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雨小說 > 都市 > 險落行峰 > 第6章 衝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險落行峰 第6章 衝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那少女伸出左臂,穿在蕭行峰腋下,道:“我們下去吧!”一挺身便離梁躍下。蕭行峰“啊”的一聲驚呼,身子已在半空。那少女帶著輕輕落地,左臂仍是挽著他右臂,說道:“咱們到外麵看看去,看五毒穀都在乾嘛。”

任鬆磊閃身攔住兩人,說道:“且慢,還有幾句話要問。姑娘說道五毒穀穀主身上中了‘三屍列神符’,發作起來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那是什麼東西?那特使又是什麼人?”

那少女道:“第一,你問的兩件事我都不知道。第二,你這麼凶霸霸的問我,就算我知道了,也絕不會跟你說的。”

此刻“月湖宮”被五毒穀封鎖,任鬆磊實在不願再樹強敵,但聽這少女的話中含有不少重大資訊,關連到“月湖宮”眾人的生死存亡,不能不詳細問個明白,當下身形一晃,攔在那少女和蕭行峰身前,說道:“姑娘,五毒穀惡徒在外,姑娘貿然出去,若是有甚閃失,我月湖宮可過意不去。”那少女微笑道:“我又不是你請來的客人,再說呢,你也不知我尊姓大名。倘若我給五毒穀殺了,我爹爹媽媽絕不會怪你保護不周。”說著挽了蕭行峰手臂,向外便走。

任鬆磊手臂微動,自腰間拔出長劍,說道:“姑娘,還是請留步吧。”那少女道:“你是要動武麼?”任鬆磊道:“我隻要你將剛纔的話再說得仔細明白些。”那少女一搖頭,說道:“要是我不肯說,你是不是要殺我了?”任鬆磊道:“倒也不是,隻是想姑娘二人留於此處,以免泄露我月湖宮的資訊。”說罷長劍斜橫胸前,攔住了去路。

那少女向蕭行峰道:“這長鬚老兒要欺負我呢,你說怎麼辦?”蕭行峰心想:“好不容易遇上個大腿,還是個妹子大長腿,那還想啥?當然是和妹子同生死、共進退啦!”馬上上前一步,將那少女護在身後,道:“姑娘說怎麼辦便怎麼辦,他要是真動手,我纏住他,你先走。”那少女道:“你這人很夠朋友,也不枉咱們相識一場,走吧!”跨步便往門外走去,對任鬆磊手中青光閃爍的長劍恍如不見。

任鬆磊手中長劍一抖,指向那少女左肩,他倒並無傷人之意,隻是逼退少女,不讓她走出演武廳。

那少女右手衣袖一甩,嘴裡噓噓兩聲,忽然間青芒一閃,小青蛇驀地彈出,直撲任鬆磊左臂。任鬆磊忙挺劍去擋,可是兩人離得太近,長劍便於擊遠,而不便防近,已被小青蛇闖入劍圈,那小青蛇當真動若閃電,瞬間已經彈到任鬆磊身上,蜿蜒遊走。任鬆磊急忙用手撲打,小青蛇順勢在其手上喀的就是咬了一口,隨即青芒一閃,又彈回到那少女身上。

任鬆磊大叫一聲,長劍落地,頃刻之間,便覺手腕麻木,叫道:“毒,毒!你……!”說著用力抓緊被咬手腕,生怕毒性上行。

月湖劍東宗眾弟子紛紛搶上,兩個人去扶任鬆磊,其餘的各挺長劍,將那少女和蕭行峰團團圍住,叫道:“快,快拿解藥來,否則亂劍刺死你個小丫頭。”

那少女笑道:“我冇解藥。我家竹葉兒隻是個蛇寶寶,毒性還不是很大,你們去找些綠豆甘草的煮水給他喝下去就冇事了。不過三個時辰之內,可不能亂動身子,否則毒入心臟,那就糟糕了。你們大夥兒攔住我乾什麼?也想叫竹葉兒咬上一口嗎?”說著從又從衣袖中掏出小青蛇,捧在右手,左臂挽了蕭行峰向外便走。

眾弟子見師父已然中毒,麻翻在地,均知憑自己的功夫,萬萬避不開那小蛇迅如電閃的撲咬,隻得眼睜睜的瞧著他二人走出演武廳。

其他前來觀禮的賓客眼見小青蛇靈異迅捷,均自駭然,加上事不關己,誰也不敢隨便出頭。

那少女和蕭行峰出了大門。月湖宮眾弟子有的在演武廳內,有的在外警戒守禦,以防五毒穀來攻。兩人出得月湖宮來,竟冇一人前來盤問。

待得走遠之後,那少女低聲道:“竹葉兒看似雖小,卻也九歲了,這一生之中不知已吃了多少毒蛇,本身毒性詭異的很,那長鬍子老頭給它咬了一口,當時就該立刻把手臂斬斷,隻消再拖延幾個時辰,那便活不過七天了。”蕭行峰道:“那你剛纔說的那些都是騙他們的了?”那少女笑道:“我當然是騙騙他們的。否則的話,他們怎肯放我們出來?”

蕭行峰道:“真冇解藥嗎?這樣就害長鬚老頭兒一條性命,總有些不好吧,以後他們知道被你騙了,總要找你報仇的。要不你還是給他點解藥吧。”那少女道:“唉,你這個人婆婆媽媽的,人家打你,你還是這麼好心。”蕭行峰摸了摸臉頰,心想我活到這麼大,除了自然死亡的老人,還冇見過死人呢,這才穿過來兩天,就碰到仨了,其中兩個還是直接死於麵前的,實在有點不忍呀,便道:“給他打了一下,早就不痛了,還記著乾什麼?唉,可惜打我的人卻死了。佛家說:‘救人一命,勝造七極浮屠。’這長鬚老頭兒雖然凶狠,對你說話倒也是客各氣氣的,他生了這麼長的一大把鬍子,也算是你爺爺輩了,對你這小姑娘卻自稱‘在下’。”

那少女格的一笑,道:“那時我在梁上,他在地下自然是‘在下’了。你儘說好話幫他,要我給他解藥。可是我真的冇有啊。解藥就隻我爹爹有。再說,他們月湖宮的人轉眼就會被五毒穀殺得雞犬不留,早死晚死都一樣的。就算我去跟爹爹討瞭解藥來,這長鬚老頭兒也不會張口吃藥了吧?”

蕭行峰想想也是,隻得不說解藥之事,眼見明月初升,照在少女白裡泛紅的臉蛋上,更映得她容色嬌美,說道:“你尊姓大名不能跟那長鬚老頭兒說,可能告訴我麼?”那少女笑道:“我又不是武林名士,哪有什麼尊姓大名?我姓蕭,和你一樣是蕭瑟和鳴的蕭,不是不肖子孫的肖,爹爹媽媽叫我作‘葉兒’。尊姓是有的,大名可就冇了,隻有個小名。咱們到那邊山坡上看看,你跟我說,你到月湖宮來乾什麼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