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我撿的夫君他稱帝了 > 第445章 千鈞一髮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撿的夫君他稱帝了 第445章 千鈞一髮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箭雨過後,受傷之人數不勝數,戰鬥力急劇下降。

禁軍這邊早就亂成了一鍋粥,韓通跟楊瀚二人一見箭雨,嚇得全從馬上摔下來,也顧不上疼,連忙躲在馬肚子下麵,還讓人圍在外麵,裡三層外三層的保護著。

他們纔不會拚死保護那什麼狗屁羌族大王子,人不是他們抓的,自然功勞也跟他們沒關係。反之,就算人死了,也犯不著治他們的罪,因而他們一早就跟手下的人說好,遇到危險,意思意思就趕緊撤。

於是禁軍那些人個個兒過了兩招就往後退了,生怕賠上性命。

上千人的隊伍,竟就這麼被二三百人給衝散了。

兩輛馬車,一前一後全被劫走了。

廖崢捂著被射中的左臂,抬頭看向馬車離去的方向,厲聲道,“兵分兩路,追!”

----------------馬車在山路上顛簸,一路朝前疾馳。

車裡的人搖搖晃晃,坐都坐不穩。

徐小蕾乾脆趴在巧嬸兒旁邊,忍住胃裡的翻江倒海。

辛晴也被晃的頭暈眼花的難受。

如今這輛車已經遠遠甩開了廖崢他們,但不知怎地,馬車卻遲遲冇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辛晴心中疑竇叢生,將車門悄悄打開一絲縫——駕車的是一個一身黑衣的男人,身材很高大,腰裡彆著把彎刀!

辛晴驚疑不定的盯著他腰間那把彎刀,形如彎鐮,一如之前在軍帳裡向她飛來的那把!

與此同時,那人也十分警覺,察覺身後似乎有動靜,頓時扭頭朝辛晴望來。

縱然黑巾矇住半張臉,但依然能看到男人高鼻深目,古銅膚色。

居然是羌人!

辛晴心頭猛然跳了起來。

羌人擄劫她們做什麼?怕不是原本想劫走的是那羌族大王子吧!

若是讓那趕車的人發現,車裡麵的根本就不是他們要的大王子,那等待她們的,將會是……

“嘔——”

徐小蕾被顛的實在受不了了,控製不住的乾嘔出聲。

辛晴臉色大變,正要示意她彆出聲,徐小蕾卻實在忍不住的推開她,打開了門伸頭去吐!

門一拉開,門外的黑衣人和門內的徐小蕾頓時對上了眼!

嘔~!

徐小蕾嚇得一個冇忍住,張嘴全噴在男人身上!

男人低頭看了一眼,頓時惱怒,抽刀就要朝她砍來!

“叮!”

尺長的匕首頓時接住劈下來的刀刃!

男人的力氣很大,辛晴頓覺握刀的虎口處又麻又痛,快要支撐不住!

“小蕾快躲進去!”

辛晴著急大喊。

徐小蕾這才從死亡的邊緣回過神,趕緊往後退,還不忘扯住辛晴往後拉!

辛晴猛地撤力,反手一劃,咣噹一下關上了車門!

男人冇料到這弱小如同小雞崽子似的中原女子會如此敏捷,一時冇留意,竟讓她反手劃傷了手腕!頓時怒不可遏!

“咣!”男人一腳踹上了車門。

車門後,辛晴和徐小蕾一人擋住一半門,俱是嚇得臉色發白。

“晴兒姐姐,眼下怎麼辦?”徐小蕾聲音有些不穩,但好在有個整日打打殺殺的哥哥,也算見多識廣,還能維持基本的鎮定。

辛晴心裡也很怕很慌,但眼下隻能硬著頭皮撐下來,否則等待她們很有可能就是地獄。

“咣!”車門又是一陣大力的顫動,男人的彎刀甚至一下穿過門縫朝裡捅了進來。

“開門!否則老子乾死你們!”

眼看單薄的車門被男人又踹又砍的,搖搖欲墜,辛晴一咬牙,轉頭對徐小蕾低聲道,“我數一二三,咱們同時拉開門朝兩側躲起來!



徐小蕾一聽,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,伸腳一勾,將她家的包袱挑開,露出裡麵鍋碗瓢盆還有一把明晃晃的菜刀。

辛晴見她明白,便也不再多言,朝她點點頭。

“一!”

“咣!”身後的門板又一陣震顫。

“二!”

“咣咣咣!”男人顯然怒急了。

“三!”

門嘩啦洞開!男人果然猝不及防一頭撲了進來!

躲在兩側的二人毫不遲疑,頓時生撲上去,拎刀就砍!

“啊!”男人慘叫一聲。

辛晴手中的匕首率先刺入男人的後背,噗哧一聲,血飆了出來,嗞了她一手。

徐小蕾冇殺過人,卻也不含糊,拿出殺雞的架勢,一把菜刀照準男人握刀的手臂剁去!

男人兩麵受敵,痛的無以複加,卻仍然有力氣反抗,抬手握刀就朝徐小蕾揮去!

“小心!”

辛晴下意識握刀擋下這致命一擊,卻一下子擊飛了男人手中的彎刀!

刀像是迴旋鏢一樣在空中旋轉著,直直朝拉車的馬兒射去!一下紮在了馬臀上!

“噅——”

馬兒吃痛,嘶鳴不已,頓時發起瘋來,無頭蒼蠅似的直直往前狂奔!

馬車碾過石塊,車身頓時朝一邊傾斜了下。

“咚!”的一聲,徐小蕾猝不及防一頭撞上了車壁,頓時暈了過去。

男人見狀,咬著牙就要掙紮起身。

辛晴努力穩住身形,目露狠意,不管不顧再次撲上去,一刀刺向男人後頸!

然而男人反應更快,左臂朝後一揮,頓時將辛晴掃到了一邊。

他摸出備用的匕首,齜牙咧嘴就要朝辛晴紮去,一抬眼,頓時臉色一變!

隻見馬車不知何時偏離了彎曲的山道,眼前幾百米外,赫然是一處斷崖!

男人再無暇和辛晴纏鬥,二話不說衝出車門,立刻跳了下去。

辛晴順著男人離去的身影,望見了斷崖,渾身的血刹那間凝住!

再不走,就要命喪黃泉了!

然而四周飛速而逝的景像,提示著她車速有多快。

她們三人全都冇有武功護體,如今一個昏迷不醒,一個撞暈過去,若是貿然跳車,腦袋肯定開瓢。

如今再冇有旁的選擇,隻除了一個辦法……

辛晴再無猶豫,搖搖晃晃走出車門外,抓緊套車的轡繩,一個咬牙,趴到了馬背上!

這古代馬車的拉套十分複雜,前有夾板轅馬拉、後有大鞧、上有搭腰、下有肚帶、左右有轅棒。

若要馬和車徹底分離,她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,割斷四根結實無比的轡繩。

馬背在顛簸,狂風在呼嘯,前麵的懸崖越來越近……

她的手在抖,冷風把她的眼睛都吹紅了,生理性的淚水抑製不住的往外流。

終於,最後一根轡繩被割斷,車廂驟然脫離,而她,則隻能留在了馬背上。

斷崖已近在眼前。

淩雲璟……

再見了。

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