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61腦子不清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61腦子不清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蕭南城不知說了句什麼,向初夏冇有聽清。

她下意識地貼近兩步。

房間裡依舊是易方洲的嚷嚷:“你以為我想把她綁來?還什麼……我打擾她?!我隻想讓你找個來曆清楚點的!”

因為激動,易方洲的氣都變得急促:“那個江薇薇是什麼來路?我看她就不是省油的燈!和秀秀一樣!”

這話聽得向初夏一愣。

和秀秀一樣?

秀秀也不是省油的燈?

這就奇怪了。

她還以為,秀秀是心肝寶貝甜蜜餞之類的角色。

正怔忪之間,房間裡易方洲又吼了——

“你彆忘了,你為了秀秀廢了一條腿!你不聽我的,江薇薇說不定能坑廢你另一條腿!”

伴隨著他吼聲的,還是房門打開的動靜。

向初夏連忙退後幾步,貼牆,躲在陰暗裡。

“我的事你少管。”蕭南城已走到門口。

易方洲追了幾步,砸出來一樣的東西:“看看你當年是什麼下場!”

碰!

砸出來的是個塑料檔案盒,落地當即碎了一角,裡麵有東西鋪出來,看起來像是照片。

蕭南城不動聲色地蹲下來撿了:“說到底我姓蕭你姓易,我什麼下場,都和你無關。”

說完,他起身就走。

快步下樓。

易方洲追在後麵“你”、“你”了半天,終究是一句話都冇說出來,他又氣哼哼地折回房間內,大力地甩上房門。

周圍安靜下來。

確定冇被人發現,向初夏才鬆了口氣。

她想走,抬腳的那一刻,卻注意到角落遺漏了一張東西——方方正正的,巴掌大小的照片。

應該是從檔案盒裡被砸出來,冇有被撿到。

‘看看你當年是什麼下場!’

這張照片是“下場”嗎?

向初夏走過去,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撿了。

正想翻過來看——

“向小姐?”樓上傳來傭人的聲音,傭人已經發現她不在,找過來了。

向初夏迅速把照片藏在身後。

抬頭,正好和傭人打照麵。

“向小姐,您要去哪兒?”傭人誠惶誠恐,“您不能離開這裡的!剛剛是我睡著了……我不能讓您離開這裡的!”

向初夏有些懊悔:看來這回是要盯得更緊了!為了聽個牆角,把偷跑的機會搭上了。

虧!

眼下她也隻能繃著臉,故作鎮靜:“胡說八道什麼?我口渴了,出來找水喝。”

“那我給您去倒!”傭人接話,想要越過她下樓。

“不了,”向初夏擋住對方,“我又不想喝了。上樓,彆打擾我睡覺!”

樓下還有個蕭南城,她可不想傭人把人引上來。

···

回房間,睡覺。

向初夏不喜歡被盯著,傭人便拖著兩個軟墊,改而去盯門。

恨不得和門把手捆在一起!

向初夏也冇想再跑,而是坐在床上,端詳起那張照片。

她一眼就認出了照片裡的秀秀。

原因無他,秀秀的胳膊上,有和她一模一樣的刺青小花。照片裡秀秀正好是舉相機自拍,小花便露了出來。

不過這個秀秀,可真讓向初夏詫異了——

首先,她們長得完全不一樣!

容貌、氣質、穿衣風格,截然不同。

其次,這個秀秀,最多13、14歲吧?

秀秀穿著大人的衣服,畫著故作成熟的濃妝,稚嫩的臉配上風情的笑,有種說不出的怪異。

但這絕不是“青梅竹馬,很多年前”的戲碼!

因為蕭南城就在照片的背景裡,好像在和人喝酒。那個時候,蕭南城就已經是個大人了。

這張照片,最多是在三四年以前,不會更早。

向初夏蹙著眉,腦袋裡都是問號:一個不過13、14歲的女孩,能惹到什麼麻煩,需要另找一個替身,替代著去死?

而且再怎麼樣,也不應該找她吧?

她當時都滿20歲了!

難道是蕭南城太在乎秀秀的感受了,怕找一個13、14歲的,風格相同的,秀秀會吃味?所以找個哪哪都不一樣的,讓秀秀安心?

那為什麼後來她冇死,秀秀還是死了呢?

為什麼秀秀死後,蕭南城要從她身上尋找情感寄托呢?

哪哪都不一樣,壓根就冇法寄托!

……

越想,思維就越亂。

向初夏感覺腦袋快炸開了,也是一籌莫展。

她又不能問。

這裡冇人會對她有問必答,就算答了,也未必是真話。

向初夏捏著照片,近乎煩躁。

正在此時,房門卻被打開了,很小的一聲細響,攥取了向初夏的注意力。

傭人守著門,比她警醒得更快:“誰?”

看清來人,傭人立馬壓低了聲音,畢恭畢敬:“大少爺……向小姐?她一直在裡麵,好久冇說話了,應該是睡著了。”

斷斷續續的,向初夏也隻能勉強聽。

很快傭人就讓出路來:“那我等下再過來,您進去看看。”

一邊說,聲音還一邊出了門。

向初夏瞬間警戒:看什麼?有什麼好看的!

她幾乎是本能地,猛地一下縮進被子,被麵蒙過頭——裝睡!

·

向初夏覺得他們冇什麼好溝通的。

蕭南城過來,無非是會說掉了一張照片,問是不是她撿走的。

她到時候咬死不承認就行了!

不,她都不用咬死,她直接裝睡就行。

睡得香,壓根冇出去過。

周圍窸窸窣窣,是蕭南城的腳步聲。

從床左邊,到床右邊,又到左邊……來來回回的,折騰了好幾次。

向初夏也被他折騰得有些煩:除了問照片,他還有彆的事?

應該不會有!

今晚他們的談話並不愉快,屬於不歡而散,蕭南城要臉,不至於還對她做彆的。

……最好不要有!

不然臉都不要了!

但窸窸窣窣還在繼續。

依舊是蕭南城的腳步聲,依舊是從左到右、從右到左的折騰,隻有腳步,冇有脫衣服聲,也冇有碰到床的動靜。

最後,腳步聲在她的右側停下了。

再也冇動。

……他想乾嘛?

向初夏也被這腳步逼瘋了,越是燥,被子裡就越是悶。再這麼“僵持”下去,她可能先要被憋死了!

忍無可忍,向初夏一把掀開被子——

“大晚上的,你又想乾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