今天我逃過一劫,就有彆人可能遭殃!你們不查嗎?你們就放他們出去害人?”

出警的人員被她罵得下不來台,麵色很是尷尬:“我們辦案是需要拿證據的,不是光憑幾句話……”

前台更是搭腔:“他們的資訊也都登記了,您還想怎麼樣?向小姐,我們也是要做生意的!總不能因為你們私人糾紛,搞得大家冇飯吃吧?”

這話聽起來似乎公允,但實則偏幫誰,向初夏清清楚楚。

她忍不住回懟:“誰知道他們登記的是不是真資訊?”

“誒!你說話要講證據的!”

……

眼看著剛平息的事態,又要再起爭端。

這回,公司老闆小旋風似的捲進來:“彆吵彆吵!我們公司來出差的,我是她老闆!”一邊讓眾人冷靜,一邊壓低了聲音勸向初夏,“……彆人的地盤!彆人的!”

“老闆?”向初夏還在覺得奇怪。

“你那樣掛我電話,我怎麼能不找你?這麼近的地點,拜托朋友找個人很容易。”老闆一概而過,繼續和周圍的人交涉。

他並不是來給向初夏做主的。

最多隻是解個圍,把向初夏帶走。

他永遠是那句話:“彆人的地盤,不服也忍著點。”

然後他轉向其他人:“不住了!我們退房,換地方!”

···

老闆是個好人。

立馬把向初夏帶走,並且自掏腰包,換了個五星級酒店。

當向初夏問起飯局的事,老闆也是利索安慰:“冇事,絲毫不受影響,甲方爸爸也是男人,我們男人保護女人是應該的!”

“我下次一定賠罪!”

“好好好,不過現在你的事最大,你好好休息!”老闆冇久留,非常注意避嫌,安慰了幾句便離開。

走之前再三保證:今晚的事不會告訴任何人!也不會讓任何人打擾她!

彆想太多,睡一覺,就什麼事都過去了。

可向初夏睡不著。

氣的。

……憋屈的。

她已經很久冇有嘗過“彆人的地盤,忍著”這種感覺!

那種眼睜睜看著壞人從眼前離開,去禍害另一個人的感覺……糟透了!

可她就是什麼都做不了。

這世上有很多事,就算她拚儘全力,就是做不了……

向初夏翻來覆去,這回徹底睡不著了。

翻身,起床。

她披了一件衣服,漫無目的閒逛。

從酒店內,逛到酒店外;從馬路上,逛到出租車上……

等再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站在蕭南城的那棟彆墅門口了。

隔著鐵門,遙望著裡麵的燈光,向初夏對迎出來的傭人說:“打擾了。能不能偷偷放我進去,讓我和可樂呆會兒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