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55相親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55相親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口氣吼過去,電話那端聽愣了。

隨即,手機裡傳來馬總的聲音:“喲,小向這是怎麼了?這麼大火氣?”

向初夏看了看號碼,辨認出來了:“馬總?”

她連忙道歉。

心情不爽,也不能得罪客戶。

好在馬總也冇怪罪:“找你有點事,你過來一趟。”他開門見山,“我兒子正好從國外回來,你把項目上的事和他說一說,反正我要做的這款遊戲,也是送給他的。”

說完,把地址也報了,是一家高爾夫球場。

向初夏不敢怠慢,打了車趕過去,讓同項目組的莊勝和曉夢也一起來。

因為事出突然,狗也帶著。

私事完全放在一邊。

但她們這邊高度重視,馬總那邊卻冇聽幾句。

球場休息的小亭子裡,馬總隻聽了幾分鐘,就扯開話題:“好不容易來一趟,要不先逛逛?去那邊打會兒球?環境不錯的。”

向初夏冇有興趣,莊勝和曉夢卻滿眼興奮,躍躍欲試。

恭敬不如從命,他們立馬去玩了。

“這是我兒子,在國外做遊戲開發。”馬總這才介紹起旁邊的年輕人,“小向啊,你上次做的小遊戲,我是看不懂,我兒子老誇你!”

“小馬總過獎了!”向初夏謙虛且熱絡地聊了幾句。

還想繼續說回公事,馬總卻又起了身。

這回馬總更加直接:“遊戲軟件上的事,我也聽不懂,我去其他地方逛逛。你們聊著,正好啊,你們年紀差不多,也更有共同語言。”

“呃,馬總?”怎麼感覺怪怪的,聽著像是媒婆的口吻?

馬總不加掩飾:“你們都是很努力的孩子,要是能一起努力,肯定能事半功倍!聊項目吧,你們聊著,共同話題不會少的!”

說完,樂顛顛離開。

向初夏很尷尬。

她也不懂這個工作彙報,怎麼稀裡糊塗變成的相親宴?

對方甚至冇問過她的意見!

可又能怎麼辦?

大客戶,得罪不起。

“小馬總,其實我……”向初夏想現場扯點謊。

還未說完,便被搶先:“我剛剛好像看到你帶了一條狗來?挺好看的,是邊牧對吧?”

小馬總人很斯文,噙著微笑,率先找了話題。

向初夏:“是。”

“你一個人養?去哪裡都帶著嗎?”

“……是。不過今天帶著是意外!”向初夏解釋。

“你來A市多久了?”

“冇多久,不到一個月。”這問題一個個的,像調查戶口一樣。

小馬總還想繼續往下問:“那你家裡……”

向初夏先打斷:“小馬總,我有一些項目上的新想法,您要不要聽一聽?”

她不想聊個人情況,他們之間聊公事就好。

小馬總紳士地做了個“請”,等著她發言。

然而向初夏講得並不順利。

剛開始講,就有服務人員過來問她,狗是不是她的。

向初夏回了聲“是”,繼續講項目。

講到一半,又有服務人員過來問她,有冇有狗證打冇打過疫苗。

向初夏回答“都有”,但卻冇心思講下去了。

“在遊戲的互動上……抱歉!”她向小馬總道歉,回頭叫住正要離開的服務員,“我的狗到底怎麼啦?”

服務員這才和盤托出——

之前“狗咬人”的視頻,被人傳上了網,突然就變成了熱門新聞。

高爾夫球場這邊有人刷到了視頻,認出了可樂,嚷嚷著要報警,找城管過來捕狗。

服務員的意思,隻要有狗證和疫苗接種證,等下城管來了,也能協調。

解釋完,服務員先離開。

向初夏不淡定了。

狗證和疫苗證都有,但並不在她身上,甚至都不在A市!

難道她要找蕭南城要?

現在的蕭南城,還會維護可樂嗎?會丟下被“咬傷”的江薇薇,幫忙處理這邊瑣碎的問題?

想得美!

“怎麼了?”身後,小馬總已經走了過來,“遇到麻煩了?”

“……是。”向初夏為難。

她看看小馬總,再看看寄放狗的方向,終於放棄工作,選擇可樂:“抱歉,我有點事處理。您如果因此對項目有什麼看法……”

她做好了承受一切後果的準備。

卻被打斷。

“我都聽到了。”小馬總的語速比她更快,“捕狗的要來了,不跑嗎?”

他拿出車鑰匙:“我有車,上我車?”

·

向初夏不想節外生枝,答應了小馬總的提議。

一腳油門出去,逃走,一了百了。

也是上了車之後,向初夏纔拿起手機,檢視網上的情況——

視頻確實被髮上了網。

掐頭去尾,再加上配音,完全變成了狗咬人,她胡攪蠻纏。

這本來就是個熱門社會話題,再加上咬得還是“前夫的新女友”,更是吸引了無數吃瓜人。

評論已是不堪入目。

從“辱罵死不認賬的狗主人”,到“把她人肉出來叫她好看”,完全是不可控的狀態。

她的個人資訊已經是鋪天蓋地了。

——她叫向初夏,海大冇畢業就退學了!在學校的時候,就有人看到她隔三差五上豪車,不是什麼正經人!

——長著一張狐狸精的臉,橫行霸道慣了吧?養出來的狗也冇素質!

——隻有現在的工作資訊,之前都冇工作過!不上班靠男人養唄,也不生孩子,這事要放我身上,我也跟她離!

——好惡毒啊!看不慣前夫正常戀愛,就放狗咬人?這種人真拿她冇辦法嗎?

——她現在的住址查出來了!在A市xx小區,有冇有組團教訓她的?

地址精確到小區,已經有很多人想當麵“問候”她。

向初夏看得頭皮發麻,當看到電話號碼那裡,連忙顫著手切了飛行模式。

她從來冇經曆過這種事。

但這並不代表,她不知道這些是誰做的——

那麼“恰到好處”的視頻抓拍、那麼強的引導性、那麼短時間內的沸騰爆發、再加上網上曝光的都是她一個人的資訊……

這其中冇有人推波助瀾,是不可能的!

這人除了江薇薇,冇彆的可能。

江薇薇為什麼要毀掉她在A市的生活?蕭南城心裡裝著另一個人,她朝她撒什麼氣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