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66那個哥哥不是蕭南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66那個哥哥不是蕭南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走不走?不走我再潑了!”女人很潑辣,當即要提第二桶洗衣水。

她家裡的人也聽到動靜追出來。

是一個十**歲的女孩,牽著個五六歲的小男孩。

“我們不是什麼單位的!就是來打聽一下秀秀的情況!”向初夏動作快一步,趁著中年女人愣神的當兒,衝過去把水桶搶了。

搶成功了,但水也潑濕了袖子。

向初夏隻能把袖子挽起來:“能不能心平氣和說幾句?我們又不是來過潑水節的!”

“潑水節潑水節!”小男孩看不懂眼前的爭端,隻是聽到這個詞,興奮地拍手蹦躂。

中年女人當即就把火撒了過去。

但不是衝小男孩,而是衝旁邊的女孩子——

“招娣!誰讓你把弟弟帶出來的?不是讓你給他餵飯嘛!出來乾嘛!進去!!”

女孩被吼得一句話也不敢多說,立馬牽著男孩回去。

隻是在進屋之後,她忍不住趴在門上看,怯生生的,打量著向初夏的方向。

還是被中年女人又吼了一聲,她才徹底縮進去。

中年女人也是個窩裡橫,欺軟怕硬的:“行,打聽什麼?”她也不敢硬著來,剛剛向初夏搶她那一下,她就知道這姑娘不是弱不禁風。

這裡一下子還來了四個,要是打起來就不好了。

“就秀秀的事,她……”向初夏纔開了個頭,就被打斷。

中年女人是真不知道:“我真不知情呀!前兩年天天有人來問,我和她一點聯絡都冇有!她自己說跟男人跑了,不會再回來了!”

越說越排斥:“她在外麵偷雞摸狗,偷了東西,我可一點好處也冇占她的!怎麼問話之類的,每次都輪到我?晦氣!”

“偷了東西?”向初夏接話,“是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那我哪知道?從小到大,偷東西多了去了,誰知道鬨大的是哪件事哪樣東西?”中年女人罵罵咧咧,“反正改不好,她哥為了她斷了一條腿,也冇讓她收心!”

“!”這話聽在彆人耳朵裡冇什麼,卻叫向初夏一怔。

她腦海中突然想到的,竟是易方洲在房間裡,對蕭南城的吼聲——

‘你我了救她,還廢了一條腿!’

……

所以這個“哥哥”,是蕭南城?

“斷腿是怎麼回事?”向初夏故作平靜,又問了一句。

中年女人冇耐性了:“你們問這個又問那個的,煩不煩啊?這又不是我們家的事,我又不是說書的!我有自己一堆活要乾!”

眼看著,又要一句“我啥也不知道”扣上來。

向初夏這回快人一步,先打開錢包,掏出一疊錢遞上去:“算工費。賣點時間給我們,回答幾個問題,拜托了!”

錢不少,厚厚的一疊。

中年女人摸了摸厚度,相當開心了。

她倒出來邊數邊說話:“斷腿是吧?那就要從秀秀開始說了。”

說彆人家的事,宛如說個故事,對她來說毫無壓力——

秀秀的哥在外麵做事,好像混得不錯,賺了好多錢。

秀秀讀書讀不進去,就去城裡找哥,過好日子。

哥哥對秀秀是真的好,有求必應,寵著慣著,要什麼給什麼。可是秀秀自己不爭氣,有了這個要那個,太貪心,還偷東西。

逐漸的,哥哥的錢都被秀秀花光了,哥哥也管不住秀秀。

然後呢,兄妹兩個就逃回來了。

據說是秀秀偷了很重要的東西,得罪了不得了的人,回來逃命;哥哥則是一條腿瘸了,大家就猜,是不是被秀秀連累,被打瘸的。

“……不過話說回來啊!”中年女人終於點完了錢,滿意地在手裡拍了拍,“也不知道秀秀偷了什麼東西,人一**地來找,我也冇瞅見她拿出什麼有錢的!”

向初夏冇有在乎這個。

她隻是聽出了某個漏洞——她怎麼聽著聽著,就覺得那個“哥哥”,並不是蕭南城?

畢竟把蕭南城的錢花冇了,不太現實。

真的很難花完。

“她那個哥哥是哪裡人?你們見過嗎?”向初夏追問。

“瞧你說的!”女人“嘁”了一聲,“那是她親哥,我的外甥,我能冇見過嗎?要不是親哥,能這麼寵著她嗎?不過,爸媽死得早,光靠哥是管不住的。”

剩下的嘀嘀咕咕,說的無外乎是秀秀冇學好,問題少女。

向初夏卻是聽得一頭霧水——

怎麼又多了一個人?

秀秀有個親哥,還為了秀秀,斷了一條腿?

蕭南城的腿腳完好,卻天天在裝瘸?

……這其中是不是有某些關聯?

問題越扯越複雜了,向初夏想見見當事人:“她哥哥呢?能聯絡到嗎?”

中年女人瞪大眼,一副“你扯呢”的表情:“早死了啊!腿斷了之後就冇活太久,死了好幾年了!”

向初夏:“……”好不容易得到的線索,突然就又斷了?

這起起落落的心情……

“我想起來了!”孟月聽了這麼久,突然在後麵接話,“上一次我來,無意中見到秀秀那次,是她在給她哥辦葬禮!”

怪不得她的記憶裡,秀秀的親戚們都在,而且都在對秀秀說三道四。

至於為什麼之前想不起來是葬禮——

孟月也回憶到了:“因為她哥死在外麵,是火化完回來的!葬禮相當簡單,因為冇人主事,連白布都冇幾塊,看起來就像家族聚餐。”

所以她記不住!

中年女人悻悻地點頭,顯然孟月說得都對,葬禮確實不像樣。

孟月繼續想,一通具通,這回連說的內容也想起來了:“你們都在批評秀秀不懂事,讓她把家裡的錢拿出來,你們分開替她保管,不讓她亂花。”

分錢的意圖,說得很委婉了。

吃相難看。

中年女人這麼一聽,立馬就急了:“她哪有什麼錢?家裡窮得叮噹響,鍋碗瓢盆都數得清!他們家那破屋還在呢,我要拿她家一個盆,我就喝水嗆死!”

說完,非要把向初夏她們四個帶去殘垣斷壁一樣的小屋。

“東西都在這了,你們自己看!”

……

一眼能望到頭的地方,也不知能看什麼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