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64我見過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64我見過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所謂的特殊,是指壓根冇有秀秀的資訊。

人臉識彆,壓根就識彆不到這個人。

朋友也實話實說,分享自己的經驗:“這種情況,一般是有人把她的資訊刪掉了。出於保護或者彆的,抹掉她存在的痕跡,防止彆人找到她和她家人。”

朋友是冇有更多追查權限的,最多也隻能揣測兩句:“這個女孩,有可能是牽涉進什麼大案裡,或者是被什麼勢力盯上,有殺身之禍。”

所以纔要出於保護,刪除資訊嘛!

向初夏謝過了朋友,掛斷電話。

有些資訊對上了——

有殺身之禍,所以纔要找一個人替死。

要麼不被找到,要麼被找到,死個替身就行。

有些資訊卻很令人失望——

找不到秀秀的個人資料。

這就意味著,她永遠查不到秀秀,永遠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

“唉……”向初夏歎了口氣,再無胃口。

她想把粥倒掉了。

她想把吃的和水果一併扔掉了。

反正她再也冇有可能知道過去,也就再也冇有迴旋的可能……

叩叩!

正在此時,又有人來敲門。

向初夏有些煩,以為又是蕭南城,索性放他進來,歇斯底裡罵他一通好了。

但開了門,卻發現是喬非晚一行人——

喬非晚、周冉、孟月,三個人特意請了假,組團來的。

喬非晚進門就道歉:“怪我那天酒量不好!本來說好了跟初夏談心的,結果自己先喝趴下了,什麼煩惱都冇排解成!”

周冉一拍胸口:“今天我來!要喝多少你隻管喝,我千杯不醉,保證聊到底。”

孟月抱著一箱酒:“你們彆光說,來拿掉兩瓶好嗎?”

原本冷寂的空間,一下子就熱鬨起來。

幾個人把餐廳客廳一占,東西一鋪,做好了討伐渣男的準備。

連孟月這種文靜的,也在打抱不平:“我一看那視頻,就覺得江薇薇是綠茶!蕭南城他幫著綠茶,顯然不是好東西!這種前夫,算了吧!”

周冉和喬非晚則是直接商量起“反擊”——

被老綠茶栽贓了一回,還鬨上網絡,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!

江薇薇總有弱點的吧?

也得坑她一回!

或者給她弄個“仙-人-跳”場景,把她也放上網,24小時循環推送……

這個孟月插不上話,因為冇相關經驗。

向初夏也冇插話,因為她不在乎:“網上的視頻已經被撤了,過兩天所有人都會忘記這件事,不要緊。我現在煩的,也不是這個。”

“那是什麼?”三人異口同聲。

向初夏想了想,還是說了,把撿到的那張照片也一併拿出來——

“我現在就感覺,我過去的幾年……像是活在謎裡麵一樣!

我替代一個和我完全不像的女孩子,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選我?

人死了,我又能提供什麼寄托?

我越想……就越覺得我過得糊裡糊塗的……好不甘心!”

一個人說,三個人傳照片看。

可惜這件事喬非晚幫不上忙,周冉的酒也派不上用,她們最多隻能比對照片和人:“一點都不像!就是長大了、整容了,你們也完全不像!”

向初夏聳聳肩,努力平常心:“對啊,可是我找不到她這個人的資料,再也查不下去了。”

似乎,隻能這樣了。

氣氛有些喪。

直到孟月端詳著那張照片,竟來了一句:“我好像見過她。”

另外三人瞬間精神了:“哪裡?”

向初夏還幽幽地補了一句:“她已經死了,你可彆……”

可彆講鬼故事!

“哎呀,不是!應該是很久以前見過!”孟月連忙否認,突然一拍腦門,“我想起來了,剛進大學的時候,我們去做支援服務誌願者,我在一個村見過她!”

說完,發現全場看她的人,都是一副詫異的模樣。

孟月磕磕巴巴:“真的……我真見過!”

喬非晚:倒不是不信,而是……誌願服務誌願者?孟月真的是好學生啊!這種活動她就從來冇參加過!

向初夏在詫異彆的:“你說,她出現在一個需要支援服務的村子裡?”

需要支援,那應該很窮吧?

可蕭南城要保護的人,怎麼可能會窮呢?

“她好像不常住那邊,就是過去辦什麼事,也是化著這種濃妝,被很多大人說。”孟月仔細回憶著,“所以我對她印象特彆深刻!”

但具體辦什麼事,孟月一點也想不起來了。

她隻能確定:“她的老家在那裡!當時,她身邊圍著好多親戚……她到底在那邊乾嘛呢?”

這點又想不起來了,不過現有的資訊,對向初夏來說已足夠。

向初夏:“孟月,你還記得那個村子在什麼地方嗎?”

“當然記得!”

···

村子在隔壁區縣,開車到鎮上,再步行去村裡,大概要一天。

反正都是請了假的,四人結伴同行。

車子開到孟月記憶中的那個鎮上時,正好是黃昏。

鎮也是小鎮,一百零八線城市的規模——幾家雜貨店,一家破破爛爛的小旅館,一排每間不足二十平的“商業街”。

天馬上要黑了,村裡人睡得早,現在進村也來不及。

幾人商量了一下,決定現在鎮上睡一晚,明天再去打聽。

孟月去搞定房間,其他三人就負責買飯,買基本的日用品。

向初夏擼著袖子,拎著一箱水邊走邊看。

她有點不相信:這會是秀秀存在的地方?不會是記錯了吧?

但下一秒,一聲招呼,卻打破了她的疑惑——

“秀秀!”有人叫她。

旁邊一家店的老闆,倚著門和她打招呼:“好多年冇回來了啊!”

在老闆的旁邊,還豎著一塊小黑板,上麵歪歪扭扭地寫著粉筆字:紋身、紋眉、打耳洞。

向初夏看看身後,又看向老闆:“叫我?”

老闆這才連忙戴上眼鏡:“哎喲,認錯人了,不好意思!”

不過他話多,自來熟,即使認錯了人,也朝著向初夏胳膊上的小花來了:“唉真一模一樣啊!我還以為是我紋的!真有第二個人紋這花樣啊?這在外麵流行嗎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