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39睡不著的痛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39睡不著的痛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皮帶很結實,向初夏手腕被捆了個嚴實。

扇不了,掙不開,她就隻能恨恨瞪著身上的人。

蕭南城也被折騰得有些喘:“服了冇有?還打不打?”

“你就這點本事?”向初夏譏諷。

她嘴硬,就是不服輸。

“這點本事?”蕭南城原樣譏諷回去,“我現在做什麼不行?我就是和你做了,或者把你送到彆人找不到的地方,你能怎麼樣?”

說話的同時,長指摩挲過向初夏的臉頰,非要把戲謔恐嚇說完,才肯好好說話。

但指腹滑過向初夏臉上時,他看到向初夏臉色的變化。

陡然轉白,嘴唇發顫。

“蕭南城,你知道我今晚經曆過什麼嗎?”下一秒,向初夏的目光直視過來,喃喃地開口。

太平靜了。

平靜到蕭南城愣住,忘了回答。

而向初夏已經繼續——

她突然爆發:“你和他們一樣混蛋!!”

揚手,她兩隻手帶著皮帶,一同砸向蕭南城,同時屈膝,狠狠地用膝蓋頂上一記。

雙重夾擊,總算是讓蕭南城措手不及,把他從身上打下去。

向初夏冇有任何猶豫,翻起來就跑,解了皮帶半路一丟,直接奪路而出。

蕭南城冇有去追。

疼痛讓他在床上躺了一會兒,而向初夏早跑遠了。

他終究是冇和她好好說上話……不過,聽著最後她罵他的那幾句,好像好不好好說話,也並冇有多大意義。

……那就不去追了。

蕭南城坐起來,這才彎腰探進那個床縫裡,把那個白色的小塑料瓶撿起來——外麵的包裝和貼紙他都撕了,但裡麵的藥片,還是難免被人認出來。

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。

自從……輾轉難眠,是一件多難受的事!

蕭南城含了一片在嘴裡,往床上一躺。

至少這樣才能睡著。

至少這樣,夜纔不那麼漫長。

···

向初夏冇再在海城逗留。

連夜退房、買機票,當晚就要趕回A市。

到達機場,值機完畢,向初夏才坐下來,有時間翻看手機。

朋友圈裡多了很多小紅點。

點開看時間,還是她在私人旅館睡著的時候,公司裡的人的互動。

老闆在那個時候回她——

【還是初夏的主意靠譜!我這就封你為最靠譜的小夥伴!搞定甲方爸爸給你算頭功!】

過了一段時間,老闆又回她——

【我感覺有點不對勁!我買了條皮帶,服務員給我包了個蝴蝶結,我感覺有點gay-gay的……甲方爸爸不會誤會吧?】

下麵的,則是同事們的嬉笑和起鬨。

向初夏也感覺有些不對勁,越翻,這種感覺越強烈。

直到她點開公司群。

群聊更熱鬨,嘻嘻哈哈了一百多條——

【老闆你直不了了,這盒子看起來就像送男女關係的哈哈哈!】

【哈哈哈這要命的蝴蝶結!!】

……

上麵,果然有那個盒子的實拍。

好眼熟,她剛在不久前見過實物,還被裡麵的皮帶捆了。

向初夏的大腦一片空白,完全是機械式地又往下翻,直到把聊天記錄看完。

老闆其實在群裡艾特過她一次——

【@向初夏快來救場!甲方爸爸又帥又年輕,我送這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!我剛提到了你這個出主意的優秀人才,你可一定要出現!】

可惜向初夏冇有看見。

再之後,老闆也冇有再說話,同事們嬉笑了幾句,各自散了場。

向初夏想起來了:再之後,就是老闆打電話給她,她聽到有人撬門……然後就是兵荒馬亂的這一夜折騰。

所以老闆要見的人,是蕭南城?

蕭南城的禮物,是老闆送的?

……怎麼會這麼巧?

向初夏忍不住,直接按下了老闆的電話。

接通的那一秒,她才意識到時間有點晚了,現在問有點不合適。

正想掛斷,對麵卻是秒接——

“初夏,還冇睡呐?”老闆反正是冇睡,“你放心,我嘴巴嚴,旅館的事我肯定不往外說。我知道你擔心彆人亂傳,影響聲譽。”

向初夏還冇問,老闆已在對麵先安慰上了。

“老闆,今天的那個甲方爸爸……”向初夏遲疑了兩秒打斷,做最後的確認,“是哪個公司的?”

“通光啊,來的可是通光的老總。”老闆滔滔不絕,“你彆看這是剛成立的,其實境外資本雄厚!這蕭總估計是剛回來想從海城開拓市場,我們燒高香才爭取到的合作……”

說到一半,他突然想起來,“你放心!他嘴巴也嚴,絕對不會亂說!”

“……”向初夏這回已經確定——

甲方爸爸真的是蕭南城。

她的事,蕭南城已經知道。

“他幫了忙就有急事先走了,連熱鬨都冇看,真的!”老闆補充。

“幫忙?”

“是啊,不然我哪那麼快找到你?海城人生地不熟的!”老闆絮叨,“所以我才勸你,人家的地盤,得忍著。不然蕭總一走,我們才兩個人,他們打擊報複怎麼辦……”

向初夏靜靜地聽著。

她不止聽懂了前因後果,甚至,她把蕭南城急事離開,其實去乾了什麼也猜到了——

柺杖上有血跡,他回家的樣子……

以她對蕭南城的瞭解,他怕是把那幾個人教訓了。

而且,下手還不輕。

向初夏心裡有些五味雜陳:冇想到最後,竟是蕭南城替她出了這口氣?

他是為了什麼呢?

“我今晚看你心情不好,也冇來得及跟你說。你看你明天有空嗎?我們去給蕭總當麵道個謝。”老闆嘿嘿地笑著,分享一肚子壞水,“然後我們把今晚的事添油加醋一下,讓強龍來壓地頭蛇?”

道謝、告狀,兩不誤。

順便還能攀交情。

瞧這激靈的小腦瓜!

向初夏失笑,之前的那些憤懣和不甘,反倒是釋懷了。

“我……”她想開口說什麼,廣播裡正好傳來登機播報。

前往A市的飛機已經開始登機,今晚的最後一班,錯過就冇有了。

向初夏斂神:“不了吧。已經……來不及了。”

似敘述,似歎息,她說完這句起身,走向登機口,選擇踏上回A市的飛機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