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我撿的夫君他稱帝了 > 第447章 夜宿一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撿的夫君他稱帝了 第447章 夜宿一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畫像上的俏麗少女,怎麼變成了個虯髯大漢了?

“你是哪個?”他唰的一下拔劍搭在那人的脖頸上。

拓跋思這才覺察不對,擰眉打量著風聆露出的半張臉,忽然驚訝失聲道,“你不是羌人?”

“你是誰的人?你劫走我做什麼?”

“來人啊!我在這兒……”

呱噪!

風聆忍無可忍,一個手刀將他劈暈了。

居然是羌人?

看來是他弄錯了馬車,接錯了人。

也不知道另一輛馬車被誰劫走了,是他們的人,還是什麼旁的人……

他正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,忽聽馬蹄聲沿著山道傳來,朝他極快的接近。

風聆再不逗留,從馬車上一躍而下,鑽入了坡上的密林裡。

廖崢帶人迅速趕上,截停了無人駕駛的馬車。

趙小藝翻身下馬,伸手在人事不省的拓跋思鼻子下探了探,轉頭回稟道,“啟稟大將軍,人冇死,隻是昏過去了。”

廖崢一聽,這才鬆開了眉間的深紋。

“整頓隊伍,即刻上路。”

“大將軍!”

身後馬蹄聲紛紛雜雜,有人在馬上高喝一聲,疾馳追來。

廖崢轉頭望去,隻見一隊人馬正朝這邊趕來,為首的馬上坐著兩人,拓跋恭被綁縛著雙手,身後露出孫威的半張臉。

行至跟前,孫威翻身下馬,跪地抱拳,“戴罪之身孫威,前來向大將軍覆命!”

廖崢點點頭,“起來吧。”

孫威於是起身。

廖崢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乾的不錯,該賞。



孫威麵露慚愧,抱拳道,“孫威不敢欺瞞大將軍,此次追回羌族二王子,雲虞候居功至偉,中途我們遭遇了白蘭羌族,是雲虞候拚死突圍將人帶回來的。

孫威有愧,還請大將軍責罰!”

廖崢讚賞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不問過程,隻看結果。人追回來了,你便功過相抵。若心中實在過意不去,那今後就好好立幾個軍功讓我好好瞧瞧。”

他頓了頓,接著說道,“說起立軍功,廂軍那邊呆一輩子怕也冇有立功的機會。你這樣好的身手,埋冇在那裡,著實可惜了。”

孫威哪裡聽不出來這話裡惜才的意味。

先前投軍,他因為掛念著母親,已經和前程失之交臂過一回。如今經曆了大起大落,心境自然又是不同。

與其窩窩囊囊,偏安一隅的過一輩子,不如建功立業,烈火烹油的活一場!

至於他娘,隻要他掙夠了軍功榮耀,置辦夠了田莊私產,即便他馬革裹屍死了,他娘也能平安富足的安享晚年。

這買賣劃得來!

孫威繃了繃唇,重重跪下。

“孫威此番犯了錯,這條命便是將軍的!今後願聽憑大將軍差遣,即便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!”

“痛快!是條漢子!”廖崢臉上浮現讚許的笑意,虛扶他起來。

“既已到了此處,我看刺羌城那邊你也不必回去了,就此編入禁軍,先從火長做起,你意下如何?”

孫威頓時驚訝抬頭,麵露感激,“孫威多謝大將軍知遇之恩!定不負將軍栽培!”

廖崢點點頭,朝後望了眼,“怎麼不見徐超和雲璟?”

孫威於是道,“方纔我等趕來之時,恰見黑衣人與咱們的人纏鬥,便知是出了事,細問得知,原來是兩輛馬車全被人節奏。於是我們便分做兩路去追。此刻,想必他們已經追上了另一輛馬車,正在彙合的路上吧。”

話音剛落,就見後麵的山道上,徐超趕著馬車匆匆而來,卻唯獨不見那黑衣少年。

“大將軍。”徐超翻身下馬,朝廖崢行禮。

“怎麼就你自己,雲璟人呢?”廖崢蹙眉。

徐超乾咳了一聲,眼神飄忽的打馬虎眼,“他…

…他騎馬帶著晴姑娘先回了,許是走岔了路吧,興許過會兒他自己就找回來了。”

廖崢一聽這話,心底哼笑了聲。

這小子,什麼時候把徐超也籠絡的肯幫他打掩護了?

---------------辛晴橫坐在馬上,被淩雲璟一路緊緊擁在懷裡,顛簸了近一個鐘頭的時間,耳邊呼嘯的風聲漸漸被熱鬨喧嘩的市井嘈雜聲取代。

她這才抬起頭四處望,發現他們居然到了一個不算小的鎮上!

“這、這是哪兒?廖將軍他們呢?咱們不用跟他們會合嗎?”

她驚疑不定的發出一連串的疑問。

淩雲璟輕笑了聲,低頭解釋,“這是清風崗下的清風鎮,官道必經之路。放心吧,馬上天黑了,他們今晚駐紮,要明日才能到這裡,咱們隻需等著便是。



辛晴一聽他這意思,今晚他們是要住在這鎮上不回去了,心裡頓時明白了他的如意算盤,臉頰漸漸發起燙來。

“這……這是不是不太好啊,會有閒話的。”她一臉嬌羞的低下頭。

她羞,不是因為他,而是因為她自己。

明知道他打的是什麼壞主意,但她卻不想像往常那般罵他了,反而隱隱有些小鹿亂撞。

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或許……是被他欺負習慣了吧……

她隻顧低頭不好意思,卻不料她這副羞澀模樣,落在少年眼中,卻是情意綿綿,欲拒還迎,勾得他心中燥火更甚,亟需一場酣暢淋漓的甘霖澆滅。

“駕!”少年縱馬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大街,不多時,終於看到掛著燈幡的客棧。

少年利落的翻身下馬,剛把辛晴抱下來,立刻就有店小二笑盈盈的迎了上來。

“二位客官,打尖兒還是住店呀?”

淩雲璟淡淡掃了店小二一眼,朝他甩了一錠銀子。

辛晴頓時眼睛大睜!

那可是十兩的銀錠啊喂!你這個敗家玩意!

她盯著那小二懷裡的銀錠,恨不得上前扒拉回來。

店小二接住銀子麻溜兒的揣進了懷,頓時笑的像朵菊花。

“得咧!您樓上雅間請!”

房間在走廊儘頭,看著還算雅緻乾淨。

“這間屋子寬敞,安靜,絕不會打擾貴客。”店小二滿臉堆著笑。

“備些熱水和酒菜,待會兒一併送到房裡。”

少年扔下一句話,砰的一聲關緊了門。

一扇門,頓時將門外的喧囂隔絕,變成了另一個靜謐的隻剩心跳的世界。

冇有人告訴過辛晴,思念如狂的少年是多麼危險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