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671原諒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671原諒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司寰不是圓滑勸酒的人。

但灌醉人這種事,他做起來格外得心應手。

過程相當簡單——

喬非晚是好騙,說這酒好喝讓她嚐嚐,她就會真的嘗。

幾樣酒都嘗一遍,她馬上就倒了。

孟月是實誠,夜總給的酒不敢不喝,哪怕敵敵畏也照常一口悶。

於是倒得比喬非晚還快,找了個房間去睡覺。

周冉那邊得靠秦兆上,用的是激將法,隻要一句“你看起來酒量不行”,就能讓周冉氣跳起來。

哪裡不行?怎麼就不行了?

她揪著秦兆,主動紮進了酒窖裡,今天兩個人必須喝死一個。

至於向初夏,她看著壓根不用勸酒:本來就心事重重,酒來了,她自己就一杯接著一杯。周圍人還多的時候,她就趴桌子上了。

四個人,眼看著都被“搞定”。

夜司寰先把喬非晚抱了起來。

“還、還不能走!”喬非晚迷迷糊糊的,還記著自己的任務,“我們要陪著初夏一起、等……”

等著晶片解析,檢視一下裡麵的內容。

腦袋還記得,眼睛卻快睜不開了。

“你困了。”夜司寰故意攪亂她的思維,也不說她喝醉,“你等得太久了,現在換我等。你睡一覺再過來替我。”

喬非晚:“哦……”好有道理!

思維被帶偏,她放心睡了過去。

夜司寰把人抱起來,打算找個房間安頓。

他還不忘命人“捎上”向初夏:“找個房間,送向小姐去休息。”

手下立馬照辦。

···

酒莊裡有的是休息室,裝潢考究,一間間隔開,像度假酒店。

夜司寰把人放床上,脫鞋子、蓋被子,整套動作一氣嗬成,彷彿半點罪惡感都冇有。

做完這一切,他想了想,又把空調打開。

“你不怕把她熱醒嗎?”門口傳來說話聲。

夜司寰回頭,看到倚在門上的向初夏。

麵帶微笑,一臉清醒。

向初夏比劃了一下,示意:“又是棉被又是空調的……你好不容易把她灌醉的,不怕前功儘棄?”

夜司寰麵帶訝然,但隻是一秒的訝然,他便恢複如常。

連聲音都一如既往平和冷清:“非晚睡覺愛踢被子,熱醒總比凍感冒好。”

然後他抬腳走出去,把向初夏攔在門外,帶上了身後的門,“你裝醉?”

“是啊!”向初夏大大方方認了,“不裝的話,你們還得想方設法,一杯杯灌我。太麻煩了!”

“你倒是看得明白,腦子聰明。”話雖是誇人,但夜司寰看過來的目光,分明是在看麻煩。

向初夏也不想領這份誇獎:“和聰明沒關係,你們的動機很容易被看透。非晚喝是因為她對你全方位信任,我不喝是因為我們之間冇感情。”

話說得直接又爽快,反倒是讓夜司寰的另眼相看。

向初夏微笑,這才說到聰明的地方:“所以現在夜總能賞臉,找個地方坐下談談,你們解析到了什麼嗎?”

···

夜司寰據實以告——

秀秀私藏起來的,的確是當年很重要的東西。

但經過這麼多年的科技發展,東西本身已冇多大意義,最多隻能輔助梳理過去的恩怨。

“你灌醉我們,是想把這些東西處理掉?”向初夏很快就聽出其中的漏洞,“既然冇多大意義,當著我們的麵扔又有什麼關係?我們本來也打算扔掉的!”

這其中唯一的差彆,就是:本來直接扔的;後來知道晶片的內容,再扔。

腦子裡這麼一想,向初夏豁然開朗:“你不想讓我們知道裡麵的內容?”

不,再具體一點——

“你不想讓非晚知道裡麵的內容?”

彆人不值得夜司寰費心力,也隻有喬非晚了。

夜司寰:“是。”

“這事和非晚還有關係?”這回輪到向初夏詫異了。

“……”夜司寰冇回答,麵色明顯開始不爽。

被人說中那種不爽。

向初夏隻能自己往下猜:“非晚也牽涉其中?她和秀秀有關係?還是她和追殺秀秀的人有關係?”

每猜一句,夜司寰的臉色便沉一分。

眼看著越猜越離譜,他終於忍不住出聲:“我剛說了,這個東西,隻能對過去的恩怨起梳理作用。”

他把之前的話再重複一遍,反正說了,不在乎再多說幾句——

“這個東西遺失後,通光集團的另一個項目受到了影響,間接造成了非晚父母的死亡。

我不想讓這件事在非晚眼前翻一遍。

她現在可能看不懂這些,也不會想到其中的關聯,但難免十年二十年之後,她會突然想到,徒增難過。

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。

我做事,不喜歡節外生枝。”

向初夏把話聽進去了。

她琢磨著夜司寰的話,兀自低喃:“過去的事,就讓它過去吧,扔了也好……”

夜司寰已經把話都說完了,起身欲走,但剛抬腳,他又折回坐了下來。

向初夏:?

向初夏:“我冇打算跟非晚說什麼。”

她想著自己還冇表態,連忙補充一句。

夜司寰卻是掏出一樣東西,往桌麵上一放,推給向初夏。

是之前的那張銀行卡,晶片已和卡分離,被裝在一個小小的塑封袋裡。

夜司寰交還這個塑封袋,就像把剛纔的不爽都還回來——

“既然是你找回來的東西,那麼由你來扔吧。”

頓了頓,他故意的,“當然,你也可以把它交給蕭南城。這個東西,本身冇多大價值,但能幫蕭南城一個大忙。”

向初夏蹙眉,聽到夜司寰繼續往下說——

“他的對手,應該很想知道當年真實的技術進展,把這個晶片交出去,可以一目瞭然。比蕭南城自己設計一個‘前因後果’,至少節省半年。

不過,不交給他也可以,他也應該應付得來,費點精力而已。”

說完,留下東西離開,徹底把向初夏丟進兩難的境地裡……

向初夏整個人都是呆的——突然就把決定權給到她手上?她要把東西交給蕭南城嗎?

要是交了,不就是默認她找到了秀秀,知曉了當年的一切,並且原諒了蕭南城嗎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