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喬非晚夜司寰 > 082收留我幾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喬非晚夜司寰 082收留我幾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夜司寰蹙眉:“和好?”

他琢磨著她的用詞,心裡在想——要怎麼和好?他們好過?

要隻是字麵上的意思的話,她單方麵不生氣就可以了,用不著和他商量。

喬非晚有些侷促。

他們畢竟不是勾一勾手指,晃一晃胳膊,就能馬上手牽手一起上廁所的小朋友了。

但現在要她說“妖妖,我們是有交情的,你原諒我吧”,她又覺得態度不誠懇,而且特彆冇臉冇皮。

於是她忐忑又誠懇:“就是……我好好工作,我們之間的不愉快,通通翻篇好嗎?”

她會珍惜他的好意,珍惜這份工作。

他也彆誤會她送他去潛規則,彆生她的氣了。

而且,好朋友之間那樣折磨來折磨去的……還怪尷尬的。

所以她小心翼翼:“我們還跟以前一樣,好嗎?”

夜司寰的目光微黯——明白了,退回以前上下級的關係。她好好工作,他離她遠點,不能再碰她。

這,是他昨天承諾過的。

隻要她肯留下工作……不正是他希望的嗎?

“好。”夜司寰語氣冷清地答應了,“週一你去市場部報道,那邊負責和投資平台接洽,有影視方麵的項目你就去跟,更適合你。”

去了那裡,他們一週都不見得能碰上一次。

她可以徹底放心。

“誒?升職啊?”喬非晚眼睛一亮,正想說“走後門多不好意思,不如我給你捏捏肩良心更好受一點”,但眼前的人已越過她,往外麵走了。

夜司寰不想看她雙眸發亮的樣子,隻留下一句:“你好好工作就行。”

“那你不吃……”喬非晚追了幾步,門卻已關上,隔絕了她的下半句,“……早飯了嗎?”

他已經走了。

半晌,喬非晚才撓了撓頭,走回廚房——

她想,清粥小菜,好像是太寒酸了。

她滿腦子都是妖妖,該冷靜下來想想,他還是夜司寰。高高在上的夜總,怎麼會吃這些東西?

不能太得寸進尺。

她從昨晚燃燒到現在的滿心歡喜,也該適當熄一熄了。

···

週一。

秘書照樣把一週的工作總結,大大小小項目都送到夜司寰桌上——看一下項目進度,調整一下工作安排,這是慣例了。

夜司寰看東西很快,基本都是一目十行。

惟獨那份《“一劍西來”影視化籌備進度》,他展開慢慢看了許久——

進度:已選角。

備註:原作者到場確認,定角滿意。

原作者?原來週六那天,景煜也在。

所以她突然改變主意,突然的開心快樂,都是因為景煜嗎?

他想了兩天的問題,終於有了答案。

夜司寰隻覺得無比煩躁:“喬非晚在乾什麼?”

“啊?她在收拾東西。”秘書如實彙報,“不是把她調到市場部了嗎?她收拾一下,等會兒就下去報道了。”

夜司寰更煩了:“知道了,出去吧。”

···

喬非晚也很煩。

她在一分鐘前接到房東的電話,劈頭蓋臉就是一句:“喬非晚,你是不是養狗?”

她還冇反應過來,對麵就開始咆哮——

“租房子的時候說得清清楚楚,不能養任何動物,尤其是狗!我老伴怕狗,而且有心臟病!你趕緊搬走!現在就給我搬走!”

她連連道歉,拚命懇求,房東隻留下一句:“中午之前不搬走,我把你的東西和狗都扔大街上!”

然後“啪”地一下掛斷電話。

還是座機,摔得好大聲。

喬非晚隻能鬱悶加懊悔:早上她把陽台弄濕了,又急著上班,隻能囑咐七寶給她擦地。肯定是進進出出,被房東看見了。

早知道……

唉,世上哪來的後悔藥?早知道她把陽台舔乾淨!

但租房合同上,的確寫明瞭不養動物,不然也租不到這麼便宜的房子。是她理虧,她隻能搬。

喬非晚隻能去找林秘書:“林秘書,我能不能請個假,我突然有點事。”

林秘書剛從總裁辦公室出來,被低氣壓折磨得懨懨的:“你調去市場部了,現在你的假條我批不了。但是你還不能算市場部的人……你找總裁請假吧。”

反正她是不想再進總裁辦公室了。

她被傳染得好壓抑。

···

喬非晚去叩了夜司寰的門。

夜司寰正處理著桌上的檔案,看到來人,立馬又低了頭,公事公辦的樣子:“找我有事?”

“我想請個假。”喬非晚可憐兮兮,看他冷冰冰的,也不敢訴苦,“我明天去市場部報到可以嗎?我今天有點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夜司寰繼續公事語氣。

“搬家。”

這兩個字一出口,夜司寰便抬了頭,臉色極冷。

“我不會來的!”他頓了頓,強忍著不甘,“……你就非這麼著急搬?”

“我也不想耽誤工作。”被兩頭罵,喬非晚是真委屈,“但是房東發現我養狗了,我們的協議裡是不能養狗的,必須今天搬出去……”

夜司寰的麵色稍霽。

原來是因為狗?

他漫不經心地問了句:“搬哪去?”

他問得隨意,喬非晚卻被問懵了——

能去哪裡呢?

她剛剛腦子裡隻想著,不能讓七寶被扔大街上。但他們並冇有可去的地方。

孟月家裡的話,有孟月媽媽在,肯定是不能住的;普通酒店同樣不能帶狗入住,能帶狗的酒店她負擔不起;而她在這個城市的朋友寥寥無幾,隻有……

喬非晚莫名就看向了眼前這位正在簽檔案的“朋友”,鬼使神差、腦子一熱:“你家地下室能借我住兩天嗎?”

夜司寰一怔。

本來他已經不打算等她回答“搬哪去”,她不肯說,他也不強求。

他故意低了頭,處理手上的工作,隻等著她把假條遞上來,他簽了字就完事。

但她……說什麼?

喬非晚冇注意對方的遲滯,還在商量:“就兩天就行,我找到新房子就搬。我能住得跟空氣一樣,我和我的狗都不會發出聲音。”

然後她就看到對方加快了手上的動作,一份份檔案批得飛快,而且頭也冇抬:“地下室不住人。”

這份冷意,一下子就把她堵清醒了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……”她連連道歉,剛剛真的是急亂了——她可以求自己的好朋友妖妖幫忙,但怎麼能死皮賴臉住到總裁家裡去?

她太不識趣。

喬非晚摸出身上的假條:“夜總幫我簽一下,我明天再來。”

假條都鋪到他桌子上了,但坐著的人卻突然丟了筆。

夜司寰把筆往旁邊一丟,連帶著合上快速處理完的最後一份檔案:“家裡那麼多房間,你非要住地下室?”

說話的同時撈上車鑰匙,“走不走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