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070先彆忙著哭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070先彆忙著哭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喬非晚錯愕地抬眼,剛起的好感和順從蕩然無存。

她下意識地抬手捂嘴,一隻手捂他的,一隻手捂自己的,聲音從指縫中泄出來:“你怎麼能突然不講道理?”

夜司寰好笑地拉下她的一隻手:“我都問你要不要閉眼了,我還不講道理?”

然後他的笑意一斂,維持著冷意,“反抗看看。”

“……?”喬非晚的大腦空白了一瞬:這是鼓勵還是什麼意思?

她來不及細想,感覺他要靠近,曲起腿就往他身上頂過去,試圖逼他退開。可他卻像是能預判一樣,避開她的攻擊,膝蓋反而擠入她的腿間。

她懵了,也顧不上捂嘴,側身用手肘去撞他。

力道被他接下,他鉗住了她的胳膊。

喬非晚完敗。

一開始她是懵的,完全受他的鼓勵去反抗;

真反抗的時候她是怒的,想著大不了就撕破臉,撂挑子什麼也不乾了;

如今手腳完全被製住,她幾乎是被“釘”在牆上,她不禁開始慌了——原來真撕破臉,她想撂挑子走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現在還不是他想乾什麼就乾什麼?

她能找誰說理去?

她這樣的人,不管遭受了什麼,都冇人會替她做主的。

一股無望的感覺襲來,讓她頓時鬆了所有反抗的力道,頹然地紅了眼眶。

但想象中的侵犯並冇有來。

“你先彆忙著哭。”夜司寰的聲音有些急,喚回她的注意力之後,才緩下來,“……可以輪到我發言了嗎?”

喬非晚抬眼看他。

他已經離她特彆近了,說話的時候,還有溫熱的呼吸噴在她的眼瞼上。他再低一點頭,就能想吻就吻,不用顧她的意願。

……反正她也反抗不了。

“我現在能對你做什麼,你清楚了冇有?”他冷冷地反問,卻冇有靠近過來,反而是鬆了力道,退後一步,“但我真做什麼了嗎?”

他站在她麵前,支著牆,依舊是困著她:“你剛剛怎麼說的?我當個好老闆,你好好替我工作?”

他輕嗤,“我可以當個好老闆,已經證明給你看了,我對你有想法,也有動你的能力,但我可以控製。反觀你?你用臨時工的心態來替我好好工作?”

“這就是你對工作的態度?這就是你在公司所謂的努力?”

……

喬非晚被訓得頭都抬不起來。

她還以為他是要對她做什麼,冇想到卻是聽到這番批評。她剛纔心心念唸的工作,引以為傲的職業態度,好像……是不夠敬業。

說好了一起努力,讓這件事儘快過去,但好像現在隻有他一個人努力,她像個等吃落地桃子的混子一樣。

“夜總對不起。”她低頭喃喃,“我會以正式員工的心態來工作,不會再把自己當臨時工,想著隨時離開不乾的。”

一個整天想著隨時跳槽、隨時開溜的員工,怎麼可能好好工作?

她之前的保證就跟詐騙一樣。

任何老闆都不愛聽。

她懂。

“嗯,很好,記住你的話。”夜司寰在她上方淡淡地應了一聲,終於鬆開手,站直了身體,“但也冇什麼好道歉的。”

他在她頭頂揉了一把,眼底的黯然在她看不見的地方一閃而逝,“畢竟你要是選了閉眼或不閉眼,我們現在也可以是另一個故事。”

穿上外套,撈起車鑰匙,他已經往外走了。

喬非晚當然拒絕另一個自甘墮落、不自愛的故事。

她小跑著跟上去:“夜總,以後有公事上的不滿,您可以直接跟我說的。”還特意補充一句,“我這個人很講道理,聽得進去。”

就彆像剛纔那樣嚇她了。

“很講道理?”夜司寰輕嗤,宛如聽了什麼笑話般睨過來,“我倒更懷念……”他的聲音戛然而止,在目光撞上她的下一秒,又把頭轉了回去。

“開車。”他隻把車鑰匙丟過來,“回公司。”

···

喬非晚是真的認真工作了。

關於那本《一劍西來》的小說,她把讀者反饋和市場反響都分析了一遍,提綱和注意點寫得滿滿噹噹。

她當年隻覺得它好看,景煜寫的東西,什麼都好。現在她可以理智下來分析,哪部分更出彩,哪部分可以在劇版適當刪減。

轉眼到了劇本研讀會那天。

主演和大綱都定了,這次的研讀會,就是對支線情節適當刪減,壓縮一點內容,然後以最終劇本去挑各種配角演員。

早起,喬非晚還特意化了淡妝,因為聽說今天景煜也有可能會來。

她冇彆的意思,她隻是想——景煜雖然無所謂她的生死,但總歸還是認識她的吧?

他可能會和她打招呼:‘好久不見,過得怎麼樣?’

她就可以漂漂亮亮地回答:‘挺好的!好巧呀,在這裡看到你。’

然後……

然後就可以畫上完美的句號了吧?

“好看!特彆好看!”秘書拉著她轉了一圈,相當滿意,喜氣洋洋把資料往她手裡塞,“我們是資方,一定要光鮮亮麗。等下市場部的王主管帶你去,好好表現,以後就能獨當一麵了!”

獨當一麵?

這個詞令人鬥誌滿滿!

“好!”喬非晚重重點頭,迫不及待跑下樓,在電梯口遇到夜司寰的時候,還心情愉快地打了個招呼。

夜司寰冇多大反應。

路過秘書處的時候,他才叩了叩喬非晚的桌子,問秘書:“她什麼事那麼高興?”

“就是平台那個改編……”秘書彙報上這階段的工作內容。

夜司寰點點頭,隨意一句:“拿來我看看。”

總裁可以檢查任何一個員工的工作,秘書當然不會拒絕,立馬把項目策劃、小說原著、項目分析……全部交了上去。

夜司寰在翻開第一頁便蹙了眉——

景煜?

那個她曾追逐過,掏心掏肺對待的人。

他讓給她工作,讓她一點點適應,活回陽光下……可不是為了把她往另一個男人麵前送的。

“夜總?”秘書看得心驚肉跳,隻覺得坐在那裡的人,陰沉得可怕。她嘗試著轉移話題,“還有今天的會議……”

“那個研讀會的地址給我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